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腰带销售分享组

女生在恋爱里最容易犯的一个错误是......

鹰潭之窗2018-04-24 11:54:42

 提示:点击上方"鹰潭之窗"关注后精彩视频新闻等你

新媒体一线品牌

热文 资讯 帮助 活动 福利 推广 品牌

新闻爆料/广告合作→联系:13870174612(微信)

爆料者可奖励6元一100元现金

第1章 老公出轨

初夏,晚上十点,S市的某五星级酒店。

一间标准房内,床边坐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她一身紧身的抹胸小礼服,身材凹凸有致十分妙曼。

她手指间夹着根味很冲的男式香烟,微微颤抖的指尖显出她的情绪很不稳。

塞在耳中的窃听器就像一把无情的电钻,钻得她耳朵刺痛。

心也跟着在滴血。

耳朵里传来一堆男女的对话声。

女人:“毅然,你最近精力这么旺盛,我都快吃不消了……”

男人:“小妖精,别说你刚才没高潮。”

女人:“有啦,真讨厌,非得逼着人家说出来!”

男人:“她明天要去B市出差,明晚你可以来过夜。”

女人:“毅然,我很好奇,林语嫣当年可是我们学校有名的校花,难道她没法满足你?”

男人:“这个木头美人,我和她结婚一年,老子就没碰过她!谁让她当年不让我碰,现在我还不稀罕了……”

女人:“那么惨?那她岂不是守活寡……”

男人:“她活该!行了,别提她了!我们再来一发……”

女人:“讨厌,你好坏哦……”

接下来的内容,林语嫣已经听不下去了。

她拿下耳塞,眼神空洞地盯着地板。

想起三天前的夜里,听到老公萧毅然说了句梦话‘陆小桃,你真骚……’。

林语嫣心中一惊,陆小桃,正是她的大学同班同学。

可大学毕业后,再也没有联系。

萧毅然怎么会认识她?

林语嫣第二天就通过同学打听到陆小桃现在的电话号码。

她以装修为名,希望陆小桃帮她设计下浴室的装修风格。

陆小桃当天下午就来了。

在她上厕所时,林语嫣偷看她放茶几上的手机,虽然设有密码看不了。

但看到她手机上的WiFi已自动连接,林语嫣的整颗心就往下沉。

怎么送走陆小桃的,她已经记不清了。

接着,她就去查了萧毅然的银行账单记录。

半年时间,同一家酒店开房记录达八十六次……

查到酒店后,她找到萧毅然常开房的房间,在床头柜下偷偷安装了窃听器。

终于听到了她想知道的真相。

……

出了酒店,林语嫣上了一辆出租车。

司机问:“小姐,去哪?”

去哪?

她该去哪……

脑中想起闺蜜乐悠悠被她老公出轨的那一天,乐悠悠喝的烂醉拉着她去了S市最出名的私人会馆。

夜色,黑夜里的男色,是上流社会圈子里玩的男公关场所。

“师傅,去愚园路1号。”

“夜色会馆?”司机显然一惊。

林语嫣却面无表情,整颗心像泡在硫酸里被迅速腐蚀……

痛,痛得无法呼吸。

胸口很沉闷,像压了块千斤重的巨石。

她一手按在胸口处,承受着心被撕裂开来的痛楚。

泪水麻木的滴落,早已花了妆面。

半小时后,司机回头道:“到了。”

林语嫣回神,有些失魂的从包里随便抓出几张一百元丢给他:“不用找了。”

司机一脸欣喜的连声感谢。

他望着步履飘摇的林语嫣,自语道:“可惜了,长得挺漂亮的,却要花钱找男人……”

林语嫣走进了这家传说中的夜色会馆。

她站在柜台前,将银行卡往柜台上一拍:“把你们店的镇店之宝拿出来,这里是五百万人民币!”

前台小姐望着她,礼貌问道:“您好,小姐,您问的是我们会馆的头牌先生吗?”

“对,就是你们的头牌!今晚我要包夜!”林语嫣拿出湿纸巾正在卸妆。

所谓头牌,可是会馆的唐总啊!

前台小姐眉头微蹙:“小姐,请您在旁边休息区等一下,我打个电话,稍后回复您。”

她拿出手机偷拍了一张林语嫣的侧脸照。

将林语嫣的照片当场发给了馆长唐文轩。

唐文轩立刻回了电话:“你有没有搞错!这么丑的女人照片也发给我?下次再这么没眼力,这工作你别干了!”

“唐总,对不起……可那位小姐说五百万包您过夜……”前台小姐一想到那五百万里的丰厚提成,她就心动的多了句嘴。

唐文轩此刻并不在会馆,正在他的总裁办公室,语气突降:“听姚经理说,你是新来的前台,我给你一次机会,这次不开除你!我告诉你,从来都是我挑女人,没女人敢挑我!”

电话啪的挂了,前台小姐刚要向林语嫣解释。

林语嫣已经站起身,直接走向一位从电梯口出来的年轻男子。

男人,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目测得有一米九了,一身裁剪得体的深色西装。

宽肩窄腰,完美的倒三角形,一双大长腿长得逆天,身材如国际顶级男模,让人看了喷鼻血。

鬼斧神工雕刻般的五官俊美至极,深邃的眸,英挺的鼻,性感的唇,就连他的男性喉结都那么充满魅力。

林语嫣干涩的咽了咽口水,看着男人,却问前台小姐:“他就是头牌先生吧?”

前台小姐刚来第二天,还不认识这个男人,刚要说不是,却被男人一个眼神给阻止了。

男人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场,吓得前台小姐不敢吭声。

他走到林语嫣面前,望着这张已经被湿纸巾擦干净的巴掌小脸,还算入他的眼。

“你好,我是头牌冷先生。”

“你、你好,我叫林语嫣,我、我要包夜……包你!我有五百万!”

见这个女人都紧张的口吃了,男人的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弧度,他将林语嫣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

身体很快有了丝欲望,有趣……

“我只上处女,你是吗?”男人俯身凑近她的耳边,如同魔音。

声音好听的让她腿软,男人一把抱住她的腰肢,一双深不可测的黑眸正望着她,仿佛要将她的灵魂都看穿。

林语嫣的脸颊早红透了:“我、我是处女……”

“那跟我走吧。”

男人带着林语嫣走了。

前台小姐已经看傻眼,直到那辆豪气冲天的迈巴赫驶离夜色会馆,她才回神,赶紧再次拨打唐文轩的手机。

电话一接听,前台小姐都快哭了:“唐、唐总,有人抢单!”

第2章 献出初夜

冷爵枭开着迈巴赫将林语嫣带到了S市最豪华的七星级酒店。

金尊豪林大酒店,地下停车场。

车内,冷爵枭望着从始至终都一言不发的林语嫣。

黑眸像是只待食的猎豹:“你还有一次机会,现在反悔了,你可以走。”

声音冰冷无情,问得如同一场交易。

林语嫣缩在副驾驶,身子微微颤抖,她居然真上了这个陌生男人的车。

真要把自己宝贵的第一次献出去吗?

想起萧毅然背着她偷情那么多次,她心中的恨就如同火焰一样窜烧的厉害。

“我不会后悔!”

“想好了?”声音高远而又清冷。

“想好了!”她咬了下唇肯定道。

“成交。”冷爵枭伸出一只手。

林语嫣冲他的手象征性地握了下,深深呼出一口气,就打开了车门:“走吧。”

下车后,冷爵枭揽着她的细腰就走向电梯。

进了电梯,按下128层的按钮,直通总统套房。

心脏跳得剧烈,林语嫣偶尔看一下身边的男人,望着他诱人的下巴线条,至少这个男人完美的无可挑剔。

可惜了,这么绝佳的外形条件居然是鸭……

出了电梯,冷爵枭刷卡进门,脱下西装外套挂在衣柜处。

他去开了瓶红酒。

林语嫣整颗心脏都快跳出嗓子眼,她走到落地窗前,望着窗外的绚烂夜景,视野绝佳,这是她第一次住这么好的酒店。

想起那五百万,她心下一横,今晚要好好享受!

“喝酒。”

声音在身后响起,林语嫣吓了一跳,从玻璃的反光中见到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形。

她转身,接过他手里的酒,直接就喝。

本想与她碰杯的男人手伸回,黑眸中多了丝趣味,冷爵枭举杯轻轻抿了一口红酒。

紧张不已的林语嫣想一口气全干了,被冷爵枭夺走酒杯,他嘴角微勾:“我可不喜欢上个醉醺醺的女人。”

林语嫣开始躲避他的眼神,不敢看他,这男人长得太过妖孽,看一眼都像会怀孕。

“你确定你是处女?我最讨厌别人骗我。”

她耳根子一红:“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冷爵枭举起酒杯喝了一口,盯着这张唯美的容颜,不得不说,五官确实长得精致,皮肤也白皙,身段很不错。

“你先去洗澡。”

林语嫣走进浴室关门,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她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

这么做,会不会太冲动了?

可只要一想到萧毅然的无情背叛,她攥起拳头又下定了决心!

说什么也要在离婚前,给他戴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二十分钟后,林语嫣穿着宽大的纯白色浴袍走进卧室。

床上的男人,上身真空,结实精壮的胸肌下是六块性感的腹肌,狂野粗犷。

比起老公萧毅然的无腹肌身材,这个男公关的身材简直好到让女人尖叫。

男人下身依旧穿着西裤,手上拿着手机好像在发短信,他抬眸看了她一眼。

“过来。”

男人的举手投足间,天生透着霸气与强势,无形中压迫着她乖乖走向他。

冷爵枭放下手机,站起身:“我去洗个手。”

因为碰过手机,所以觉得脏?

林语嫣对他有了点好感,似乎身体也没那么僵硬了。

她走到床的内侧,坐在角落里,浴袍下什么也没穿,顿时感觉很没有安全感。

冷爵枭很快就回来了。

他抱起她就将她压在床上,林语嫣吓得本能反抗,她的双手被他禁锢置于头顶,薄唇微启:“你反抗也没有用,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放弃了。”

她如受惊小鹿,望着近在咫尺的邪魅男人脸,男人低头将冰冷的唇吻向她的颈项。

随着吻的气息越来越急促,男人的胸膛开始变得滚烫。

他一手解开她浴袍的腰带,林语嫣下意识的阻止。

她是真的后悔了!

“放开我!我不要了!”她挣扎着想起身,早已面红耳赤。

冷冷的声音喷在她的耳边:“晚了。”

冷爵枭毫不犹豫用膝盖顶开她紧闭的双腿,伸手就去拉裤链。

两分钟后,他的身体猛的往下一沉,林语嫣痛得哭出声。

“你果然是处女……我喜欢。”

不管林语嫣第一次的不适,冷爵枭沉浸在这极致的欢愉中。

浮浮沉沉中,林语嫣几乎痛得昏过去,咬牙坚持着,他的力度让她不堪承受。

半个小时过去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

冷爵枭一直要不够她,体力不支的林语嫣最终昏睡了过去。

到了后半夜,林语嫣又惊醒了,看到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依旧如狼似虎,她哭得如同一只无助的小兽。

一夜缠绵,从女孩终成了女人。

林语嫣今夜流的泪,祭奠了她的青春,也祭奠了她的贞洁。

……

第二天中午,当阳光洒满整个卧室时,林语嫣醒了,抬眼看到床上的男人还没醒。

她立刻轻手轻脚起床,可浑身如同碾压般的酸痛,双腿打颤地走在地毯上,从浴室拿回自己的衣服重新穿上。

走之前,看了眼那张完美绝世的俊颜,她默默的从包里拿出那张银行卡。

将卡和写有密码的纸条放在了床头柜上。

之后,她离开了酒店。

打了辆出租车,在车里给闺蜜乐悠悠打了个电话。

今天刚好是周六,林语嫣直接去了一家KTV,点了一份套餐,等着乐悠悠来。

等她吃好午饭后,乐悠悠也到了。

一推门进入包厢,乐悠悠就看到林语嫣在抽烟。

“天哪!我的宝贝,你这是受了什么刺激?你居然抽烟?”乐悠悠全身名牌,美艳无双,身材火爆,一屁股坐在林语嫣的身边。

林语嫣吐出一口烟,平静道:“我准备离婚了。”

“萧毅然出轨了?”乐悠悠问的随意,似乎早在她的预料之中。

“半年前,你告诉我,男人经常不回家,就有问题,八成外面有女人了……这话我信了。”

乐悠悠怕拍她的肩膀:“我这可是经验之谈。”

“悠悠,你老实说,你为什么不离婚?你都不爱何耀东了。”

乐悠悠从包里随意拿出自己的女式香烟,摸出打火机点了一根,眼睛微眯:“呵……何耀东我是不爱了,但我就要拼命花他的钱,就要霸着正宫的位子不放,让那群贱货进不了何家的门!”

可乐悠悠的黑眸中其实并没有多少快乐。

林语嫣将香烟灭在烟灰缸,郑重其事道:“悠悠,其实有件事我想告诉你很久了……”

.


Copyright © 汕头腰带销售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