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腰带销售分享组

【写诗】《新锐诗会》微刊 | 第972期|笔墨情调每日同题诗 《另一座村庄》

新锐诗会2018-06-06 12:44:14



笔墨情调每日同题诗 《另一座村庄


参与诗人

梁书正、李海楫、冰百合、九、竹林听风、红尘有爱、金玉、小北、非墨、青儿格格、南方嘉树、秋意素素、无关风月、唐吟、文心、董君莲、梅吟雨、冰幽、苇子、玉树临风、紫青藤、镜子、浪淘沙、杨彦、正行、横撇竖捺、高山流水、奔奔、培善、诗野、青花瓷、刘飞芳、深沉、燕南飞、仁中乾坤、三宝、张连畅、左岸瘦竹、冯无知、萍水相逢、雨花石、烟雨、陈金中、蚁行、倾城雨、九歌、方竹、小小丁香、平眉、党雪兰、火凤凰、光影、温虹、开心十月、求索、沉淀、孙明亮、杜晓旺、雄鹰、婆娑、蕠夣、欧阳宇、李德生、海洋


《另一座村庄》

/梁书正

沿着小路,经过一片
种满青菜的自留地
过一座古桥,可看见河中清瘦的倒影
往前,是一排木槿
开花的时候,刚好高过我们的头顶
前边,是稻田,秋收时一片金黄
冬时覆着薄霜
一直走去,是树林,有鸟,有虫鸣
还有更多隐秘的事物在交流
穿过树林,往上,爬到山坡
是一座坟场
那是洲上坪一座不断壮大的村庄

 

《另一座村庄》

/李海楫

遥遥相望 田垄的尽处
接连那边的炊烟
环绕村庄的绿树
是唯一能看清的景色

夏天的玉米 谷子 偷偷拔节
孩子的哭声 以及鸡鸭的叫声
是乡村里不曾变化的喧闹

走在土路上的马车
赶车的人 如能遇见时
会相互点根烟唠会家常

另一个村庄 也会有相下的亲事
唢呐吹圆那轮满月
花轿里的新娘
低头拉紧新郎的手
鞭炮声里 成了本村的媳妇

村庄在淳朴的乡音里安静的生活
没悲没喜 静守古训
春种 夏锄 秋收 冬藏
这一片土地 养活了几十代人

走出村子的年轻人
老了 也会回到家乡
土路变成平坦的水泥路
村口的大树 有此生难舍的根


《另一座村庄》

/冰百合

 

易于破碎的事物

都是美好的

像爱情的一缕残念

像一场盛放的烟火

像高脚杯里的红酒

像曾经两个对饮的熟悉人

论酒谈诗激情在胸腔澎湃

远离故乡在城市的屋檐避一场尘世的雨

那些未知的远方

对我们是一种诱惑

 

而村庄不是村庄就站在哪里

额头染上风霜白雪落满庭院

它以一种根的形式牢记使命

它以一条源的追踪找到水流的方向

 

走过多远的路到达几个驿站

行经几座闹市    

最终皈依圣洁的地方

你的神识  会这样随着它的脉搏而跳动

澄澈的蓝天井中倒映的树影

一只口渴的花喜雀跳跃井边吸水的过程

 

清新的温暖的事物远不至此

当你踏着疲惫赶回这里

小路的尽头伫立着一座茅草层

炊烟缓慢地飘移着父亲和母亲的身影

忙碌着你推开家门的时候

灶堂里的烟火燃烧着暖意

因为你的归来饭桌上摆满了丰盛的农家菜

 

身不能囚禁与此

因为你有更大的天空

心却无法停此

对这里的思念

拨开草丛掩盖的墓碑

你摆下烛香  摆下黄纸

也摆下另一座村庄的位置

虔诚地叩拜你知道

这里的青山和绿水

才是你永远栖息的地方

 

 

《另一座村庄》

/


站在外环说一些离体的话
包括风,此时都和我一样躲着都市的热闹
寂静,是属于喧嚣的奢侈品
我怕纷乱的思绪从高楼再蔓延至此
这里有更熟悉的乡亲和土地,以及久已不见的野菊花
还有曾经听说过的高铁,抛开城市路过这里
而我,所能做的只是在这样的村落里
放飞一只又一只灰色的蝴蝶

 

《另一座村庄》

/竹林听风

另一座村庄人们叫它小村
一开始几户人家给孩子盖新房
不愿把新房子夹在拥挤的村里
就去了村外盖
后来盖新房的都陆续去那里
小村越盖越大越时尚
老村越来越小越破旧
后来只剩了零散的老人居住

老村在岁月里慢慢沧桑
如同年迈的老人
无奈地看着孩子
渐渐走远


《另一座村庄》

/红尘有爱

高高的楼群
在镇中心拔地而起
楼下,有草坪,有花坛
有健身器材,还有宽敞的停车场
粉墙红瓦的幼儿园
百灵鸟的歌声,蓝天上飞翔

为了,让儿子娶上媳妇
住上,规划新区的楼房
年过半百的父母
把老腰,弯成明晃晃的镰刀
种麦子,种稻谷,种瓜果蔬菜
养一大群牲口,半夜起来几趟
坐在槽沿上摸摸牛的脊梁
“牛不喂夜草,不上膘哩”

汗珠子掉地摔八瓣
换来一沓沓红票子
才能买楼房,买小车,买下
儿女们崭新新的好日子

夜幕下,镇中心的楼房
灯火通明。小俩口逗着孩子
看电视,吃水果,喝啤酒
幸福的小家,过得多滋润
漆黑的旧村,墙皮剥落的老屋里
一闪一闪的火星,伴着断断续续的咳嗽声
这夜,咋就这么长呢
一眼,也望不到头

 

《另一座村庄》

/金玉

一条道路的两旁分别是人间和阴间
房屋大门一打开
一眼就看到屋门前路边的土堆坟墓
还放着新的花圈
人可以一脚就遇见鬼
鬼可以一步就遇见人

阴阳相隔一路,却是生死距离
一路,刚好通过一辆车的距离
人竖起和横着的岁月
仿佛没有界线
依然可以相见同一片天
相睡同一块地,相处同一片空气

两边的村庄都越来越大
直至推行火葬
另一座村庄
才慢慢远离


《另一座村庄》

/小北

田里长出房子,地里长满草
男人们都已远去,或已成为那些阳痿的苦椈树

翻过一座山,就是另一座村庄了
不见苦椈树。男人们下田干活
卷着裤腿和翘着屁股,秧用棕绳牵成直线

七月里,会有偷情的女人,踢倒两到三棵怀孕的玉米
铁匠铺里的火燃了起来,铁被烧的通红
铁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被捶打,冷却后会成为男人

犁一直是那个操着大地的男人,从小就被看好的人
育成弯如驼背峰的身体
这是桑树。漆树的树杆上会被割下许多弯月型的口
一刀一刀,流着乳白色的血。血最后变黑

用来涂抹棺材和黑夜
这样的村庄里,稻草人永远只是一个道具
鲜活的人和繁星一样多。而时间是一座山

 

《另一座村庄》

/非墨

山路曲曲弯弯
一个问号
连着另一个问号

山路的尽头
问号的尽头
山穷水尽,是村庄

村庄里有一个小女人
把山路,像炊烟
点燃,放飞在天上


《另一座村庄》

/青儿格格

 

漫过草的河堤肆无忌惮

迎春扭着腰肢垂在水波里

虫鸣一声接一声

路向前延伸

久远的车辙长出了稗草

 

青砖灰瓦的楼角若隐若现

格子窗雕花门楣在风里呜咽

一棵苦楝树唱着寂寞的歌

古戏台的廊檐掉了半边

 

谁家的花猫不肯走

踩着遗落的瓦片留下惊魂一瞥

粉墙里的爬山虎在墙头吐信

一支扁担横在墙根

 

隔着千年的暮霭

仿佛听得见官道上的马蹄声

这一片祖宅被后世遗落

离开,还能否回来

 

 

《另一座村庄》

/南方嘉树

推土机的轰鸣,吞噬着
木门,木窗
残旧的青砖和灰白的瓦片
还有弯曲的小路
与驼背的老树,它们比我走过的
岁月,更久远
一座老村庄,消失在地平线
卷扬机转动,拉扯起
钢筋,水泥
高挑的屋檐和壁立的高墙
整齐地挺立。站在熟悉
又陌生的
另一座村口,我踌躇的脚步
是该迈向失落,还是走向欣喜

 

 

《另一座村庄》

/秋意素素
 
第一次,认识码头
停止了前行的脚步
好奇的心,靠近感受
东海渔民,一座渔港村庄
袅袅的炊烟在水上空飘浮
老人小孩在船上,似陆地一样自由
出海捕捞作业回来的壮士
迫不及待的停靠
 
身后是一片无边的蓝
码头停靠的渔船
忙碌的影子清晰可辨
渔民包着头巾,全身裹着
宽大的防水黑皮装
集合在岸头交易各种贝类
在叫买卖声中,迅速装入箱中
陆陆续续的船只依然
风里走,浪里行


《另一座村庄》

/无关风月

旅行途中,第一次看到船屋
他们以船为家
长年累月在海中
枕着波涛睡觉,向大海
讨生活

那里,没有高山与草原
没有绿树和花朵
只有茫茫大海,浪花朵朵
海鸥翩飞,海豚逐梦

我们会晕车、晕船与晕机
而他们会晕地
滚滚而来的波浪
才是他们心中最美的地方


《另一座村庄》

/唐吟

一个村庄在我梦里
童年的记忆,记忆中的
风物、人事,村边的小河
河边的苇草,河上的欢笑
船,船上的橹与网
橹声,水声,笛声
父辈祖辈的歌哭生聚
一切一切,随着那征迁的轧轧声
村庄早已名存实亡
清明时节,再次走进那废墟
已经找不到路
野草丛生,父亲的新坟
也已长草,除草安土
洒一杯酒,父亲的笑颜安在
他的内心,应该愿意这么安静地
守着他的村庄
与他父母、兄弟一起
旁边的小河,水葫芦出奇的
丰满而安静
这是另一个世界的村庄


《另一座村庄》

/文心

一座小村庄里出生长大
却对村外分外憧憬
不识鸿鹄,就学着燕雀
振翅飞出去

一圈又一圈地转
找不着北时,却发现了
另一座村庄
水从天上来,心往风里飞
字,块状或条状
有软绵的,也有坚固的
色泽都很滋润养眼

村里再没有强取豪夺
更鲜见病痛磨难
只有炊烟般袅娜的意韵
无需陈酿佐证
醉卧桃林,听溪流


《另一座村庄》

/董君莲

那座山站的很直,一直瞭望着远方
我也站的很直,仰视着那座山
就这样,我在山这边
你站在山的,那一边
山峦叠嶂,峡谷中
风,把我呼喊吹成分散
雾气弥漫,如仙气霭霭
我坐上云端,用飞翔的姿势
想看清雾纱中,仙境中的另一座村庄

村庄小小,四季繁花缀满小院
你帅帅的在村口,大楝树下踱步
仿佛在寻找一条可以回家的路
我用眼泪婆娑,喊你
如仙雾,虚化成年轻的英俊
以军人姿势,挺拔成我一直熟悉的模样

清晰看到,那就是我父亲
在那座村庄里忙碌
小院里,曲径通幽处 
教我巧说禅房花木深
遍植莲藕,让出淤泥而不染的精神
长成诗一样的名字
山风来袭,催促我伸出双手
等待拥抱
你却若风,吹散我思念你的梦


《另一个村庄》

/梅吟雨

高楼大厦,蚕食
已经所剩无己的老村
心矛盾地揪着,却放不下
这个在现在孩子们眼中
另类的村庄

那片承载多少希望的桑林
已经失了青翠,有些苍凉
残垣断壁之间缠满刺藤
到是成了多少野物的天堂
依稀,谁家的旧址还停留
记忆的深处

一幕幕,似断片的电影
追思得泪眼模糊
女儿的窃笑,惊醒
向前看,老村己走入历史
四通八达的马路
鳞次栉比的高楼
但再好的美景,抺不去
烙在心头另一个
村庄的记忆


《另一个村庄》

/冰幽

列祖列宗和爷爷奶奶妹妹
因河道的拓宽
随着我们的搬家
你们也从河西搬到了河东的
另一个村庄
几年过去
你们应已熟悉那里的邻里乡亲
不再孤单

每次回家在田埂上走着走着
总要伫立片刻
望向你们的那一个村庄
心里默默地问候一声 
你们在那儿好吗
此时此刻
我们虽已不能彼此对话
但因我们的血脉相连
一定能感知彼此的牵挂
在我们心里,你们从来不曾离去


《另一个村庄》

/苇子

还是那片土地
还是那条国道
还是那些小河池塘
人家一户户迁出
人口一年年变老
年轻的一代
进了城 
年少的一代
不再下河摸鱼捉虾
偶尔回村
当然的笑问客从何处来
这里依然是我熟知的村庄
却分明已是另一个村庄

 

 

《另一座村庄》

/玉树临风(内蒙古)

冥冥中的存在。缱绻了我的想像
炊烟袅袅着,岸边坐落着竹板房
茶香氤氲着,雅室雅人雅趣雅情
无酒亦可,有墨弥漫着书香书气
无肉亦可,清水青笋青椒紫甘蓝
无网亦可,三五知己对坐小酌淡茶
无影视亦可,满腹经纶自然文气自华
来的来着,少许寒暄,话已投机
去的去着,有缘自会相见,又岂在朝朝暮暮
时间,不是个概念,模糊在文字里
空间,不是个地点,生动在情致中
淡淡的忧伤,淡淡的欢喜,悄悄地流走

 

 

《另一座村庄》

/紫青藤(浙江)

 

道路环环交错

大多数的车轮都是一块橡皮

擦得只有一条路

 

我想原路返回

却一波一波穿越天际

在大城市容易变得孤单

穿过水泥和玻璃无法看到星星

 

我徘徊在桥边

不知道我是谁

在冰凉的河面我无法找到你

沧桑下,缀满补丁的身体

一脸茫然

 

若一开始

我就像葵花般向着太阳

是否交错的林荫小路

或宽阔的大街

会为我开辟另一个村庄

 

 

《另一座村庄》

/镜子

 

翻过二不坎山

就看到我大姨家了

 

大姨嫁到一个叫哈拉沁的小山村

嫁给家里穷的只有一头牛

一口破缸、三升荞麦和拖着

一条腿的姨夫

听说那天,姨夫一瘸一拐

掀开了大姨的红盖头

 

大姨的勤劳村里出了名

她刚来没多久,盖了新房

村里的人们用好奇的眼光看着我

她带领村民没日没夜地

培植草木、采集山货、改良山药

不但撑起一个家,还撑起

一个村子的名气

 

我喜欢大姨的村子

和她家的老井

蹲在井边听村民,讲述

村子里的故事

 

 

《另一座村庄》

 

/浪淘沙  

 

走过那条在山梁上蜿蜒的路

七拐八绕,终于下了山

回头望,还能看见山头的树

比祖父年纪还大的老树

今天佝偻着腰身,显得更老了

山坡上插着许多花

比祖辈的坟茔醒目多了

没有墓碑,也没留下任何的文字

 

也许,县志里应该记载着

又一次移民,移到另一座村庄

或者几个村庄

都一样的,每一个日子

太阳和月亮还是那样交接班

不一样的,看事物的角度不同

感觉太阳和月亮也变得陌生

 

甚至,我的乡亲都变得陌生

因为中间隔着另一个村庄

不知到什么时候,才能

把别人的村庄当做自己的家乡

太阳落山了,还会升起

我们、你们、他们,包括羊群

包括播种机收割机

都会在天长日久的摩擦中,熟悉

在生命的繁衍过程中,融合



《另一座村庄》

/杨彦(北京)

 

另一座村庄里住着爷爷

我常和爸爸去村庄里看他

 

沿着一条羊肠小道

翻过两座小山,便可以

看见一排排老屋新房

这就是爷爷长居的村庄

 

我们在爷爷的老屋前

点燃香纸鞭炮,算是

敲开了爷爷长年上锁的门

静静地坐在沉默的门前

以一种独有的方式

与另一个世界的爷爷对话

 

后来爷爷把奶奶请过去了

爸爸就给他们建了新居

按照村庄的风格进行了装修

成为村庄里一代一代

传承亲情的一个新座标

 

后来,人们改变了居住习俗

以一种全新的方式回归自然

爷爷的村庄被撤迁盖起了厂房

我们的情感依然萦绕在村庄

 

 

《另一座村庄》

/正行(湖南)

 

离开布满舞台的村庄

我不知道心要去往何方

追寻被风吹散的梦呓

行走在夕照的归途中

心灵是山里的灯塔

为另一座村庄定位引航

 

站在云雾缠绕的山顶

再也无法回首过往的风景

用心装扮的生旦净末丑

无论辉煌还是落寞

已将闹剧演到了尾声

 

沧桑岁月是长长的山路

奖状和奖杯是上山的阶梯

沿着长满青苔的足印

一步一步返回心灵的村庄

赤裸的日子羞涩了许多时光

疲惫的心无处安放

 

回到一座没有舞台的村庄

无需再装扮众多的角色

将烂熟于心的台词尘封庄外

观望、静坐抑或躺在床上

心无旁骛与阳光和月亮说话

增添的落寞也是一份安详

 

 

《另一座村庄》

/横撇竖捺

 

大多都是土坯的房子

间杂着三五间矮矮的茅草屋

 

没有高高的门楼

家家有宽大的场院

 

门前屋后都是遮天的树林

每个黄昏有大片的鸟雀归来

 

村西头的大碾盘

早晚都聚着一堆老少

 

村东头是大路 两排白杨树

一年四季站的笔直 看护着大片的田野

 

洋槐花开的时节

整个村子都就着花香

 

微信群建起来了

远远的乡音试探着聊起近况

 

谁冷不丁的说起了往事

一句句又说起了遥远的村庄

 

谁的心里都一样啊

都回不去了梦里的故乡

 

 

《另一座村庄》

 

/高山流水

 

彩旗招展,锣鼓喧天

那是新村庄落成的日子

清一色的楼房式样

街道整洁宽阔明亮

绿化尚好,环境宜居

阳光灿烂依旧

但听不到鸡鸭猪羊的叫声

夜晚的犬吠无精打采

如昏暗的路灯瞌睡的眼

原来的村庄已复垦

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有一条孤独的马路

横在田地中间

日日夜夜找寻着家的记忆

 

 

《另一座村庄》

/奔奔

那个村庄
已经无法返回
因为它走远了
甚至没留下一丝足迹
那片土地
只在阳光的记忆里
曾经有过的向日葵的笑脸
和满树的花香

我的身
被林立的楼盘包围着
只有心
始终眷恋着你
山西营

 

 

《另一座村庄》

/培善

 

生活其实在另一座村庄

我在它的身上胡作非为

有好些看得见

譬如蝼蚁草木和坟茔

更多的却看不见

譬如量子虫洞和慧命

村里的故事听得多了

就有点深信不疑

从此说话不敢高声

行动不敢过份

我知道我所有的做作

都离不开自挖的陷井

 

 

《另一座村庄》

/诗野

这里原是
曾经养育你的地方
如今不再扬起一颗尘土
却已沉淀太多人间俗世

从前的它,仿佛
一直蹲坐在亘古的蓝天下
像一位空巢老人    
时时目送亲情离去

在地图上
找也找不见的地方
你已经留恋一辈子
而又会从那里频繁的出去

在最恰当的时间里
在异地的浪漫星空下面
会遇上一个永远对或错的人 
你凭借脑海中笑声,遥指
另一个村庄当中的事  


《另一座村庄》

/青花瓷

我的向往
土生土长
在一座村庄的天空飞翔
清晨,鸡鸣唤醒沉睡的村庄
喜鹊在枝头
在一排排民房前
叫的人们欢喜
快乐都写在脸上
春耕农忙
希望在热情里昂扬
望着自家地里的土豆,高粱
喜上眉梢像怀揣宝藏
那一缕缕清香
飘在世代淳朴的村庄
和谐,稳定
不再是从前的模样
梦里,几次找寻
那小时候的操场
那麦田里的欢唱
那草垛后捉迷藏
如今,我的家乡
却变成另一种景象
栋栋楼房
看似繁华荣光
底层却很少见到阳光


《另一座村庄》

/刘飞芳

一条干净利索的水泥路
蜿蜒在青山之间
一座古老的石板桥
桥下流水潺潺鱼翔浅底
田埂上开满野花青草盈盈
朝阳的金光照在一座座别墅式的房子上
漂亮安详透着幸福生活的味道

我喜欢站在村口看风景
一只狗低着头漫不经心地走过
数只鸭子挺起胸高傲的横过马路
挺直的绿杆子上结着肥硕的玉米棒子
新种植的山茶林长势茂盛
风掀起金穗稻浪一波一波

石墩上两个老人捧着手机
激动的惊呼“看见了,看见你了,儿子……”
村活动中心的大坪里
响着动心的音乐欢快的笑语
那里有一幅画面
画着清纯的山水温暖的阳光画着简单的生活简单的幸福

记忆中破旧的杂乱的沧桑的小村庄
好像成了历史遗址
今天的这里
是另一个全新的与时俱进的村庄


《另一座村庄》

/深沉

雄鸡一唱,天就白了
白了的,只是外面
硬如脊梁的山峰
村庄的上空纹丝不动
高悬着一块女娲石

雄鸡再唱,猪哼起来
一盏盏灯火亮起来
一家一家的声音响起来
锅碗瓢盆也碰撞起来
石头穹顶,有炊烟袅袅

村庄中人,说着蚩尤的话
酸甜苦辣村人共享
没有人读过桃花源记
石头缝里刨食,打鱼捕鸟
不知魏晋,自得其乐

天空,被烟火熏黑
村庄有光,看不见太阳
夜晚,也看不见月亮
没有日月星辰的日子
在四胡弓弦上被拉得悠长

当天空真的亮了起来
读书的孩子出门了
圈里的牛羊出门了
提锄弄耙的男女出门了
村庄中,有书声朗朗


《另一个村庄》

/燕南飞

我是一棵树,在村庄这头
遥望着另一个村庄
让风吹过我
再吹过另一棵树,它在另一个村庄
我们遥望,又相互沟通
我是一条小溪,从这个村庄
流向另一个村庄,我内心清澈
绝无杂质。我从深山里来
我有岩石的坚忍,也有古藤的柔软和韧性
我携带着这个村庄的善良和友爱
又融合另一个村庄的质朴
我还会继续向前
虽然缓慢,但绝不停留
我是爱的传播者,把美好的品质
传给一个村庄
又传给另一个村庄
只要我永远不停息不干涸
另一个村庄就是我前行的动力和方向


《另一座村庄》

/仁中乾坤

从一个村庄走向另一个村庄
由苍翠到枯黄岁岁加深
山坡的绿已今非昔比
天然氧吧逐渐人为

背井离乡井亦非井
清脆的鸟语伴着孤独留守人
穿越千里思念亲人
声声稚语呼叫着远去的父母亲
在一个村庄飘荡着另一个村庄的乡魂


《另一座村庄》

/三宝

 

回不去了,另一座村庄已无足迹

那片土地上的早安与阳光在记忆

曾潜心默守,在每个清晨或夜晚

都盛开你的安暖问候和无微不至

 

那时的阳光照耀在我们纯朴心房

炊烟升起余温袅枭,激情的风光

装饰着诗意田园,没有矜持做作

想说啥说啥,想和诗,千军万马

 

想唱歌信口便和,你跑调的歌声

常常引来忍俊不禁的笑声朗朗

真实的友情就像一座村庄般水秀

清澈无底,好比两条鱼儿自在游

 

可是风雨总在激情后,散了筵席

走了青春,走得最急是美好时光

世间没有坎坷可以问,没有眷恋

可以留,逝者如斯,已过了村庄

 

 

《另一座村庄》

/张连畅

二十二年前到小镇实习
乘坐小船越过微澜
上岸便是崇山峻岭
正值盛夏草木茂密
带瓶健力宝浑身起劲

行走盘山公路沿途风景旖旎
泉水潺潺手捧入口
翻过峰顶家乡地界
房屋水土老友重逢

相处久了彼此熟悉
村落之间人情习俗相连
不用怀疑困于绝境
绕过弯角柳暗花明


《另一座村庄》

/左岸瘦竹 

 

相距迟尺 

就一段守候 

能听见你,卷帘时 问知否,知否 红肥绿瘦 

 

天涯不远 

就一段思念 

也能看见我,举杯时 千里婵娟 

 

你是我另一个村庄 

只要一个转身 

你在我泪中 

我在你心上


《另一座村庄》

/冯无知


这里有屋有炊烟有人家
也有菜园猪圈鸡狗鸭
时而有孩童咯咯的笑声
时而有家长里短的絮叨声
又或者,村民犁田耙地的吆喝声
这里,热闹如市
充满生命力的地方

村庄后面,树林如海
这里啾啾鸟声
时而如泣如诉,时而银铃清脆
山涧流水潺潺
这里,没有暗语
没有诳语,也没有谶语
这里只有,爱语
——
无言大美


《另一座村庄》

/萍水相逢

像从一场梦中醒来
所有的影子都消失了
茫然四顾
原野上杂草肆虐
风呼呼地吹过身旁

听不见鸡鸣犬吠
闻不到炊烟里飘送的饭香
邻家老伯,弟弟还有阿黄
你们都去哪儿了

眺望另一座村庄
东港的水
静静地流向远方
天上的云 
聚拢又飘散


《另一座村庄》

/雨花石(大连)

故乡的你此时忙完秋收了吧
柴草垜里是不是还有孩子们捉迷藏
或许初冬的第一场雪让房前屋后一片白茫茫
这些我都看不到
我在另一座村庄

邻家叔叔的老气管炎好了吗
后院的大婶还像从前般唠叨吗
那个少年跑调的歌声还时常翻过我家老屋的墙头吗
这些我都听不到
我在另一座村庄

村子上空总是飘来草木灰味道的炊烟
空气里总是弥漫着浓浓的麦香
忙碌一天的你还会喝上几盅酒吗
这些我都闻不到
我在另一座村庄

多少游子都在品味着乡愁
乡愁到底是什么样子呢
于我乡愁是无眠的夜披衣起身伫立窗前的凝望
是朦胧泪眼中那朵细碎的无名的不起眼的小花
静静的开放


《另一座村庄》

/烟雨

走出村口 穿越一片树林
向南是高速公路
远远望去 
是另一座村庄

坐落着异样的房屋
有的坟冢塌陷 茅草丛生
有的香火缭绕 一阵阵凄声泣泣
烟雾中纸钱飘渺 万分悲痛

这里落户的仙人 
过着昼息夜作的生活
人口日增多 
土地显得拥挤

清明时节 祭祖  
扫墓 培土 赠予鲜花物品
寄托哀思 与灵魂话聊
多想挽住时光


《另一座村庄》

/陈金中

 

另一个村庄

那里住着我的外公外婆

以及他们的子孙

还有童年的记忆

有飞翔的翅膀

有灵魂的乡音

整个庄子笼罩着一片温情

我记得许多忙碌而熟悉的身影

摇晃着他们的躯体

却是那么坚定

直到后来我到了爷爷奶奶的庄子

总以为不过是一种生活的延续

 

 

《另一座村庄》

/蚁行

故乡本来是一个不大的小山村
群山环抱,南北东西小河绕村而过
随着人口不断膨胀,村民方宅基地
逐渐成了问题,房子盖到了小河边
村头,就连过去曾经是坟地的槐树
林,也盖起了金碧辉煌的小楼房
回到村里,满大街跑的小孩一个也
不认识,熟识的老人们,却渐行渐
远,在村外的荒山野岭上安了新家
年深日久,形成了颇具规模的另一个村庄
每每上山祭奠父亲和母亲
总是烧几张散纸,黑蝴蝶被平地而
起的旋风带走,在低空舞蹈
我没忘念叨着,老叔老婶们
起来拾钱啦,现在日子好过了
你们那边互相照应着
生前的恩恩怨怨放下吧!
倘若有来世,你们会在另一个村子
里,和和睦睦地重新走过

 

 

《另一座村庄》

/倾城雨

说好了的
我们在迟暮之年
找一个向阳之地安居
在半山腰上听小溪低语
那些迎风摇曳的树枝和我们挽手
猫猫草在我们脚下摇尾撒欢
蜜蜂在野花儿上采蜜
蝴蝶却往我们的脸上飞

说好了的
我们自己种菜自己吃
鸡鸭鹅,猪猫狗那些动物们
都是我们的好朋友
看青藤爬上小窗写鲜嫩的诗句
看屋子里摆满各种绿色的期待
袅袅的炊烟升起来,系着小村
和我们一起醉在仙境般的摇篮里

 

 

《另一座村庄》

 

/九歌

 

打开锁屏,点开微信

一个来自五湖四海

由各族移民组成的村庄

座落于掌心

 

村庄居住着

有我的远亲,也有近邻

还有一些群居部落

各自为政,行令发文

 

远亲,很少走动访问

近邻联系最多,感情也深

需要帮助的事情,一声招呼

有钱出钱,有人出人

 

村庄和部落里

也有一些痞子混混

不过,不用动用公检法

神指一点,便不再是我的村民

 

 

《另一座村庄》

/方竹

 

另一个村庄

在世界的另一个角落

静待花开

路过结果

 

有一些村庄

正在消失

有一些村庄

又在蔓延

 

浪迹天涯

走不出村庄的方向

离开村庄

每一段路好像都在流浪

 

面对村庄

时光静止如水

背离村庄

时刻都在

漂泊中徜徉颠簸中流离

 

另一个村庄

往哪走

都是故乡又不是故乡

都是家园又不是家园

都是归途又不是归途

它是远去的草垛寂寞的

羊肠小道的组合

 

人生路上

转山转水不停地转换

所有空间

还是盛满了原来的村庄

只须一缕炊烟

就立刻升腾

回家的欲望

 

 

《另一座村庄》

/小小丁香

 

月亮的记忆在高楼大厦中破碎

破碎,粉嘟嘟的打碗碗花,金灿灿的麦地

红彤彤的高粱,清亮亮的河水

破碎,破碎

我的悲伤从地而起

 

从地而起,秋天的雨水打捞不起一尾酸曲

酸曲长在伯伯的墓碑。泪流满面的大地

无处安放的我的肉体

现代机器的轰鸣既焦灼又暴戾

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辈死在这里,埋在这里

四处奔波的我将死在哪里,埋在哪里

 

所有的悲伤皆因月亮而起

月亮,月亮

收走我的思绪,我的肉体

从此,大醉桂花林

一梦不起

 

 

《另一座村庄》

/平眉

 

擦肩而过的不仅仅是爱情

还有这一辈子都不会再会的村庄

我在你的故事里听过

这让人向往

 

时间停留在下午六点钟

随风而去的

不仅仅是人去楼空的温度

还有路灯下一双闪亮的眼眸

 

你说跟我走吧

或者留下来任灵魂红尘摆渡

我无从选择

在孤寂的霓虹中找不到正确的路

 

不知该哭还是去笑

无论你奔向哪里

我都与星空下的那座村庄

有一段无法抵达的距离

 

 

《另一座村庄》

/党雪兰(新疆)

 

生活如芝麻开花节节高

整齐的安居工程

醒目地矗立在山脚下

红花绿树掩映

宽敞的柏油马路

户户相通

 

村口的嗽叭里

宣传着十九大的最新精神

土地三十年不变

村民笑逐颜开

拍手叫好

 

农村广场舞曰渐盛行

另一座村庄

以它崭新的风姿

在神州大地上

搭载一带一路的快车

蓬勃发展

 

 

《另一座村庄》

/火凤凰(辽宁)

离开了
养育我长大的村庄
太阳留恋的脚步从东方升起
一直送我
到夕阳落幕的天涯

星星匆忙布满漆黑夜空
把最
大最圆的一轮月亮挂在夜空
为我照明前行迷茫的路程

脚步声吵醒了春的气息
绿色
一下子占领了所有田间地头 
还有山的那一头 
谁种下了一颗的相思果 
已经在春的枝头翘望

行走多年以后
一个回眸
一个弧形弯弓的背影 
在树旁收割着一份喜悦 
在我成长的家园里
正用丰收的成果
砌起一座座崭新的高楼
是汗水  还有高兴的泪水
是一种澎湃的心情
洗去了
黑夜里迷惘徘徊的心情
黎明的曙光照耀着另一座村庄

 

 

《另一座村庄》

/光影

 

童年的村庄

很小很小

有特殊年代的烙印

田间土埂

泥泞

高低不平

附近树木都不是很高

远处是耕地

再远处就是树林

春天时节

风儿柔柔地吹着

林间鸟儿也在窜下飞上

好不快活

那片黄土地的旁边

是另一个大庄子

毎每望过去

好像那就是光明所在

那一直是个谜

 

《另一座村庄》

/温虹

流浪到的每一方天空
都有疑似亲人般熟悉的脸庞
深情的凝视总会让人想起
不堪回首的故乡
和令人忧伤的牧笛
此刻    放牧人已失踪
尘埃与落叶掩盖了来路
我只能把他乡认故乡
拥抱每一个路过的村庄
让自己归属于路遇的每一朵山花


《另一座村庄》

/开心十月

眼前的陌生,
梦里的熟悉。
人来人往的生息,
种植村庄的美丽。

袅袅炊烟系着温暖,
亲情在岁月里和睦相处。
田野在阳光下孕育,
伴着小河唱着幸福。

一条条的路伸向远方,
有游子的风筝飞来飞去。
树木和花草讲着故事,
也没忘记和鸟儿打了个招呼。


《另一座村庄》

/求索

鸡叫声
搅局,一个人的美梦
慌忙从隔壁村庄
撤回

泪还是热的
刚带回来
就开始冰凉

炊烟嗅着目光的清香
朝着我的方向

还是那个村庄

世俗造就了天河
一个围墙的距离
就是铁壁

站上,村子的站台
守护
另一座村庄


《另一座村庄》

/沉淀

爱的思绪
荡漾在天空里
就会插上爱的翅膀
从一个村庄飞到
另一个村庄
从一个空间跳跃到
另一个空间

在风雨中翻飞
在黑夜里坚定

曾经的誓言
不是今生的海誓山盟
彼此缠绵
是我们忘记
回归自己的时候
别忘了叫醒我沉睡的灵

物欲的追逐永无止境
灵魂的回归安安静静
不与他人争是非对错
不沉迷男女缠绵悱恻
爱你就是让你感受
到灵魂的存在
跟随着善良的声音
走回做真正的自己


《另一座村庄》

/孙明亮

终于走进你的心脏
记忆里有了不一样辉煌
带着蓝天白云梦
把神奇的面纱穿戴

周围的八面都是山
没有树木不见河
石头对着眼睛去遨游
太阳月亮更是难寻的娘

其实一点不神奇
只有无畏和忠诚
走过的村庄无穷多
这里走出英雄和勋章


《另一座村庄》

/杜晓旺
 
有青瓦红檐
晾晒柿子玉米
有马蜂学习燕子
把家挂在墙壁
有篱笆肩扛喇叭花
喊遛街人
有一弯小河
缠做庄稼腰带
摘樱桃的少妇
只含一枚甜核
便迷路了山外客
 
一根饱蘸浓墨的毛笔
穿透纸背
滴下的点点热泪
晕化出家的模样
砖瓦墙里是你
可以睡觉的故乡
装裱后能带走的
却是我梦中的村庄

 

《另一座村庄》

/雄鹰(黑龙江)

月半弯
怀想
前世的怎样修炼
换来
今生的与你相见

红尘中
那最深情的一眼
便让心
在这尘世迷乱

沉醉在
昨天的月下花前
与你牵手
共享爱慕之欢

思念
飞向另一个村庄
此时的你
是否也在窗前
望着月半弯
向着另一个村庄
轻轻呼唤


《另一座村庄》

/婆娑

列车路过一个一个的村庄
沉默。不知是列车还是村庄
萧然冷冽是这个季节的主色调
村庄是黑白的像电影一样
没有绿叶,没有红花
也没有了那些少年和少女

幽长而又弯曲的深巷
门口的黄狗眯着眼
看它的孩子在扑腾撒欢
没有陌生人也不需要警戒
陪着它的是主人,和它一样老
看着它的孩子,满眼羡意

阳光下的人
在东方在西方,在故乡在他乡
他们是一样的,需要温暖

另一个村庄,另一个人的故乡
不是我的,总会是一个人的
只有我听到
村庄在叹息,它也老了
不知这个它又是哪一个,村庄

 

《另一座村庄》

/蕠夣

小时候的家装满了自己的世界
从未想过不远处的灯火也有人家
那一次牵着父亲的手骑上了马
驮着童年的憧憬奔进一幅画
天空布满了晚霞
侧脸看向若隐若现的山
一片灯火闪烁在半山涯

多年后 
为了走进曾经梦里的童话
跋山涉水去了那个小村庄
没想到那儿
竟成了我后半生的寄托和牵挂

如今那里已没有了我的家
曾经的爱和恨
却被埋在了那个山脚下
那个村庄却在我的记忆里
让我成了凋零的花

   
《另一座村庄》

/欧阳宇

初冬、云彩像灌了重铅一样
整个天气都是死气沉沉扳着一块黑脸
早晨的太阳被浓雾遮住洒出惨淡的光芒
岁月踏着回忆的脚步
不知不觉到了最熟悉的古村
弯弯的木桥骑在扭转的古河上
小溪在垂柳的淀纱中哼着自由的小调
鸟儿在树桠上跳跃高歌
袅袅炊烟从古宅飘来
不左不右落在凉亭顶部
似一根白绢缠绕着顶尖
惹得满山枫叶笑红了脸
遍野的高梁笑弯了腰
穿古屋后那片古老的桑园
一弯秋水静静地趟在哪里在沉思
几朵枯莲、几只野鸭
惊动了溪边的芦苇
惊飞了南飞的大雁
却没有惊醒梦中情侣的狂吻
小时的脚步继续前行
是一望无涯耸立的大厦
宽阔的渣油路
葱郁的绿化带
林立的古树群
敞亮的建筑物
形成了新城美丽的风景区
又是一代新型的城里人
创建了又一座美丽的现代化村庄
装点城市又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另一座村庄》

/李德生

随阳光
寸步挪移的影子
模糊的村庄
在行人匆匆的眼眸里
变换着另一种靓丽风景

匆忙的四季
在流逝的时间里
变换着
美轮美奂着的衣裳

站在
与邻村相邻的路口
疑惑的脚步
踏入另一个阔别的村庄
迷惘中  回望你
与你分手离别后的影子

村陌熟悉的路径
在行程的足迹中越变越宽
一个村庄  追赶着
另一个村庄变迁的步伐

 

《另一座村庄》

/海洋

 

挡不住的风,

穿越时光的轮回,

吹灭了人生的心灯,

注定会载着,

扑朔迷离的故事,

一直走去,

是树林,

有鸟,

有虫鸣,

还有更多隐秘的事物在交流,

那是另一座村庄,

在地图上,

谁也无法找到,

只有在世的亲人知道。 



笔墨情调活动介绍

01、【新锐诗会】以同图不同题或同题的形式,每周组织写诗活动,其目的:繁荣诗歌创作,提高写作水平,加强交流学习,丰富文化生活。现拥有一批专业水平高、诗歌素质强的评审队伍,对每一件参加作品,在腾讯微博上及时进行点评。目前已成功举办活动200多期,培养了一大批诗歌爱好者。

02、【同题临屏】以同题形式临屏出题、写诗、点评,每月5、15、25日举办,极大地调动了广大诗歌爱好者的写诗积极性,起到了很好的相互交流与学习的作用,也达到了共同进步与提高的目的。目前已成功举办70多期。

03、【笔墨之星】在腾讯微博#笔墨情调##笔墨诗歌##笔墨诗词#话题,由专业选稿人员择优精选诗歌、诗词,撰写推荐语,制成图文,每天展播一件作品。

04、【微诗精选】在#笔墨情调##笔墨诗歌##笔墨诗词#话题,由专业选稿人员择优精选部分诗歌、诗词,在【笔墨情调诗画文学社】论坛、【笔墨情调诗画贴吧】集中进行展播。

05、【微语精选】在#笔墨情调##笔墨微论坛##笔墨微心情#等话题,由专业选稿人员择优精选部分微语、随笔,在【笔墨情调诗画文学社】论坛、【笔墨情调诗画贴吧】集中进行展播。

06、【新锐诗会微刊】每日一期,择优发布诗友的诗歌、诗词作品。

07、【新锐诗会网刊】每周两期,择优发布诗友的诗歌、诗词作品。

08、【为你读诗】每日朗读诗友优秀作品。

09、【每日同题诗】笔墨情调群周一至周五同题写诗。

重要声明

所有推选诗歌作品,严禁抄袭,文责自负,本平台不承担任何责任。

欢迎诗友们,将你的优秀诗作(5—10首左右,系在本微信公众号平台首发)、高清近照一张及100字内简介一份,以word形式发至邮箱 449084551@qq.com ,择期制作新锐诗会微刊、或新浪博客网刊荐读。

《新锐诗会》微刊  公众号 xinruishihui
新锐诗会交流群 260676421(诗歌)
                      66031383(诗词)
指导老师:顺其自然   讯哥儿   二闲斋主
总编:雨燕     主编:彭武定
编委:叶临枫  烟雨  洋洋的忆  无心的水  刘浪  欧阳云儿

欢迎通过页面右上方的按钮,把您喜欢的作品发送给朋友或分享到朋友圈。
欢迎微信“扫一扫”二维码(下图)关注本刊,也可搜索微信号“xinruishihui”,订阅新锐诗会的微信公众号。




本期编辑、制作:彭武定



特别推荐


稀好,用手指轻轻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进入。


友情推荐

1、欢迎微信“扫一扫”下图二维码,也可搜索微信公众号pengwuding2015,关注让心灵跳舞。


2、微信搜索:LF2720V,即可关注公众号临枫阁,赏读叶临枫的精品佳作。 


3、微信“扫一扫”下图二维码,即可关注公众号洋洋的忆,赏读洋洋的忆的精彩诗文。


4、微信“扫一扫”下图二维码,即可关注公众号梅清姑娘,赏读刘梅清的精彩诗文。


5、微信“扫一扫”下图二维码,即可关注公众号水涟水漪,赏读白水的精彩诗文。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查看...    

 ● 

● 九诗歌精选5首               ● 李海楫诗歌精选7首

● 周剑梅诗歌精选9首       ● 二闲斋主诗歌精选8首

● 洋洋的忆诗歌精选5首   ● 冰百合诗歌精选5首

● 彭雪诗歌精选6首           ● 天高云淡诗歌精选7首

● 彭武定诗歌精选10首     ● 白水诗歌精选5首

● 欧阳云儿 《情系湘西》● 笔墨情调同题诗 《井》



Copyright © 汕头腰带销售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