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腰带销售分享组

沂水眼眼去世!没有眼眼的中心街不叫中心街!唏嘘不已

沂水印象2018-06-04 09:06:41

点击沂水印象免费订阅+微信272660726爆料



大沂水 网友爆料:今天下午15:00左右,在实验一小西,沂水名人眼眼,一动不动的躺在路边,永远的离开了世界。

以下是网友拍到的现场照片↓↓↓

眼眼的离去,可谓轰动了整个沂水,揪着每个人的心,为他默哀的同时,我们不得不感慨沂水名人眼眼的一生。

谁是眼眼呢?

“眼儿眼儿”在七八岁时被父母遗弃到这里,没有人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来自于哪里。由于傻,光着身子睡在路边,服务楼前的一户人家在服务楼前的一个麦秸垛抠了一个窟窿眼儿,把他安置在里面,并时常给他些吃的用的。人们去看望他,都从麦秸垛上这个窟窿眼儿去看,于是“眼儿眼儿”这个名字就在不经意间定了下来,成了他终生的名字。

一起回顾眼儿眼儿的一天(作者闫方勇)

清早刚到6点,天还没有亮,我还未起床,闫方勇兄就打电话来说,去寻访一下“眼儿眼儿”。我立马穿上衣服,洗了把脸,骑电动车奔到据说“眼儿眼儿”过冬的地方——“芭缇雅”附近。

然而我们来晚了,“眼儿眼儿”已经“起床”走了。附近正在扫地的环卫工人于凤美老人指证,“眼儿眼儿”是在一家“心满意足”的店铺下面过夜,都是自己拿了被子来。“心满意足”,我看着这个店铺的名字,心里不禁无限感慨,“眼儿眼儿”真是个哲人!

“眼儿眼儿”于今已经40多岁,在沂水已经生活30多年了,知名度比县委书记县长都高。据于凤美介绍,“眼儿眼儿”在七八岁时被父母遗弃到这里,没有人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来自于哪里。由于傻,光着身子睡在路边,服务楼前的一户人家王德胜(于凤美的三姑父,今已过世)就在服务楼前的一个麦秸垛抠了一个窟窿眼儿,把他安置在里面,并时常给他些吃的用的。人们去看望他,都从麦秸垛上这个窟窿眼儿去看,于是“眼儿眼儿”这个名字就在不经意间定了下来,成了他终生的名字。于是,“眼儿眼儿”便管王德胜叫“爷”,管他妻子叫“娘”。

“眼儿眼儿”逐渐长大,虽然傻,但从不骂人更不打人,还经常帮人干活,“好着呢”,于凤美老人说。人们也不亏待他,时常有人接济他,给他饭吃,给他衣服穿。人们送给他的衣服,他穿脏了就扔掉,在西小河菜市场有一个老太太就给他保管着衣服,以免他把衣服都霍糟了。“眼儿眼儿”经常在工地上帮人干活,人们就给他吃的。今天早上,闫兄终于在菜市场发现了“眼儿眼儿”,他正帮人卸菜,卸完菜他就走了。

我们便跟在“眼儿眼儿”的身后,为他拍了几张照。闫兄介绍说,他曾多次拿一些零钱给“眼儿眼儿”,他一般不要。这些年“眼儿眼儿”在冬天一直穿着黄大衣,这成了他的典型服装,而今,他仍旧穿着黄大衣,稍稍探着头弓着身子,优游地独行在沂水城的大街小巷。

  

“眼儿眼儿”的主要生活方式就是时常给人家干点体力活儿,人家顺便给点吃的。当然,有更多的街坊邻居和一些好心人给他送衣送吃的。路过服务楼三角花园南边的早餐点儿,女摊主说,“眼儿眼儿”几乎每天早晨都到她这里吃饭,“我都是给他盛一大碗豆腐脑儿”。

下午两点多,我跟闫兄又来到“芭缇雅”,很快便发现了“眼儿眼儿”。周边的一些小摊贩介绍说,“眼儿眼儿”一般就在中心街来回走,他们全都说“眼儿眼儿”是个“真正的好人”。只要不饿,别人给的东西绝对不要,给他钱也不要,要是饿坏了,就会来回打转儿,人们只有把饭远远地挂在树上或放在地上,他才去拿。平时绝对不主动要人家的东西拿人家的东西,只有熟人给他吃喝,他饿了的时候才接。我跟闫兄尝试给他两块钱让他买东西吃,他一口回绝:“不要!”只有说这些钱是拾的,他才收下。闫兄介绍说,先前打算给他床被子,说被子是拾的,“眼儿眼儿”却直接说:“还给人家!”

“眼儿眼儿”个子高大,头发有些斑白了,胡子拉碴,但脸色黑红,还算健康,仅仅穿了一件T恤衫,外面裹了一件黄大衣,有人给了他一条棉裤,确保了这个冬天他没有受冻,但是他的腰带仅仅是一根布条,腰捆不结实,他便时常站下,提他的裤子。许多人说,夏天还好说,“眼儿眼儿”总是光着膀子,冬天就难办了,他没有住的地方,如今只是住在“心满意足”的店门口,每到晚上8点多以后,他就会拿着被子等在店门口,有时还对店主人说:“还不关门?我睡觉!”店主人是个漂亮的美女,以前送给他几件衣服,平日里也很可怜他,便早早关门好让他睡觉。“眼儿眼儿”睡觉很板正,总是脱得光溜溜的。

有一桌打牌的,“眼儿眼儿”就在旁边看,熟人跟他开玩笑:“给你说个媳妇儿吧?”“眼儿眼儿”有些害羞,伸手拍对方的屁股,说:“不要!”闫兄跟他熟识一些了,他也开始开着玩笑捶闫兄的肩膀或拍闫兄的屁股。打牌的老太太以及周边卖煎饼卷串儿的人都说,“眼儿眼儿”跟熟人经常开玩笑呢。  

我书包里两个桔子,便拿给“眼儿眼儿”吃,他把头一别:“不吃!”我说是拾的,他也还是不要。但是他已经对我们熟络了,指着南边跟我们说起话来:“俺姐姐卖鞋啊,俺姐姐现在不干了!看俺姐姐来了!”他发音都不是很清,但我们还是明白了,附近有许多人帮助他,给他吃的或穿的,他管曾帮助过他的年轻女子都叫“姐姐”。看来,“眼儿眼儿”是一个记得别人好的人。

“眼儿眼儿”把自己的黄大衣脱了下来,把后边的扣子和带子撕了去,然后扔到地下,我们想阻止他,“这样会把大衣撕坏了”,但是他根本不听,大概他有他的审美观。

突然,“眼儿眼儿”又指着西小河菜市场的方向对我们说:“那里,死了,这么高!去不?”他说话的时候唾沫乱溅,他用手比划着,我以为哪里老了一个人或者死了一条狗,便没有放在心上。但“眼儿眼儿”多次向我们比划手势,而且多次重复“去吧?”我忽然明白,“眼儿眼儿”是想带我们到某个地方去看一个人。

我便跟闫兄一道儿跟了“眼儿眼儿”来到了一块工地上,在他的指点下,我们在工地围墙的下边,发现了一处流浪人的住处,在地上铺了几块塑料泡沫,上面有破旧的棉被,旁边有衣服和鞋子,还有一些塑料瓶子、药片。这里原来是一处流浪人的“家”, “眼儿眼儿”大概发现了我们的来意,想帮助这位流浪人,他以为这位流浪人已经死了,但实际上,这位流浪人现在并不在这里。

在一家货亭旁,我们见到了帮“眼儿眼儿”攒着衣服的老太太,她介绍说,“眼儿眼儿”每天早晨为她家卸货,她总是给他几块钱,好让她买饭吃;她平日里给他攒着衣服,因为“眼儿眼儿”总是把穿脏了的衣服扔掉,“他的脚很大呢,得穿44的鞋!”“他管我叫娘,管我媳妇儿叫姐姐,管我儿子叫哥哥。”“眼儿眼儿”确实需要好心人给应着点,“眼儿眼儿”在沂水流浪了40多年,正是这些众多的好心人使他成长了下来!

看到这里的流浪人不在,“眼儿眼儿”便折返回去,我们便跟了他来到了小摊贩们旁边。我们问他饿不饿,他把头一扭说:“不饿!”我还是买了一个菜煎饼尝试着给他,令人高兴地是他接了,旁边的人都说:“他肯定害饿了,要不他真不要呢!”“眼儿眼儿”有些害羞,拿着菜煎饼跑到马路对面去吃去了。令人万分感动的是,他吃完后,把塑料袋认认真真地卷好,走到垃圾桶前,把塑料袋放进垃圾桶了!在这个小县城,这可比一般的人素质高!

随后,“眼儿眼儿”叫了起来,原来有一辆轿车倒车,他发现后边有一个小摊车,他便“指挥”着人家倒车。旁边的人说:“眼儿眼儿可能管事呢!老是帮人干活!”几位摊贩都说:“城管来撵我们这些摊贩时,他都是指着人家骂‘操您娘!’他识好歹着呢!”

我们最后走进了“眼儿眼儿”住宿的地方“心满意足”的鞋店,美女店老板张玉梅介绍说,她听房后七十多岁的大娘说,“眼儿眼儿”姊妹好几个,他亲娘先是把他送了人,他后爹后娘把他养到了五岁,发现他智力弱,就把他遗弃了。“眼儿眼儿”小时候被一个喝醉了酒的小青年用刀子把腿给豁开了好几道口子,“肉都翻了出来”,是街坊几个老妈妈给他敷的药,如今“眼儿眼儿”走起路来一摇一晃地,就是源于此。现在还是有人欺负他,“芭缇雅”里面唱歌出来的人,常有醉酒的,一天晚上,有几个外地的醉酒者,说着沂水人的坏话差点把“眼儿眼儿”打死了,幸亏有附近的人阻拦。

                                         “心满意足”鞋店的美女老板张玉梅

我们谈起“眼儿眼儿”真是个好人时,旁边另一位女子说:“他还给帮助他的人看着车,不让人碰了。他感动了咱,咱才对他好的!”是啊,“眼儿眼儿”不偷不抢,不拿不要,主要靠自己的劳动养活自己,还时常帮助别人,当今这样的人难道不是真好人吗?

“眼儿眼儿”感动了大家,沂水的老百姓也帮助他生活了四十几年。据说每隔一定时间有人就给“眼儿眼儿”理理发刮刮胡子。我还听说民政局今年也组织着给他查了体,算是政府对他的一份关心。希望逐渐年迈的“眼儿眼儿”在晚年能够真正有一处自己的住处,这样就好了!                              

2012.01.12

以下是闫兄继续拍摄的:两床被子被子是闫兄想方设法弄来送给“眼儿眼儿”的。

晚上,“眼眼”看到给送来的两床被子,虽然不会说但高兴得不得了,抓紧铺在老据点准备睡觉,闫方勇解说。

“睡下了,在沂水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眼眼”,俨然成了一张城市的名片,流浪者是一座城市、一个社会宽容度、爱心、和谐的体现,没有一个社会能够消除流浪者的流浪,而我们能做的也许就是去爱他们,去帮助他们,去让他们按照自己的意愿活下去”

眼眼永远的睡去了,愿在新的轮回里,眼眼没有遗弃,没有寒冷,没有饥饿,只有快乐

点击阅读原文免费发布沂水|招聘|租售|转让|

Copyright © 汕头腰带销售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