汕头腰带销售分享组

图解 |《无人区》这是一个关于动物的故事

搬砖小剧务2018-05-27 08:14:52

《无人区》,导演宁浩,凭《疯狂的石头》一战成名。如果说疯狂的系列是全盘致敬盖·里奇,《黄金大劫案》部分致敬昆汀·塔伦蒂诺,那么这一次《无人区》,轮到了致敬科恩兄弟。


影片是13年公映的,在这个时间点前已是迟到了4年。我们现在看到的版本是经过多次修改补拍的补丁片,即便如此,导演宁浩还是告诉了我们他不只是会拍“疯狂”来迎合浮躁的社会,沉淀下来,他也会思考人生并且有向盖里奇、昆丁、科恩兄弟这样的大师级导演看齐的野心的。所以哪怕被肢解得再残缺破碎,这部呈现在影院里的难产儿还是达到了豆瓣8.1分的高度。


先上女主:娇娇(余男)


男主:潘肖(徐峥)


老大(多布杰)和老二(黄渤)。上面就是主要演员了。。。

下面故事就正式开始了,图片截的有点多,台词有点细,大家不要嫌啰嗦哦!


上图中旁白往左数3cm的那个黑黑的鸟地方是一个用来猎隼的诱饵。


上面这一串的画面的旁白是潘肖(徐峥)讲的,下面是完整内容:

这是一个关于动物的故事,发生在一个鸟不生蛋的地方...

其实我很讨厌拿动物说事,可是,以前我的高中老师就总爱拿古代的猴子说事。

他说有两只猴,在摘桃的时候为了不被老虎吃掉,决定合作。

有一只先上树吃桃,另外一只负责放哨。


这就要求两只猴子不能只想自己。

于是,两只猴变成了猴群,猴群变成了人群。

而我们的故事,就先从这只鸟开始说起吧。【旁白完】

图画中的这只鸟很重要,故事与它息息相关。这只鸟是鹰隼,是很珍贵很神圣的一种鸟~(可能是由其他鸟扮演的,真的鹰隼很珍贵,不一定会来拍戏)


杀手(黄渤饰)正在荒漠中抓捕这只鹰隼,埋伏了很久捉到了这只鹰隼。


然后这只可怜的隼的就被老二(黄渤)成功抓到了。


老二从车里拿出照片比对,到底是不是隼。(导演很有心,那个照片上圈圈点点的作了标记,指出了隼的关键特征。。。)


然后,就看到了一个烟头,知道大事不妙。。。


民警同志从车后面出现了,缴了老二的枪,成功逮住了老二。


(这个警察应该叫警察甲),警察甲捡回自己的烟头,接着抽。


隼被警察甲放进后备箱,老二也被抓上了车。开始茫茫归途。



荒凉凄美的西部风景


刚才才把隼装进笼子的老二,片刻之后就被警察甲装进了笼子,如果那只隼知道的话,会不会很开心呢?


下面是车里的对白:

老二跟警察甲要了根烟。

老二:默罕默德知不知道?(他是)阿拉伯王子,我这个隼就是给他抓的。(可以卖)一百万。是这,你五十万拿上么,我五十万拿上。怎么样?

然后警察甲不耐烦地把刚才给老二的烟给拿了回来,然后扔掉。

老二:算了,算了,算了,你把我放了,一百万都是你的。

然后警察甲就拿对讲机对着老二。

警察甲:接着说。


老二说:你是个好人啊,但是,好人不一定有好报,你说呢。

然后,他们就被老大给撞了。


警察甲被撞死了。



老大出现


老大撬开开了后门放了老二出来。


隼被从车里撞了出来,安然无恙。


老二很生气:你咋撞的嘞!你咋不连我一块儿撞死算逑了。

老大只顾看那只隼有没有撞坏,就没有理老二。

老二:这怂脑子直地呀,说啥都听不进去。


这时候,突然听到对讲机里的声音。。。


然后老大揪段了对讲机的电线。


老二知道大事不妙了,肯定还有别的警察赶过来。

老二:肯定漏了,一条道上,两头堵,往哪走上呢。


老大把隼交给老二。

老大:带上鹰往里头走。我报警。

老大指了指左边,示意要老二赶快走。



看了一眼老大远去的背影,又低头看了一眼隼,老二若有所思的样子。


一个很苍凉的远景。上面这段可以这样表示:某鸟(诱饵)《= 隼 《= 老二 《= 警察甲 《= 老大。每一个都是前一个的猎物。


片名出现。


男主潘肖(徐峥)出现,旁白然后接着上面那个猴子的故事。。

旁白(潘肖):在我成为一名合格的律师之后,我又想起了那个关于猴子的故事。而现在我特别想告诉我老师,人之所以是人,不是因为放弃自私,而是因为人会用火。


潘肖到达了一个西部的小火车站。


潘肖上了马车,遇到了一个熊孩子,朝他吐果核什么的。。。潘肖并没有介意,还充满爱意的摸了摸他。



然后,潘肖作为回敬,噗的一声,朝这个熊孩子吹了一口气。


熊孩子又抓什么东西吃再吐,两个人就这样玩了起来。


在打闹中,不知不觉就到了一个西部小镇的警察局。


潘肖原来是老大的辩护律师


潘肖:你好,我是潘肖,潘律师。之前我们通过电话,你的情况我已经基本上了解了。还有两个问题要问你。


老大不想和他这么啰嗦。

老大:这个事,你行不行。


潘肖:我说两点,第一:我到你们这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可是我不知道居然还要坐3个小时的马车。我不是在要钱,我们是在谈论时间成本。钱没有了还可以再挣,但是今天过去了,就再也没有了。


老大不耐烦了,再次问。

老大:这个事,你行不行?

潘肖有点小生气了。

潘肖:你先别说话,你听我说,养成习惯,上了法庭我们也这样,好吗?


潘肖接着说第二点:

潘肖:你这个事情,其实难度挺大的。我确实没有把握。所以,尾款很重要。


这官司还没打呢,就想着尾款了,老大一听就知道:看来你行的。


潘肖:我回去的时候,不用再坐一马力的车了吧。我不喜欢动物,特别是马。


老大的窃喜的表情,知道胜券在握了。


在法庭上,潘肖在悠哉悠哉地修改自己将要出的书的原稿,把“新锐”修改成了“著名”。这时候法庭上正在播放警察甲被撞时的录音。

旁白录音(老二):……你咋撞的嘞!你咋不连我一块儿撞死算逑了……这怂脑子直地呀,说啥都听不进去。。。



潘肖还在修改改稿件。

警察乙:事实已经够明白了,他就是盗猎珍禽,杀害国家执法人员的凶手。


法官:检方证人陈述完毕,请辩方律师陈述。

潘肖这时,摘下眼镜,停止修改书稿,开始辩护。


潘肖:谢谢审判长。从头到尾我都没有听到我的当事人在里面说过一句话。所以我不明白这份所谓的证据,跟我当事人有什么关系。



警察乙:咋没有关系啊?车上发现了阿拉泰隼的毛,我断定这就是……


潘肖:你说‘你断定’,‘你认为’,这不行,法庭是讲证据的,你提供的都是线索,不能作为证据。


老二在下面听得津津有味。


潘肖:我来告诉你,什么是证据!王警官,请问案发当天中午,你是否和死者在一起。

警察乙:是。

潘肖:请问,你们喝酒了吗?

警察乙:记不清了。


潘肖:大家请看,这是案发当天中午,王警官和死者一起在大福地茶餐厅消费的账单,上面写着你的名字,谢谢。




潘肖:你们点了一份烤羊腿,一瓶宋庄特供,还有四瓶啤酒,堪称豪饮。所以,我们不得不承认,你们这次饮酒,是导致这次交通意外的直接原因,你同事的不幸,和你有着间接的关系。

警察乙:你再说一次!,事实什么样,你自己心里面清楚,别在这胡说八道。


潘肖这时候开始拨手上的佛珠了。很明显是做了违背良心的事。。。这是在向佛祖忏悔么?


潘肖:审判长,我抗议,他这是人身攻击……


然后,官司就打赢了。老大请潘肖吃饭。


老大:你吗,是个好律师一个。你这个朋友嘛,我交下了。



潘肖:不好意思,我这个肝代谢功能不好,不太喝酒。


潘肖:如果对结果还满意的话,我们就抓紧时间……

老大:这个样子吧,剩下的钱嘛,十天以后,我给你打过去。



潘肖:大哥,你别欺负律师好吗?

老大:就十天。

潘肖:你知道人一辈子有多少有效时间吗?


潘肖开始把玩账单。

潘肖:除了吃饭睡觉,闲聊扯蛋,也就剩下十几万个小时,你居然让我等十天。

老大脸色有点变了。

老大:那个车,你看到了没有。颜色是不是红逑似的?




老大:颜色是不是红逑似的?可是我老婆子喜欢,今年我出差去了。回来以后我才知道,她出事情了,一氧化碳中毒。后来我还是买了这个颜色。因为,我答应过她。

老大:所以麻,你放心。我这个人嘛,说话算话。


潘肖:你这个车多少钱啊?既然你老婆不需要了,你就应该把这车抵押给我。

老大的脸上现出了一丝杀气。

老大:这个车,你开不走。



潘肖:是吗?……你看,我在这张账单上签字了,它可以证明我点了这瓶酒,但谁能证明,我喝了他呢?

潘肖的意思是这个案子我的证据还有瑕疵,我如果帮警察打这场官司,你就输定了。


老大拿起了刀,在衣袖上擦了两下,就向红色汽车走去。


潘肖从随身的手提箱里拿出了一张纸,开始写抵押合同。


老大拿刀把车上的卫星电话拆了下来。


老大:怎么着?真想要这个车?


潘肖把写好的合同向老大一推。

潘肖:来,签字。


老大签完字,潘肖要拿回合同,这时老大一手把合同按住。然后将一杯白酒先干为净。

潘肖见状,不干一杯酒,怕是合同拿不到手,就也干了一杯。




老大见潘肖喝完,才松开了合同。

老大:哎,,,你觉得我撞上那个警察是有意的呢?还是无意的?




老大说话是话里有话:我敢搞死警察,就敢搞死你。

潘肖已经想到这一层了,在把打火机放回烟盒上的时候,小心翼翼的,很明显在想事情。


潘肖:对不起,这不是我的业务范围。

老大:你是个好律师。

潘肖:谢谢。



潘肖开上车上路了。


潘肖在路边问路。

潘肖:哎,小伙子,从你们这出去,只有这一条路吗?

小伙子没有回答,很不屑地吐了一口痰。

潘肖:看来是的。

大家看出来这小伙子是谁了吗?导演宁浩哦!



潘肖快到关卡的时候,看到警察乙。


知道自己喝了酒了,就赶快吃口香糖。去掉酒气。


警察乙把他拦了下来要查车。


警察乙:驾照拿出来看一下。


警察乙:叫啥?

潘肖:潘肖。

警察乙:干啥的?

潘肖:你不是知道么?

警察乙:我问你啥,你说啥。

潘肖:律师,,,可以走了吗?


警察乙没闻到酒精气,就给放行了。


潘肖:不就是输场官司吗?至于么?,阿sir。

警察乙:我告诉你啊,我要是不是警察,我揍死你。

潘肖:可你是啊。


警察乙:啥东西这是。。。

潘肖就又上路了。



老大在望远镜中看到,潘肖顺利通过了关卡。


然后打电话给老二。

老大:货已经上路了,再莫把事情搞坏了。狗日的,动动脑子!

老二:知道。


老二也在拿一个望远镜看看货到了没有。


潘肖进入到老二的视野了。潘肖嗨皮地不得了,一路地自拍。。。


潘肖给一个叫Michael的人打电话。

潘肖:明天新书发布会搞大场面啊。

M:没问题。

潘肖:你媒体记者都请了吗?

M:请了,各路媒体三十家。

潘肖:哎,再多点,越多越好。

M:那红包可就多了。

潘肖:小手笔了吧,名利名利,不见利谁给你名啊。没有名,怎么得利啊。你再弄个搞子,发明天晨报头条。

M:标题怎么写呀?

潘肖:这都不会写,,,哎呀,著名律师远赴西北,无辜被告沉冤得雪。

M:那内容呢?

潘消:本报讯,前不久,本报记者随著名大律师潘肖,英文名,肖恩 潘,远赴西北偏远小镇。喂,喂…… 


已经没有信号了,已经进入无人区了。



这时前方出现了一个大货车。


潘肖想超车,但是大货车总是挡在前面,就不停地按喇叭。


在快要超过的时候,司机甲大概是不满他刚才猛接喇叭,伸出头来朝他的车上吐了一口痰。


潘肖超车成功以后,把大货车给拦了下来。

潘肖:下来!你给我下来!!


潘肖:擦了!

(潘肖让司机甲把痰给擦了,司机甲没有要擦的意思。)


潘肖就伸手抓过司机甲的帽子,拿去擦痰了。


潘肖:没法沟通。


潘肖擦完之后,把帽子丢回给司机甲。


潘肖:这次算我原谅你。


司机甲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打了潘肖一拳。


(错了,不是一拳,是一巴掌)

潘肖:我让你知道这一巴掌有多贵。

然后就去车里拿手机。


然后司机乙也下车了。


潘肖:干嘛??,哎,你回去。潘肖:你俩给我回去,听到没有?


司机乙开始解腰带


潘肖:哎,哎,哎,,,

司机甲:你哎啥,你哎啥呢!


司机乙在车里撒了一泡尿。

潘肖:也,,,也不能随地大小便啊。


司机乙:这回嘛,算我原谅你。


老二把枪里装满子弹。


试着瞄了一下。潘肖越来越近了。



大货车和小汽车一前一后在狭窄的公路上继续前行。


潘肖还在生气。

潘肖:人渣。


潘肖还是想超车。

大货车还是不想给超。


然后司机乙扔了一个啤酒瓶过来。


潘肖紧急刹车。




潘肖想用打火机烧了大货车。




车上已经着火了。潘肖使劲按喇叭。(他应该并不是真想烧车,只是想教训下他们。按喇叭是想提醒他们吧。)



超车成功。




老二看到潘肖过来了。示意车坏了,请求帮忙。




酒精的作用上来的,眼神已经有些恍惚了。挡风玻璃砸坏了,也影响视野。



狠狠地把老二给撞了。



潘肖这下冯了大祸了。



老二:你瞎呀你。




潘肖把老二拖上车,继续前进。

老二:什么事啊。

潘肖:哎,同志,你冷不冷?



潘肖:我,我,我给你把窗户关上啊。

(潘肖这时候已经语无伦次了。)

潘肖:你冷静一下,深呼吸。



潘肖:前面有休息区,,,有人了啊,,没事了啊。


潘肖回头看了一眼老二。

潘肖:朋友。。兄弟。。。。

老二看上去快要不行的样子。

路标提示,休息区快到了。



潘肖一个急刹车。




潘肖知道,如果老二死了,他这一生就完蛋了。

于是他捡起一根树枝。。。




潘肖打开车门。看下老二死了没有。



但是老二一动不动。

潘肖闻了闻自己口气,一股酒精味扑鼻而来。

潘肖心里慌了。


从镜头上看,他像一只小鸡,小鸭,或是小猫小狗一样,蹲在路边。。


老大给老二打电话,但是没有人接听。



老大知道出了状况,就追了过来。



潘肖继续前行,快到休息区了。

夜巴黎,,,好浪漫,好有情调的名字。。。



到达夜巴黎了。一只狗在朝着潘肖的车狂叫。




老板和老板的儿子(疙瘩)正在杀猪。。。好渗人的场景。。。




潘肖想打电话报警自首。

老板娘正看电影,不时发出,呵呵呵呵,的笑声。

潘肖:我,,,打个电话。


老板娘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用手给他指了一下电话的位置。



潘肖按下了,1,1,在要按0的时候,,迟疑了。。。


潘肖若有所思。。。。


老板娘几声很大的笑声,哈哈哈哈,,吓到了他。


潘肖还是没有按下0,走了出来。



看见狗正在舔从车上流下来的血。


潘肖用脚把地上的血掩上。


那只大狼狗也向是闻到了血腥气,想要过来舔血的样子。


老板和儿子(疙瘩)还在杀猪。



潘肖看到一条皮管,想了下。



潘肖拿了皮管,然后去加油。


老板看到挡风玻璃碎了,问:修车吗?


潘肖:不修,就加油。

老板:撞成这个怂样子也不修吗?

潘肖:不修了,谢谢。多少钱?

老板:一千五。

潘肖:多少?

老板:一千五。


潘肖:我就加个油啊。

老板:是嘛,,,一千五。

潘肖:不是,,,你这不是卖高价油吗?


老板:下面还有一个加油站,你再走上四百一十公里就到了。

潘肖:你这不是诚心敲诈勒索吗?

老板:谁敲诈了?这话你不要乱说!我们这叫捆绑经营!


这里真是太搞了,呵呵,好经典的黑色幽默。。

潘肖:什么?

老板:我们有规定,要加油,要先进那个里面去,有歌舞表演攒劲的节目。演节目一千二加油三百。三百卖钱一箱油,还贵啥呢!


潘肖:好吧,一千五就一千五。我不用看节目了。

老板:你不看节目就不给加油,你不看节目,那我不是真地成了卖黑油的啦。

老板:等你看得玩得高兴了,出去就把嘴给夹住啦,是吧。

老板,去吧,有惊喜。


潘肖:好,好,我进去,我进去。。。


老板:疙瘩,去,把油加上。



潘肖心神不定地坐下了。


娇娇:来。娇娇很熟练地开始脱衣服。



娇娇吃了一惊:啊???

潘肖,你干嘛?

娇娇:啥干嘛?


娇娇:你还真要看节目啊??好,,小费加多一百啊。

然后娇娇伸手去开音响。


娇娇披上演出服,开始表演了。娇娇的表演还是挺专业的。。。



尽管娇娇很美丽,很性感,钢管舞表演也很专业。。。。

但是潘肖一直忐忑不安地盯着窗户外面的老板和他儿子,

怕他们发现车里的死人。。。


娇娇跳着跳着来到了潘肖的面前。挡住了潘肖的视线。

潘肖:哎,,别跳了。。。


在娇娇的极力挑逗之下,潘肖还是没有一点兴趣。

潘肖:好了,你别跳了。。


娇娇并没有停止,继续跳。。。

潘肖把她放到座位上,有点生气了。。

潘肖:别跳了!!你别跳了!!!



娇娇露出一丝或是失望,或是疑惑的表情。。。

(娇娇可能在想:难道我跳得不好??我不够漂亮性感??。。还是。。。)


潘肖看到娇娇的表情,竟有了一丝的愧疚,不应该对女孩子这么凶的。。。

潘肖:对不起,,,

潘肖:你什么都不用干,两百小费,拿好。。。

潘肖:我是来加油的。我,,马上就走。



娇娇伸手关了音响,然后看着手里的钱。


潘肖:你坐到这边来。

潘肖又开始盯着窗外看。



娇娇把潘肖当成便衣警察,把钱还给了潘肖。

娇娇:大哥。。。

潘肖:咋了?

娇娇:其实那个啥。。。我是第一次干这个呢,,我不干老板打我着呢,,大哥,你不要抓我。。。

娇娇:我不骗你,骗你不是人呢。



潘肖:我不是警察,你起来吧。

娇娇:你不是警察?那你胡看啥呢?

潘肖:我看我车不行吗?

娇娇坐回床上。



潘肖:要不是你们这搞什么捆绑销售,我根本就不会进来。

娇娇:帅哥,你一会儿开车去哪??



娇娇:你觉得我刚才舞跳得咋样?

潘肖:嗯。

娇娇:我老实告诉你吧。其实,我原来就是那个,山西舞蹈艺术学校的。真的,你不信啊。

哈哈,为什么是山西舞蹈艺术学校呢,因为导演是山西人。


娇娇:真的,你看,你看,,,你看。。。。

潘肖这时候语气更温柔了。

潘肖:你劈什么叉啊你?



潘肖:起来,起来。

娇娇:大哥,帮我个忙好不,把我带出去。


娇娇:帮个忙嘛,咋了?一百块拿着嘛

娇娇塞给潘肖了一百块。

潘肖:干嘛?

娇娇:车费呢。。。。客气啥,你拿着么。。。

潘肖:你给我钱,算怎么回事。。

潘肖:这是你的钱,你的小费,拿好,我帮不了你。



这时老板开门进来了。


老板从娇娇手里抢过钱。

老板:她咋说的?说她是打球的,还是画画的?


老板打了娇娇一巴掌。你还跑是不是啊!腿敲断了。


潘肖:有话说话,别打女人。

(尽管自己已经是大难临头,潘肖仍然在女士面前保持优雅的绅士风度。)


潘肖:一千五。

老板:不够。

潘肖这时看到挡风玻璃也被修好了。

潘肖:拆下来,我不要!你下来,我不要!



老板:天冷,不把你冷死个逑了。

潘肖:我没让你给我修啊!!


老板:疙瘩,把车灯也修上。



潘肖把车灯摔到地上,狠狠地踩了几脚。

潘肖:我不修,我不修,我不修!!!


然后,疙瘩疯狂地用锤子砸起了车灯。(疙瘩有智力障碍。)


老板:算了,车灯不修了。


老板:一共三千。

潘肖愤怒地把钱丢在地上。

潘肖:你牛逼。

(一直都谈吐文雅的潘肖第一次爆了粗口。)离开夜巴黎,再次上路。


老大找到了老二出事的地方,发现了潘肖的眼镜。



潘肖的车在路上飞驰。


潘肖将车停在一处路边,把老二拖下车,用软管吸汽油出来。




潘肖吸出汽油后,把汽油浇在老二身上,然后又拖到远一点的地方。


潘肖:兄弟,对不起。。。。。不能留下证据。


潘肖在祈求佛祖保佑或者是宽恕。。。
潘肖朝老二的尸体鞠了一个躬。



然后在身上摸打火机,没有摸到。。。(在烧货车时扔在货车上了。)


然后又去车上找,还是没有找到。


潘肖把老二又抬到车上,回去夜巴黎。潘肖:老板,把油加上。


他看老板有点迟疑。。潘肖给老板塞钱。。

潘肖:一千五,,,不是一千五吗??


潘肖:我漏油行不行??

老板还是没有接。。。

老板:你身体真棒。

(又是一段经典的黑色幽默,老板以为他又想过来找娇娇了。)



老板:疙瘩,再把油加上。


潘肖到小店里买打火机。


老板娘伸出一只手指。潘肖以为是一块,老板娘说是一百。


买完后,潘肖要走。

老板娘:你还差我五十呢么?

潘肖:什么差五十啊?



老板娘用诡异的神情对潘肖说:给你保密。


老板娘一边说一边把手里的两个核桃挤碎。(手力真是大啊。。。)


潘肖想了一下。


战战兢兢地说:你看,我就剩这五十了。。。


老板娘这时说:你和姑娘的事情,我不说。


潘肖松了一口气,苦笑了一下。

潘肖:谢谢,你是个好人。


潘肖刚出店门,就被司机两兄弟打倒在地上。

司机乙:我都说原谅你了,你还烧我的车。

老板娘听到动静出来看热闹了。

老板:咋了么,咋了么?




司机乙:这怂烧我的车。

老板:俺的油没事吧?!

司机乙:你烧俺的车,你想炸死老子啊!

潘肖,大哥,我没钱了,我有钱全都给你。

司机乙:没钱你还烧车。


潘肖:大哥,大哥,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司机乙:对不起??起不起不行。你的车我得给你装修下。

司机乙操起家伙要去砸潘肖的车。

潘肖:哎,哎。

司机甲:你咋还哎呢。


如果潘肖车坏了,就彻底完蛋了。求生的本能开始发挥作用了。他咬了司机甲的手。


两个人开始追潘肖。

老板娘在一边看笑话:你笨的,咋让人给咬了你。。。



司机乙:你莫跑,你跑不掉。

潘肖还是逃脱了。




旁白(潘肖):人在陷入绝境的时候,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所谓的动物本能。

潘肖满嘴是血,下车漱口。

然后听到车里有动静。




他吓得赶快跑了几步和车保持距离,难道有鬼???


然后小心翼翼地走过来,看看后排坐的老二,没有动静。


发现声音是从后备箱里发来来的。


打开后备箱,发现了娇娇。

娇娇:到哪了,这是?


潘肖咆哮道:你下来!!你给我下来!!!


然后一把把娇娇从后备箱里拖了出来。

娇娇:哎,哎,哎,疼死了。


娇娇带出来的全副家当:一个大嘴鱼公仔,一个包,还有那件演出服。


娇娇:大哥, 我求求你不要让我走。。。

潘肖:回去!!

娇娇:大哥,我老实跟你讲,,我就不是学跳舞着呢,我们家是河北的,他们给那婚托两万块钱,就让我嫁给那个傻子嘛,,,我咋可能跟他结婚呢么,他们就让我上班还钱呢,,



娇娇:我不骗你,骗你不是人呢,骗你,,你的。

潘肖:回去。

娇娇看潘肖还是要赶她走,就急忙钻进车里。




娇娇:我一个人走那么远,你让我咋回去嘛

娇娇:不下。。。。你就救救我咋了么?

娇娇:你现在让我一个人咋回去嘛。



这时娇娇发现了车窗上的血手印,自己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了一手血,娇娇随后就发现了被破布遮盖的老二。



娇娇尖叫起来

娇娇:啊,,,开门啊,开门,开门啊。





一边是一具尸体,一边是杀人嫌犯,,,娇娇拼命似的从车里跑了出来。。。

没跑多远又站住了,,,

娇娇突然想到自己的东西忘在车里了。

回头看过去。。。

看到了自己的大嘴鱼公仔。



然后,很小心地走回来,,,


娇娇:大哥,我老实告诉你吧,其实我在这上班也挺好的,这又没啥竞争,跟老板的关系也都,都,好着呢,就不打搅你了。



潘肖这时候已经心乱如麻面无表情了,他知道,不能留下证据,否则自己就彻底完蛋了。但是现在,如果要不留下证据就要再杀多一个人了。。。他应该是知道自己没有勇气去主动杀人的,所以,他这时候基本确定自己已经完蛋了。。。



这时候娇娇的表情已经极度恐惧了,因为自己能不能走得脱还是个大问题。


娇娇一边跑,东西一边掉,,,掉了一地,捡的心都没有了。。。


下一幕就是潘肖和娇娇在车里对话了。。。

(潘肖应该是觉得不能让娇娇就这么走了,就把她叫回了车上。)


潘肖:盗窃罪,数额巨大,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故意伤害罪,如果致成重伤,也是三年以上十年以下,还要附带民事赔偿。重婚,重婚罪是第258条,对,,,, 两年,两年以上。。




潘肖:我真地是个律师,你信吗?你不信,你根本就不信!

潘肖:我问你, 你刚才是不是闻到汽油味了?

娇娇:嗯。

潘肖:你是不是以为我往他身上浇的汽油?

娇娇:嗯,,,,没,没,没。。。




潘肖:你骗我。你就是这么想的,你相信我吗?

娇娇:信,信,,相信。

潘肖:你别嘴上说信,心里面,心里面信!

娇娇:相信,相信。。。我心里信。


娇娇看到后面有辆车过来了。


娇娇大叫:救命啊,救命啊!!!!


潘肖:你干什么你,你疯了。。。

娇娇接着叫救命。


潘肖也变得惊慌失措了,两人在车里争执起来。。。

车子偏离方向,撞墙到路边。



潘肖咆哮了:你找死啊,你找死啊!!

潘肖抓起大嘴鱼公仔砸娇娇。。。



公仔里的钱掉了出来,原来娇娇一直带着它是因为钱藏在里面。


潘肖捡起其中的一卷。


娇娇上去就夺过潘肖手里的钱:你不要动我的钱!你不要动我的钱!!,,牲口!牲口!!


潘肖:哎哎。

娇娇:你不要动,你不要动,牲口,牲口!这是我的!


潘肖从怀里掏出钱包,拿出自己的银行卡。

潘肖:这是我的卡。你拿好,这里面有二十万。密码就是卡号。这卡我不要了,我全部都给你。


潘肖:你听到了吗?我不要了,我全都不要了,这个车你要的话也拿走。我什么都不要了。


潘肖:你走吧,你走吧!!



潘肖有些语无伦次了。疯狂地拍打着方向盘。娇娇已经不害怕了。



老大来到了夜巴黎。


在地上发现了潘肖的佛珠。


潘肖:我的事业完蛋了,我的人生也完蛋了。

娇娇:大哥,你不要这个样子。。。

潘肖:所有的媒体都要来。本来是要上头条的,,,现在,现在,,,也能上头条了。

娇娇:出名有啥好的?你要是不想出名,现在不是就不用害怕了。



潘肖:二十万?二十万够干嘛用的啊?


娇娇:我两年就存了两万块钱。我都打听好了,在我们老家酒泉过去有个安溪。


娇娇:那地方的,谁都不认识我,我就在那租个房子,装几面镜子,开舞蹈学校啥的。

潘肖:你不说你是河北的吗?

娇娇:我老实告诉你吧,干我们这一行的吧,只要前面说‘我老实告诉你吧’,后面说的都是假的。。

潘肖:这个我们这一行也一样。



娇娇:其实吧,潘肖,我觉得你不要这个样子,你可以开服装店啊,你雇几个人,租个地方。
娇娇之前应该也打听过开服装店,大概需要二十万,才这么建议的。


潘肖觉得娇娇有点啰嗦了:你走吧,你走吧。

娇娇看建议没有被采纳,又接着说:要不你买个出租车,现在车也不贵啊。是吧。


娇娇突然尖叫起来。


原来老二没死。。。
潘肖:你没死啊。。。你没死啊。。。。你怎么会没死呢??

潘肖兴奋起来了:那太好了啊!!


潘肖抓着娇娇的手开心地对娇娇说:原来他没死啊,没死那就没事了就。。。

潘肖:兄弟你把我吓死了,你搞死我了,这什么事啊,这开玩笑吗??



老二这时候拿出枪,上好膛。




在夜巴黎。

老大拿出潘肖的佛珠。


老大:这个人,在哪呢?老板娘:一百。


老板娘:在我们这打了一架,把我们家姑娘拐走了,我们家现在还找他呢。


老大:那你见着他拿鹰隼了吗?

老板娘又示意一只手指,要收一百。

老板娘:没看见。

老板娘:等一下,,,你还得再给我五十呢,,我给你保密,你是贩隼的吧。



老大:你是个聪明人。




老大发动了车子。



老板娘看他开车走了。继续看电视。。。



然后,老大开车撞了过来。


撞完之后,老大的表情。


潘肖这边。老二:我再求你办个事呗。老二:后座打开,绳子拉一下,里面东西给我拿出来。



原来鹰隼在车上。


老二:人摔个逑样子,隼好着呢。


潘肖:我,,,那,,,东西你拿到了。。车,,车就停在这里。。。我还有事。


潘肖又对娇娇说:你保重。


潘肖拿起公文箱要走,老二一枪打他腿上。


把娇娇给吓了。



老二:潘律师,没急走嘛,我们还有事情没有说完呢.

老二:我问你,一个人车子坏了,他在路边上等着人帮他呢,他错了吗?



老二:没有错,没有错撞他干啥吗,,,腿也断了,,血流地呀,,

老二:哎,啥意思吗?


潘肖:我不是故意的。娇娇:他不是故意的。


老二:人撞上了,为啥不救呢。

潘肖:我以为,我以为你死了。


老二:他死了吗?

潘肖:没,,没有,没有。

老二:没死,你往人身上浇汽油干啥呢?

老二:你是个坏人啊,,,你说这个情节算不算特别严重?影响算不算特别恶劣。






老二:好嘛,车上管子拿出来。
老二:油抽上点出来。

老二:浇嘛。

老二:头上浇。








老二:好了,好了,好了,管子往下,车离上远一点。

老二:看把你给吓的,,咋了,,汽油味不好闻吧。

潘肖:对,,对,不好闻,不好闻,,油也浇了,,,腿也伤了,扯平了。




娇娇:大哥,要不咱去医院吧,看你腿都伤地不行了。

老二:你有情他有义啊,好嘛,,过去跟他一起。



老二:哎,丫头,口袋摸一下,看火机有没有。

老二:潘律师,这个就不是什么线索了,是证据,对吧。

老二:来,头发给点上。




老二:你不想让他死,那你想不想死?



娇娇哭了。。。




老二:点!,,,一,,,二,,,




这时候两个货车司机到了。


司机乙:哎哟,那小子在那。情况一下复杂起来。








娇娇大叫起来:救命啊


司机乙大喊:快跑。

老二朝司机乙开了一枪。



司机甲赶快上车。


司机甲开车过来了。

老二瞄准货车。


潘肖拿起一块石头,朝老二走来。




潘肖见状丢下石头。。。


货车失控撞上土堆。


潘肖转身逃命。。。


老二又朝潘肖开了一枪。潘肖应声倒地。



老二又拿枪指着娇娇。老二:二道梁子知道吧?!




两人上车赶往二道梁子。


潘肖头动了动,并没有死。。。


潘肖捡起公文箱正要走。司机甲从车里滚了出来。



潘肖本来打算不理会,直接走的。然后想了想,才又回过头了。然后把司机甲拖到一边。



这时,老大在路上正赶过来。



潘肖在给司机甲包扎伤口。


司机甲想把车从土堆上弄下来。


潘肖:你弄不成,,,我不是说了吗?,,他有枪。。

司机甲:有枪咋了?我有车。我非撞死他不行。

潘肖:你冷静一点。我们应该先出去,我们去报警。


潘肖见司机甲还是不理他。

潘肖:我们真地应该去报警。你不懂,我是律师。

司机甲:你说啥?要不是你,他们能放出来?俺哥能出事?



潘肖然后就滚了。



这时,一个易拉罐被风吹了过来。


旁白(潘肖):我突然意识到,现在,我就像那只猴子一样,只身在这野兽横行的远古时代,,,而可悲的是,并没有人在树下为我放哨。



老大的车开过来了。



潘肖上了老大的车。



老大递肉干什么给潘肖。潘肖没有接。

老大:我忘了你吃素了。。

潘肖:你想把我怎么样?

老大:朋友嘛,就应互相帮助。



潘肖:我们,不是朋友。我跟你不一样。

老大:你不了解你自己,你出你的书,我贩我的鹰。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

潘肖:我觉得,我们,还是不一样的。


老大把手机递给潘肖:拿着,你可以报警。


潘肖没有报警。

潘肖:那,我帮你找到你要的东西。你帮我出去。


潘肖拿起之前没有接过的东西,闻了闻,吃了起来。


老二想去拿娇娇的大嘴鱼公仔。娇娇紧紧地压着。。


车子胎爆了。



原来是有人故意撒的钉子。



原来是夜巴黎的老板和疙瘩。

老板把老二拖出来:行啊你,敢抢我的人。


老板照了一个老二的脸,发现不是潘肖。


老板:你谁呀?穿西装那货呢?



老二:你是干啥的?妈的,老子今天咋碰这么多傻子啦?


老二对疙瘩说:哎,过来啊。

疙瘩拖着娇娇一起走过去。

娇娇:不要动我。



老二对老板说:你拿个破刀咋了?你把我捅一下嘛。


老二晃了晃手里的枪:这是啥?,,,,,枪。


老二又对疙瘩说:哎哟,,,你狠的,你拿个锤子咋了,你头上给我敲一下嘛。


老二说完转过头,朝老板骂道:你妈。。。不料疙瘩真在他头上敲了起来。



娇娇吓坏了。




老二:你傻呀。


疙瘩又在他头上敲了起来。


娇娇吓得坐在地上,然后赶快爬着逃跑。。


老板追了过来。老板一边打一边说:你差一点就把老子的命要了。
老板:起来,你还认识玩枪的啊?


老板拖着娇娇走回来,看到疙瘩正在玩隼。



老板问娇娇:你们要到哪个地方去?


老板带隼赶往二道梁子。疙瘩载娇娇回去。


疙瘩见娇娇头上的杂草什么的,帮娇娇取下。娇娇手被绑着的。


娇娇:姐手疼,你把姐绳子取开好不好?疙瘩没有鸟她。



他们的车子坏了,是一匹马在拖着走。


老大正在赶过来。


两辆车狭路相逢。




老大和潘肖下了车,走过来。


老大打开后备箱,看到老二的尸体。


老大问疙瘩:我的鹰隼呢?,,,我的鹰隼呢??

疙瘩没有回答。


潘肖撕开娇娇嘴上的胶带。(疙瘩应该是嫌她说话吵,才把她嘴给贴上的。)


娇娇:他爸拿走了。

老大:你认识他?

娇娇点点头。



老大把疙瘩拉到路中间。



老大撞死了疙瘩。



娇娇吓得吐了出来。


潘肖也惊呆了。



老大把娇娇拖到车边。老大要杀了娇娇。


潘肖抓往老大的胳膊:哎,,,算了,,他一个女孩。。。你放过她,,,

潘肖:当我是朋友,你给我个面子。

老大停手了,去车里拿电话。


老大:喂,110吗?在沙漠的公路上,有个红色的卧车把人给撞死了。你们快来看看吧。


潘肖:你这什么意思啊?(潘肖意识到老大要把疙瘩的死嫁祸到他头上。)


老大:朋友嘛,就是要为朋友办事情。

说完就一把抓住潘肖的头往车门上撞



老大戴上手套。把潘肖拖到车上。把皮管一端缠上布。一端塞到排气管里。另一端通到车里。




娇娇怯怯地走过来。拿起自己的大嘴鱼公仔。



潘肖在车里呆呆地看着他们。


娇娇对老大说:这都给你,不要杀他。

娇娇想用自己辛辛苦苦两年攒的两万块钱买潘肖一条命。。。

这两万块钱对于她来说就像是命根子一样,但是对于别人呢。。。


老大接过公仔。把钱都塞到自己兜里。。。拿完了又抖了抖公仔,确定已经空了。。


潘肖看不下去了,他不能接受娇娇这样救他,他按了几声喇叭。



老大走过来。潘肖:这个钱,你不能拿,还给他。你还给她!!


老大抓着他的头在方向盘上砸了两下。



娇娇悄悄拿出打火机。


老大发动了车子。。。


娇娇悄悄向车后走去。老大弄完了车子,也向车后走去。



发现娇娇把排气管的软管给拔了出来。老大又重新插上。


老大看到娇娇手上还有一卷钱,拿了过来。


天亮了。。。




尾气在源源不断地排到车里。




突然,排气管爆了。


原来是娇娇把打火机放到了排气管里。打火机受热爆炸,把皮管给炸了出来。

简短欢快的音乐伴随着多彩的闪光不停地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老大和娇娇在赶往二道梁子。


到了撒钉子的地方。


老大下车看了看。



有水滴在潘肖脸上,潘肖醒了。


潘肖想拿水喝。

警察甲:你是一氧化碳中毒,喝水死得更快。


警察甲夹起打火机:这是咋回事。



潘肖知道是娇娇救了他,想伸手接过打火机。。。

警察甲没有理他,把打火机装进塑料袋里。。。


潘肖:他把女孩带走了,人都是他杀的,,,鹰贩子,,,我觉得他肯定不会放过她的。


警察甲:你觉得,你觉得不行,法律啊,是讲究证据的。

警察甲给潘肖戴上手铐:你有证据吗?。。你没有吧。。

警察甲:我有。

警察甲打电话:嫌犯已经抓到了。现场的320公里处,派个车过来。


那个大嘴鱼公仔忧伤地躺在路边,仿佛在等它的主人来把它捡回去一样。。。


潘肖揪心地看着它,娇娇到底怎么样了。。。


警车开动了,公仔慢慢消失在潘肖的视野里。。。



潘肖回过头来:反了,,,,反了,反了,,二道梁子,,你得去二道梁子,,要不然她会死的。


警察甲:你中毒了,有什么鬼主意,不要想了,歇着吧。


潘肖朝车后望了望。



潘肖:对不起,阿Sir。警察甲望过来。


潘肖拉了手刹。




潘肖从车里爬了出来。


潘肖拿起电话,拔了110。

潘肖:喂,我报警,二道梁子,有人涉嫌绑架人质,蓄意谋杀,盗猪走私国家珍禽。

潘肖:哎呀,杀人啦!!



潘肖取下车上的GPS。设置目的地:二道梁子。



向红色轿车走去,,,可是想到车子已经爆胎了。。


又看到了马。。。


驾驾驾,,,驾驾,,,马一开始并不听话。




终于赶到了二道梁子。老板也到了。


老板:哎,你认不认识收鹰的?





老板圆周望了望,觉得有点不对劲,,然后掏出枪。



看到一个口袋在动。解开袋子,里面是娇娇。


老板被老大几刀砍倒在地上。


老板死前说了两个字:为啥。



潘肖躲在一边注视着这一切。。。


老大逗了一下隼,隼尖叫了一声。。


老大:没骗你吧,货到了。

收鹰的:你弄鹰着呢,你咋么弄开人了?

老大:你害怕了?


收鹰的:我怕啥。我这辈子国外都去了多少次了,在国外一次弄几千万,也没说把人弄死。

收鹰的:给钱,,,你先把地上事弄干净再拿钱。。。


收鹰的:你这又是干啥呢?

老大:你说呢?

老大要活埋了娇娇。


收鹰的:我说啥呢。。。你这种事少干一点。,,,你这是吃包子呢。。左一个右一个。。。差不多就行了,你咋不听呢?

收鹰的:你不听,你就随便。。。

潘肖在一边听着。




收鹰的:我在国外咧,我没看到,我没看见,跟我没关系。。。。

潘肖捡起一块砖头。



老大和一个伙计开始埋人了。



收鹰的:啥时候安排呢?我在国内呢,,俺们老婆叫我带点东西,再等一等啊。

潘肖看到收鹰的在打电话,想起这里有手机信号了,掏出了手机。




眼看着娇娇身子已经被埋了大半截了。。。


电话响了。



潘肖:Michael,快报警。。。

娇娇快被埋到头了。


M:你到哪了?我这八百多人全都等着你呢。潘肖:二道梁子,快报警,二道梁子,快报警,快报警!!

M:报什么警啊?


潘肖:赶快赶快!娇娇的头都快被埋上了。

M:你这是在耍我??

潘肖:我知道,,快报警,报警。。。

M:你是在耍你自己,你知道吧?明天新闻的头条我条都留着呢。

潘肖不耐烦了吼道:哎呀,我知道!!


之前打电话的时候,娇娇已经被全埋上了。


潘肖吼的那一声太大了,所有人都听到了。


潘肖走了出来。


娇娇趁机把自己脸上的土扒拉了一些



M:喂,潘总?

潘肖:接着说。

M:记者,领导,全都到现场了,都等着呢。

潘肖:那就等着了

M:那红包呢?

潘肖:我不回来,一个红包也别发。。说完了吗?我这有大案子要办,再见。




潘肖扔掉了手机。指着老大:你,去把人刨出来。


收鹰的:你是干啥的啊?

老大:你的命真大。

潘肖:你别说话,你听我说,放你出来干嘛的?不是说好了带罪立功的吗?捡举揭发就没事了。还敢杀人,罪加一等,知道么?




收鹰的对老大说:你站着别动。


收鹰的想了想,放下枪,问潘肖:警察在哪里呢?就你一个人,你还炸锅来了。你还真地把我当傻子了,离间计啊?收鹰的:我看你是忘了死了吧。


潘肖:你还真是个傻子。 我实话跟你说吧,警察马上就到。你上那个车,重拨一遍卫星电话。你看警察来不来!



那个伙计进车里拨了下:真是110。


收鹰的拿枪指着老大:我说怎么来的这么迟,你敢点我!!


老大:你还真他妈是个傻子。

老大出手把枪打到地了。三个人厮打了起来。





潘肖赶快跑去救娇娇。



邢老师:我要上课了,你先坐会啊。。


邢老师:排好队形,快上课了啊。。。抓紧时间。来拉拉手,,再往后退一点。。。拉平了吗?




邢老师:李雨欣,李雨欣,你是后来学过舞蹈吧。。邢老师:。。。就专业的那种。。。


娇娇摇了摇头。


邢老师:没事来吧,,,,把那个垫子给我拿过来。


邢老师:别愣着,放地上。以后,你就跟我做助理吧。。。可得有点眼力劲儿啊。


邢老师:这是咱班新来的李老师,大家一起说‘李老师好’。


就这样,舞女也算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吧,成为了舞蹈老师。无人区那几年,也终于结束~



下面是豆瓣网友关于此片的一些解析。

影片一开始,徐峥饰演的主人公律师就明确告诉我们——这是一个关于动物的故事。如果你把影片里面的关系人物当作人,再去思考什么人生大志和生命意义那就错了。在《无人区》,这些角色首先是兽,是猴子、是鹰隼、是老虎、是马、是蜥蜴······在《无人区》里没有法律、没有道德,连金钱也是如此下贱和无用,这里只有关于生物最本能的生与死、喜与恶。

人之所以是人,不是因为放弃自私,而是用火,是心中那团为理想燃烧的光热,为他人舍弃自己一切的炙热情感。放弃自私不是靠妥协和顺从,而是自己心甘情愿,当徐峥最后为了去救余男,不顾个人声明弄翻了警车导致警察受伤,在最后点燃了打火机与鹰贩同归于尽,我们才看到了这个律师作为一个有情有义的人的一面。

无人区只有交易没有实话。在无人区,象征权力和规范的势力是不存在的。无人区的确产生出了无人性的野兽,所以无人区需要法律,需要正义,需要博爱,这是人的看法。但无人区就不应该来人,没有人带来的罪恶的欲望,无人区的动物们可以按照自然法则继续生存。

可惜的是那个一刀未动过的处女版《无人区》可能只存在于真正的无人区了,因为见到了文明世界的人,《无人区》注定失身了。

最后吐槽那个突兀的结尾——意思就是:睡美人打败了大灰狼,从此跟七个小矮人幸福快乐的生活着。

想要顺利公映,这个结尾必须加上。当徐峥问宁浩,"还有别的路吗?"宁浩对着空气吐了口唾沫。这组画面太给力了,意味深刻啊,这是昆丁式的客串,宁浩那表情,我太喜欢了!

-END-

图解整理:@搬砖小剧务

原图解:天涯@笑傲股林小妖精、豆瓣@虚伪

Copyright © 汕头腰带销售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