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腰带销售分享组

月亮姐姐:岁月回眸 少年版《智取威虎山》创作始末

任见文学艺术馆2018-04-15 14:32:52






作者简介月亮姐姐,江苏宜兴人,曾用笔名楚悦,新浪女性论坛资深版主,《真情面对面》访谈栏目主编。热爱文学,喜欢诗歌散文,作品散见于《湖南日报》《宜兴日报》等报刊,在央视网络电视台举办的博客征文《寻找方大曾》中获得三等奖。


 任见文学艺术馆  

 

 前言

 


  时光打开岁月的扉页,穿过记忆的长廊,那些斑驳的样板戏片段就像一幕幕不断播放的幻灯,让我醉美在一段段优美精湛的唱腔里,尽情的回味着童年的美好眷恋。


  六十年代中期,最为经典的八个革命样板戏有:京剧《智取威虎山》《红灯记》《沙家浜》《奇袭白虎团》《海港》,舞剧《白毛女》《红色娘子军》还有交响音乐《沙家浜》。当时风靡全国的的样板戏在大多数中老年人的记忆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那些脍炙人口的经典唱腔经久不衰,很多京剧票友或戏迷茶余饭后会饶有兴致的哼上一段。


  当年一群十几岁的学生在短短29天里不畏艰苦,不论环境的简陋克服种种困难,在他们的倾情演绎下少年版《智取威虎山》这部经典样板戏在跨越了近半个世纪后的今天,历时一个多月(2016年8月21日起笔至9月23日完工)在吴建明兄长点点滴滴的回忆和讲述下由我执笔完成了这篇纪实文学。为了尊重历史还原四十多年前少年版《智取威虎山》的排演真相,建明兄长在百忙中多次放弃休息时间,寻找并确认当年剧组的一个个片段把排演中的故事或是在微信里留言或是一段段写下来给我编辑整理,在一次次添加了新内容和经过反反复复的斟酌修改后,这篇缱绻在时光里的文学作品终于完美收官。


  

  岁月荏苒,光阴似剑。每当听到样板戏《智取威虎山》的唱段,总有一种情愫要把当年我们江苏省宜兴县(已在88年设立宜兴市)丁山小学(08年9月校名改为宜兴市丁山实验小学)排演这部经典样板戏的创作过程记录下来的想法。为了尊重历史,让更多人知道当年一群十几岁的学生在短时间内为了排演一部大型的剧目所付出的艰辛,于是我走访了当年在剧中扮演男一号杨子荣的主角吴建明兄长,请他来给大家重温少年版京剧《智取威虎山》那些光辉岁月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尽管在医院里工作的兄长每天工作繁忙,但当我拨通了他的电话说明原委后还是非常高兴地说:你这个想法挺好,并且想要通知另外几个也在《智取威虎山》扮演主要角色的同学一起坐下来商榷怎样把这个话题写好,其实很早以前宜兴作家徐朝夫便有写这段历史的想法,但因其他原因而中断。考虑到“秋老虎”频频发威带来的炎热天气和为了不耽误大家的正常工作,何况要穿越时空回忆这么一部样板戏的创作过程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完的,我婉言谢绝了兄长的好意,并且把自己的构思做了简单的介绍,把现场采访改为微信访谈实录,并在作品临近完工时在兄长引荐下采访了对当时排演细节比较清楚的恽秋明同学。



  果然,第二天一早打开手机便看到了兄长的留言:1969年下半年经上级研究决定在宜兴县丁山小学排演样板戏《智取威虎山》。因为时间的紧迫,接着就在学生中挑选文艺骨干(现称为海选),当时男一号杨子荣的扮演者有4位候选人:吴建明,范洪安,管生平,吴建农。少剑波的扮演者有:陆明生,孙克俭和尹龙。李勇奇两位:管生平,彭余明。小常宝也是两位:李友荷和方兰芳。副排长孙德华有吴建农扮演,反角座山雕扮演者孙国文及黄跃辉。栾平(小鲁匠)的扮演者:管清成。战士的扮演者:旗手张刚,班长罗长江的扮演者华小琪(第一个上场说了第一句台词:停止前进)。警卫员小郭有梁兴扮演,其他跟随杨子荣身边的侦察员战士有吕洪业,戴友祥扮演。钟志成有汤金洪扮演。常猎户有汤小刚扮演,张大山有张建国扮演。李母扮演者:曹云琴。八大金刚扮演者有谢昂,鲍正平,鲍建培,相阳,尹龙,费志强等同学扮演。三连长:潘一意扮演,这些都是在剧中有名字的角色,其他主要战士演员有恽秋明,杜建鹏(兼报幕),高群,章正洪,裴陶陵等同学扮演包括群众也都有本校学生扮演,这里需重点提一下,高群同学也是在第五场“打虎上山”中杨子荣出场的前奏“迎来春色换人间”这段经典唱腔的演唱者,唱功非常了得。写到这里不得不佩服兄长惊人的记忆力,当他把一个个角色名和所扮演者的名字报出来的时候,一股敬佩之意油然而生。



第1 场《乘胜进军》剧照


第3 场《深山问苦》剧照


 

  前期选完角色后,11月下旬的某一天在学校的会议室里,任振新校长和分管宣传的张维华老师召集了负责这次排演活动的几名老师及邹燮安导演朱育书副导演开了会,会后决定12月1日正式开始排演京剧《智取威虎山》,并且要在12月26日毛主席生日那天上演。


  因为任务紧迫,除了挑选好小演员外,乐队的到位也是至关重要的,在那个特定的环境里,本校除了范藕溪老师张维华老师会拉二胡,弹个风琴,其他乐队的配备人员都是从各企业单位请来的文艺骨干,主胡:周希文,板鼓:蒋占培以及余仲明,肖顺大,孙老师,锣鼓组有本校老师,效果也是本校的曹章老师,到了后期主胡有范老师担任。就这样一支算是强大的乐队终于建成了。


非常感谢兄长提供这些珍贵的资料。在短时间内排演这样一部样板戏,小演员们既激动又紧张,每天课后看着其他同学放学可以回家了,这些小演员们还得去学校的大礼堂排练,从唱腔的基础开始到每一个动作,他们都非常用心,每一段唱词都要反复练习,直到导演说能过了才可以练唱下一段唱腔。好多小演员在连续排练了一段时间后有的嗓子唱哑了,有的喉咙发炎发烧了,但依然还是每天在坚持,坚持……



第4场 《定计》 剧照


第5场 《打虎上山》剧照

 

  

  当他们通过辛苦努力的排演在舞台上正式演出的时候,台下传来了一阵阵热烈的掌声,这些小演员们太了不起了,不仅扮相俊美,而且无论是委婉动听的唱腔还是短兵相接的武打动作一招一式都做的非常到位。从他们第一次登上舞台,丁山小学排演的京剧《智取威虎山》就家喻户晓了,大街小巷都在议论着谁家的孩子在剧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就连小演员们的家长也感到了非常自豪。这部戏前后大概演出了有四年时间,演了多少场已经无法统计了,直到少剑波的扮演者孙克俭,李母的扮演者曹云琴及后来座山雕的扮演者黄跃辉,华小琪,汤金洪等其他几个学生上了初中后,学校通过和镇里面协商后还经常把他们再邀请回小学参加演出,就这样陆陆续续演到了1973年。这是那一代人人生路上难忘的经历。

 


第6场《 打进匪窟》剧照

 

  

第8场《计送情报》剧照


 

  他们精湛的表演也吸引了镇江地区京剧院(当时叫镇江艺术学校)等剧团的关注,并且多次来学校挑选演员,最后经过与学校协商后决定有扮演少剑波的男演员陆明生同学和扮演李勇奇的管生平同学以及扮演反角座山雕的孙国文同学被入选到了京剧院,三位主要演员被选走后,原来的角色有B角担任,因此,杨子荣的扮演者吴建明成了承上启下贯穿剧中不可或缺的主要演员,当时学校也考虑到,由于杨子荣一角始终没有培养B角,因此建明兄长未能和其他几位同学那样去艺术学校深造,这件事在兄长的心里也一直是个心结。说实话不管是谁都希望去大城市锻炼去有更好的机会发展。自从被艺校选走了三位学生后,学校再也舍不得让任何一个主要演员离开了,当时在三个小演员离开学校后,繁重的演出任务落在了建明兄长的身上,就这样一个十几岁的学生经常上午去学校上课,下午放弃学习时间去录音去演出,一段段精美的唱腔在他的完美演绎下,成就了一段难忘的历史,用兄长的话说整个排演过程既有辉煌的美好回忆也有其中的心酸。在这四年中他几乎很少回家,经常住在蒋美英老师(副排长扮演者吴建农的母亲)家里,从吃饭到洗澡替换的衣服都是蒋老师一手到底,蒋老师对建明兄长的照顾如同自己的儿子一般体贴入微关怀备至……据他回忆,排演期间他基本上住在学校,也曾住过很多同学家。甚至一直到排练结束连父母都不知道他正在扮演杨子荣一角,到了正式演出时学校领导通知他们一家去看演出他的父母及姐姐才知道这件事……当多年后,兄长重返母校拿到那一套已经发霉的演出照的底片时感慨万分,他用自己所学的医学知识把一张张发霉的底片修正还原了当年的演出照,这套照片是多么的珍贵啊!


第9场《急速出兵》剧照



 第10场 《会师百鸡宴》剧  少年版《智取威虎山》的演出剧照都是依据样板戏的剧照而来

                                             

  

  整场样板戏的排演过程是非常辛苦的,据建明兄长回忆:自从扮演少剑波的演员陆明生,扮演李勇奇的演员管生平和扮演反角座山雕的演员孙国文去了艺校,他们的角色就有B角出演,只有扮演杨子荣的建明兄长从开始排练就没有谁替换过,尽管他们都是B角,但排戏都很努力很刻苦,表演上一点也不含糊,每一句唱腔,每一个动作要领都发挥到了极致。整场戏里,杨子荣和少剑波的戏份最多,从开始排练扮演杨子荣与少剑波的演员就是最佳搭档配合得非常默契。英雄人物杨子荣这个角色,台词和唱腔是整部戏里最多的,剧本里共有十场而他就占有七场唱腔的戏份,台词更是多得吓人,邹导演把小演员带回家,在自家的柜子上用粉笔做高低音记号,兄长扮演的杨子荣不仅在唱功上要多下功夫,而且还必须学会基本的武打动作,如翻跟头,燕子劈水,每一个动作兄长都要反复练习好多遍,因为当时学校的条件有限,练习时有两个老师分别站在乒乓球台上的两边,用彩带系在演员腰带上围着台子一点点甩开。。虽然不是专业的,但在舞台上表演也得有模有样,为了演好杨子荣,建明兄长下了很多功夫也吃了很多苦, 每天清晨和其他小演员们一早就要到校,穿上军装集中队训,背台词,练唱功练武打动作……可以说这段经历累并快乐着。


  重组后的剧组在吴建明,孙克俭,彭余明,黄跃辉等主要演员的精心演绎下《智取威虎山》再一次走向了辉煌时期,他们曾代表宜兴接待外宾,大型会议后的演出,节假日的演出。当时在宜兴地区,丁山周边范围都极具影响力,他们每场精彩的演出足迹遍布了政府礼堂,丁山剧院,学校礼堂,太华山区,丁山陶瓷原料总厂,群力工段,伏东白泥场工段,湖父镇,东红,岗下,九里山煤矿,金沙煤矿,并且多次在川埠部队演出(当时属一军二师,现为武警部队),得到了部队官兵的一致好评。在东红农场演出期间,当地的农户把这些小演员照顾的非常周到,晚上演出完后,农户们都是把家里最新的被子翻出来给小演员用,并且羡慕的说:要是这些孩子是自己家的该多好,他们喜欢这些小演员已经落实在点点滴滴的生活照料上了。在名岭山区(当年新四军的根据地)演出时,恰逢有户人家儿子儿媳刚结婚,为了安置好小演员们那户人家就把新房腾出来给小演员们住,哪知夜里床上五个小演员中竟然有个小演员尿床了,他们实在是太辛苦了,当早上起来这个小演员正觉得尴尬时,当地的老乡就说了:这是五子登科是好兆头。


  在少年版《智取威虎山》演出到后期的时候,当年的宜兴县政府曾经也在地方上办了一个小京班,小京班的学员分别是从各个学校选去的文艺骨干,当时丁山小学校领导从保护杨子荣扮演者的角度出发而没有让兄长去任何艺校或小京班学习,却把演杨子荣的替补演员范洪安以扮演过杨子荣一角的身份(没有演出剧照)推荐到小京班大概学习了三,四年表演,直到小京班解释范洪安才回校读高中。这期间上面安排的所有活动依然是吴建明和孙克俭代表剧组出席。


 

  艰苦的排演,完美的演出背后当然还有很多值得回味的趣事:经过紧张的排练终于等来了正式演出的日子,可问题来了,扮演参谋长的演员孙克俭的身高要比杨子荣的扮演者吴建明矮一点,作为正面人物的英雄形象是非常重要的,怎么办?后来还是邹导演想出了办法,在孙克俭的靴子底下垫高了约5公分后才解决了身高不协调的问题。


  有一次剧组代表镇政府参加一个活动在宜兴演出时,当演到杨子荣要拿出联络图的时候,建明兄长突然发现联络图不在自己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着急的兄长只能做了一个凭空看图的动作,而此时他发现身后扮演八大金刚的几个小演员有的也在悄悄地在自己的口袋里掏纸片儿,想要把纸片递给兄长以临时弥补丢失联络图的过失,此后负责后勤的蒋老师因为自己的粗心大意还向学校领导和镇政府领导做了检讨,之后蒋老师在杨子荣的腰带上专门缝了一个口袋,并且每次演出前蒋老师必须检查一遍,确认无误后才放心。有一次几个扮演八大金刚的小演员,淘气的在递给杨子荣的水碗里装了点水,可此时演出正在关键时候,只听得大喊一声:拿酒来!老九献图有功,劳苦功高。接着杨子荣唱道:“今日痛饮庆功酒,壮志未酬誓不休……”唱完这段唱腔后必须要把碗里(应该碗里是空的)的酒喝下去,岂料大冷的天碗里竟然装了凉水,当他接过碗看到有水后为了不影响演出一饮而下,事后他为了几个小伙伴不挨批评,独自忍受了身体上的不适直到演完全剧。


  另一次演出,副排长的扮演者吴建农在第三场《深山问苦》表演中,人民军队在慰问了老乡后,必须要把自己随身带的粮食留给老乡,此时的建农却怎么也解不开肩上装粮袋上系紧的带子,足足弄了有十分钟了还没解开,他着急的说了句:建明,我怎么解不开了,引来舞台下阵阵笑声……第四场基本没有太大的难度,可第五场“打虎上山”是全剧中杨子荣戏份最足的一场,也是武功表演最多的一场,这场戏的难度系数比较大,另有几个小演员到最后因跟不上节奏而淘汰,只有扮演杨子荣的建明兄长一直演到最后。那时候为了喇叭能达到更好的音响效果,都是把喇叭吊在头顶上面的,喇叭吊的越多唱腔的效果越好;邹老师还想出了用弹簧做蹦床练习翻空心跟头,当时剧组里会翻空心跟头和投手翻的只有吴建农和杜建鹏,章正洪。


  有一次在演到第十场时,这是一场杨子荣与座山雕的打斗戏,也是整部戏中的重点,因为杨子荣握着的手枪是铝铁制造的拿在手里很沉,这一次建明兄长和扮演座山雕的演员黄跃辉在配合上出了点问题,演出中座山雕手拿长刀,而当杨子荣用枪对着座山雕时,竟然把光着头的座山雕打了一个大包,演出结束后黄跃辉摸着光头跑到后台就哭了起来,这一回是真被打疼了。


还有鲍建培扮演的匪参谋长,在演出到最后时,有一个动作是把杨子荣一枪打倒在座山雕的太师椅上,要求演员双脚跃起腾空仰翻在座椅上,按平时惯例有两位扮演土匪的小演员被杨子荣两枪打到后顺势倒在凳子的两边,然后他们一人扶好一只凳脚,可这次由于没扶好,人和凳子从四,五级高的台阶上翻了下来,幸运的是都只是擦破了点皮。


  

  台上的小演员演的风生水起,可台下的老师们为了演好每场戏付出了更多的艰辛:为了达到真实的大雪凤飞北风吹的效果,老师们想了很多法子,请木工师傅做了一个类似圆球一样的滚筒,又在里面做了一个活络的刮板,在动力的作用下转动起来,刮板摩擦球壁产生呼……呼……的风声效果就产生了。任振新老校长还亲自为扮演解放军战士的小演员们打草鞋,一双双草鞋在任校长的手里编织出来充分表达了老校长对上级工作的支持,也体现了他对学生们的厚望和关爱。曹章老师在一次配合台上“解放军”和“土匪”的枪战中,因开枪打出的炮子(发令枪用的砸炮纸)失误而造成了手掌被烫伤的事故。小演员们因为白天既要上课,课后又要排练非常辛苦,往往在后台坐着坐着就睡着了,负责照顾小演员们的老师总是及时叫醒睡梦中等待上场演出的学生保证顺利演出。冬天演出的场次比较多,夏天演出可让这些小演员受苦了,每一场演出下来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即使这样也没有一个人叫苦。


  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正是计划经济的年代,吃饭要用粮票去买米,吃豆制品也要用豆腐票,穿衣服要用布票买回布后再制成衣服,所有的一切离不开一张票。排演一场完整的样板戏《智取威虎山》,所有的服装都要用布票去把所需的布买回来再做成军装,土匪装,群众服装等,因为这场戏的背景地在东北,涉及到气候的关系北方人外出都要戴皮帽穿皮袄。为赶制服装鞋帽确实需要很多的布票,于是学校组织大家把自己家里的布票省下来,拿到学校配合上面按时完成演出任务。有一次演出结束后发现放在后台的服装连布票都被小偷偷了去,把老师们急着不知所措,校领导只能再次号召全校征集布票重新赶制服装配合演出。少年版《智取威虎山》就是在这种艰苦条件下演出了一场又一场,并且得到了镇政府和校领导们的肯定。

 

  

  风靡一时且影响力极大的样板戏年代,老百姓对英雄人物是非常崇拜的,《智取威虎山》中的几个主要演员随着演出场次增多名气也大了,而作为扮演英雄人物杨子荣的吴建明更要严格要求自己,无论参加社会活动还是学习生活上都要注意自己的言行,老师带着兄长参加各种社会活动,包括政府领导接见,少年时期的兄长得到了当地一位驻军王代表以及政府多位领导的赞赏。回忆往事既有成就感也有很多心酸事,前面我提到了兄长在扮演杨子荣一角因学校没有培养B角而无缘去上级剧团深造,当时学校在三个主要演员被选去艺校后,为了阻止兄长跟剧团的人见面确实动了脑筋,如果再放兄长去艺校深造,整个剧组将会面临崩溃,要在短时间里再培养一个优秀的主要演员确实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兄长在说到这些事的时候依然很激动,他清楚地记得每次有剧团来招生,学校里会预先派他去宜兴广播电台去录音,当时录音已经是很时尚了,少年时期的兄长也不懂那么多复杂的事,当然也很高兴跟着老师前往,他哪知家里正在招生呢,类似这样的情况有好多次,每次都是学校借故把兄长支出去,有一次学校通知兄长去宜兴广播站录音,但这次因故没有完成录音,那里的老师说下次录音再通知他去。那时候毛泽东思想贯穿一切,人的思想觉悟都很高,没能完成录音任务的兄长本来可以直接回家,但想到学校里随时可能会找他于是就回学校去了,哪知刚走到校门口就碰到学校老师带着几个外地口音的老师,这时候有同学叫住他问道:你今天怎么没请假到现在才来?话音未落,某导演就劈头盖脸上来大骂兄长:你怎么这样无组织无纪律,擅自离开学校?一连串的责怪。一头雾水的兄长事后才知道,原来学校又一次用了调包计,实际上还是怕他私下和外地来招艺术生的老师见面。多少次学校以爱护他的名义阻止了兄长去外地艺校学习的机会。可他们哪里想到十几岁的孩子已经有自尊心了呀。虽然后来负责他生活的蒋美英老师也是他的干妈给他分析了好多事,如:你现在在当地很有名气,学校也离不开你,再说去外地肯定要吃苦等等,其实这期间学校已经做通了兄长爸妈的思想工作,之后他才慢慢接受了留下来的现实。但兄长一次次与艺校擦肩而过,也对他以后人生路上的轨迹发生了一定的改变。由于兄长的辛苦努力在获得很多荣誉的同时也培养了他的好胜性。无论做什么都对自己严格要求务必做到最好(我已经体会到了兄长做事的严谨风格)。

                             

第一张照片是兄弟两在《智取威虎山》演出剧照

第二张照片是高中时期(76年6月26日)演出《磐石湾》后的合影

第三张照片是时隔四十多年后在宜兴竹海游览时兄弟合影

 


母亲和他的学生:左一杨子荣扮演者,右一为李勇奇扮演者

 

   

  每一位小演员在排演期间所缺的功课和后勤生活都有专职老师负责,而巧的是吴建明兄长和之后被入选到京剧院的管生平兄长等其他几个小演员都是我母亲的学生,对于这场样板戏的排演过程,小小的我也经历了很多,可以说样板戏伴随着我一起成长。而作为班主任老师的母亲除了按时帮几个小演员学生把功课补上外,每天下班后有急匆匆的赶回家做晚饭,等我们姐弟俩吃完后又拉着我们赶往学校,照顾好小演员们是每一个负责后勤的老师最主要的工作,母亲还负责在侧台的阁楼上播放追灯。俗话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小演员们经历了艰苦的排演过程后,在舞台上的每一个动作和唱段都非常认真,而幸运的我们姐弟俩每一次在后台看演出总是入了迷,以至于后来自己竟然也能把大部分唱段唱下来。   


十一

 

  经过2年多的演出,兄长的名气荣誉都有了,当年还被评为学英雄演英雄的标兵,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的积极分子,他的名字家喻户晓,演出累了病了稍作休息后又登上了舞台,每次有专业剧团来演出,校领导在和班主任老师协商后带着扮演杨子荣和少剑波的小演员去观摩学习专业要领,镇里有活动代表学校出席会议的也总是扮演杨子荣,少剑波的演员。经过一段时间的排演,这些朝夕相处的小演员们之间也建立了深厚的友情,建明兄长和少剑波的扮演者孙克俭,李勇奇的扮演者管生平及副排长的扮演者吴建农等相处融洽情同手足,并且他们兄弟般的感情一直维系到现在,平时只要有时间便会经常小聚,当谈论到那段辉煌而又难忘的岁月时依然非常感慨。孙克俭和建明兄长更是亲如手足,无话不说。他们两人不仅是好兄弟也在同一个卫生系统工作。以前兄长在宜兴二院(原丁山人民医院)工作时,无论是在外地读书的同学,还是当兵回来的同学,凡是同学们遇到什么事需要帮忙他都会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大家。


  在说到他与副排长的扮演者吴建农的兄弟情时往事历历在目,当年他们一起进了剧组或许由于名字排名,又因为都在医院工作的父母忙碌而照顾不到他,所以排练初期在学校住过一段时间,有时演到很晚偶尔也住在乐队老师家里和华小琪同学家的阁楼上,后来蒋美英老师也是建农的妈妈知道了兄长家里的特殊情况,为了保证他全力以赴演好每一场,就安排了他和建农睡在一张床上,建农的外婆对他比对建农还好,经常把好吃的东西送到演出剧场的后台,还有建农的姐姐吴黎萍,全家都把他当作了自己的家人呵护有加关怀备至,不知不觉中竟然在建农家里吃住了三年多。这些事尽管过去了那么久,但在兄长的心里依然感动至今。

 

左为兄长  右为孙克俭

 


  

  兄长回忆道:自从他们从学校毕业后依旧保持着兄弟友情,后来兄长分配到了医院工作,孙克俭从下放务农的老家宝应参了军,虽然不在一起了但一直都保持着联系,因为兄长和孙克俭的母亲还是在医院同一个科室里工作了多年的同事,所以很多情况都非常了解。后来他退伍回到了宜兴,分在了医药公司工作,由于他的勤奋努力和出色的工作能力,目前是宜兴医药公司天健医药连锁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这些年尽管大家都非常忙碌,但平时只要有空他们这些从小学时代就是文艺宣传队的老同学们就会经常安排一些联谊活动充实业余生活,并在孙克俭的建议下建立了一个名为“群星璀璨”的微信群,他们不定期的进行各种娱乐活动,尽情欢唱乐在其中。私底下兄长喜欢称他为参谋长,而孙克俭调侃的说:我们俩从十几岁就做了人民解放军的排长,参谋长,到了现在也该享受离休干部的待遇了。兄长告诉我说:他们兄弟两人在高中读书的时候还主演过京剧《磐石湾》但角色有了大转弯,在这部戏中孙克俭扮演了正面一号人物,兄长扮演了反一号,依然配合默契演出精彩得到了校领导的一致好评。从他们风趣幽默的谈吐中,我似乎又看到了当年在舞台上他们的那种默契配合,或许人到中年经历的多了才更珍惜这般兄弟情谊。少剑波的扮演者孙克俭为了感恩母校,在母校(丁山实验小学)校庆100周年时还贡献了自己的棉薄之力。


   在说到与另一位扮演警卫员的演员梁兴时,兄长的话匣子再次打开了:在演到第九场中战士押解小鲁匠栾平去夹皮沟的小火车途中遭到土匪伏击,牺牲了两个战士,小鲁匠乘机挣脱了绑在身上的绳子跑了,这一跑对杨子荣的潜伏身份产生了直接的威胁,这时候,扮演警卫员的梁兴急匆匆的跑了上来说:报告,(栾平)跑了!参谋长问:栾平呢?……这一段表演演员应该显得很着急,但梁兴在舞台上一着急,只说了:报告,跑了,把大家逗乐了,问他什么跑了?大家叫他别着急把台词要说清楚,像这样的趣事真是太多了。兄长说 小时候因为与梁兴,建农家住的近所以经常在一起玩,一起吃,甚至住在一起,有一次梁兴的父亲因病在上海住院治疗,他们三个既要上课又要演出,干脆就都住在了梁兴家里,吃饭也在离家不远的陶都饭店里既方便又好吃,少年时期的回忆真的很美好。从校园出来后至今,在北京担任海军司令部首长的梁兴现在也已退职,中年的他与昔日剧组的同学也经常保持着联系。

 

当年学校宣传队里的老同学经常欢聚在一起

                                    

  这张照片中有三个剧组的主要演员(前排左一为座山雕的扮演者黄跃辉,左二杜建鹏。左五“红灯记”李奶奶扮演者徐琴。右一为“沙家浜”阿庆嫂扮演者范月琴(吴建明夫人),其余五位男生是威虎山的主要演员及宣传队队员)

 

十二

  

  岁月如歌,转眼当年的小演员们也都已人到中年,年老的母亲在教育战线上干了大半辈子,可谓桃李满天下,而最让她引以为自豪的就是她的那些样板戏学生,还有那些难忘的回忆。她非常自豪的说:样板戏《智取威虎山》从排练到正式演出才29天,在剧中扮演英雄人物的几个主要演员还都是我班里的学生,而另一位老师班里的几个小演员却扮演了土匪,成了“土匪班”,母亲眼中的“英雄班”就这样诞生了。每次在回忆中说到她的得意学生建明兄长时总是很骄傲的说:建明学习最用功从来不会因为演出耽误功课,即使耽误了考试也千万百计要求老师准予补考,就连绘画课的作业他都一定要补上。有一次兄长发高热,扁桃腺发炎挂了几天盐水,母亲心疼的要兄长在家里好好休息,不要担心功课和演出,过了几天很多同学去看望住在蒋老师家里的兄长,甚至平时不善言语的女生也前往探望,看到有这么多同学关心自己非常高兴,事后兄长才知道是蒋老师和担任他多年班主任的我母亲在课间说了这件事,希望同学们有空去看望大家心目中的“英雄”,这件事兄长一直都记在心里非常感动。过去了那么多年有些事母亲或许已经淡忘,但每每说到这些经历她总是意犹未尽滔滔不绝,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年代。她的这些优秀学生也会不定期的打个电话或约好一起去看望母亲,和她说说当年的事,说说现在的工作和生活,如今当年的小演员们在自己的岗位上也正在扮演着不一样的重要的角色……



后记:

  《智取威虎山》剧组的完美演出和创作过程,不仅在当时的社会上有一定的影响力,而且切切实实培养了一批人,影响了一代人,也成就了一批人。在这些主创人员中无论是学生时代还是以后踏上社会在各行各业工作中发挥的作用,它既是每个人成长中的一段难忘的经历,也是后来剧组人员面向社会在精神上的一种鼓舞,这种剧组精神团队的力量在每个经历了这段历史的人身上所产生的动力和社会效应更大。

 

  当我即将完稿的时候,看到了兄长发来的杜建鹏的一段话:非常怀念那段流金岁月,珍惜同学情谊,当自己站在舞台上博得了阵阵掌声的时候感到这是一种荣耀,我兴奋,我自豪!祝福同学们事业有成,身体健康,家庭幸福!



  《智取威虎山》原班主要演员:左一汤金洪,左二华小琪, 左三吴建明,右一黄耀辉,右二孙克俭,右三梁兴。千载难逢梁兴从北京回来休假,《威虎山》再续兄弟情,再回首往事如歌。

 

  且看四十多年后,少年版《智取威虎山》主要演员现实中角色分布:

  管生平——李勇奇扮演者,镇江京剧院转业后现任镇江艺术剧院副院长。

  陆明生——参谋长扮演者,在剧团参军后任镇江土杂对外贸易公司经理。

  李友荷——小常宝扮演者,现居美国。

  孙克俭——参谋长扮演者,参军,后在宜兴市天健医药连锁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吴建明——杨子荣扮演者,先在宜兴第二人民医院,后在宜兴市肿瘤医院任医技科,检验科主任。

  梁 兴——警卫员扮演者,高中读书期间入伍当了海军,先在南海航队司令部,现任北京海军司令部首长。

  吴建农——副排长扮演者,研究生,现任江苏大学医学院病理科主任。

  孙国文——座山雕扮演者,剧团转业后在镇江影剧院工作。

  杜建鹏——战士扮演者,扬州市华东石油局党校办公室主任,法学硕士(研究生),高级政工师。

  恽秋明——战士扮演者,参军,后在宜兴陶瓷公司团委书记,并先后在陶瓷单位任副厂长,副书记。

  高 群——战士扮演者,(现改名高翔)参军,后在辽宁丹东市任房产处处长。

  汤金洪——战士扮演者,海军转业后在宜兴经济开发区,现任环科院党委办主任。

  华小琪——班长扮演者,在省宜兴中学担任体育老师,后任总务处主任,工会主席。

  黄跃辉——座山雕扮演者,先在宜兴陶批站工作,后下海经商。

  张 刚——战士扮演者,在宜兴市第二人民医院任医务科长。

  鲍正平——八大金刚扮演者,在陶瓷工业学校学习后进紫砂工艺厂,现任国家工艺美术师。




Copyright © 汕头腰带销售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