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腰带销售分享组

东北土匪的日常生活:入伙有实习期,工资一年一结

满族文化网2018-06-23 19:53:41

来源=知道主义(微信号:zhidaozhuyi )

作者=思明洲


真实的土匪生活远没有电影中那么潇洒。本文将带你穿越到那个时代,一览东北土匪日常生活,了解他们怎么入伙,如何穿着,工资用怎样结算……


东北土匪真实生活情况,远没有影片中那样潇洒。在东北匪团混生活者,同样是辛苦忙碌的打工族。



土匪也需要面试和实习期


“人逼急了为匪,狗逼急了咬人”。自清末开始,东北历经甲午战争、俄军入侵和日俄战争蹂躏,导致地方上枪支泛滥,土匪多如牛毛。如此情形下,是什么样的人才在当土匪?基本以欠债者,赌徒,通缉犯和破产农民居多。


他们当土匪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发财。土匪歌谣唱道:“当胡子,不发愁,进了租界住高楼;吃大菜,住妓院,花钱好似江水流,枪就别后腰,真是神仙太自由”。虽然三百六十行里没有匪行,但对于一无技术二无资本的人来说,这是最有可能发财、当官、吃好喝好的工作。


▲几个土匪首领们。这些土匪的祖师爷是咸丰年间闯关东的山东和河北流民当中的亡命之徒,由于清廷调东北八旗军入关围剿太平天国,因此关外兵力空虚,土匪即“胡子”趁虚而起。在甲午战争时期,大批淮军、湘军和东北驻防军在朝鲜和辽东半岛战败,也导致不少溃军在关东地区到处流窜,时间一长便“起局”、“占山”、“建绺子”,落草为寇,当地一些游手好闲的流氓无产者贪羡土匪“骑大马、喝小酒、吃大肉、抢娘们”的逍遥生活,也纷纷投奔入伙。甲午战争之后东北地区“胡子”的数量大增,每股胡子少则上千,多则上万。后来叱诧风云的“东北王”张作霖就是在这一时期通过一边办团练武装、一边吸收小股土匪武装而慢慢起家的。


想要加入土匪团伙并不容易,因为土匪首领害怕混进奸细,或者其他匪团到这里拐带枪马,故规定新人入伙必须要有保举人保荐。


其次还要进行面试,也就是“过堂”。“过堂”主要是土匪首领们要看看面试者是不是有胆量。第一种考验是,让面试者跟着寻找抢劫对象,在不发给武器的情况下,孤身打探消息,对预定犯罪现场进行踩点等等。第二种考验是在头上放上葫芦,土匪首领突然举枪射击葫芦,以看面试者是否吓破胆尿裤子。


面试关过了,就是入职仪式。土匪入职要“拜香”,新入职者当着大家插香并对天起誓,起誓内容大致包括:要和大伙一条心,不出卖朋友,不叛变,不走漏风声,如果违犯则千刀万剐之类。起誓完毕,还要挨个拜访土匪团伙“四梁八柱”各位领导,接受训导。刚当上土匪的人,被称为崽子。团伙平时只管崽子们吃住,不发工资。工资要到年底时才一次性发放,只是这工资并不容易拿到。


刚入伙的崽子无枪无马,每次出去打仗抢劫,只是用红布包着木头枪吓唬人。有了真枪以后才能分赃,崽子们一旦有了真枪就要辛苦卖命,如冲锋在前,撤退在后。崽子们每天白天行军,晚上还要轮流站岗放哨和铡草喂马,根本没有睡觉时间,比做长工还要累。


▲土匪马队准备进入村子。东北人多称土匪为“胡子”,也称为“绺子”、“响马”或“马贼”。这些土匪的武器一般是土枪,枪口平时塞着木塞,上面系着红缨。在开枪时,土匪将木塞从枪口中拔出来,衔在口中,远远望去就像长了一绺红色的胡子,故而得名。俄国人(以及后来的日本人)则称之为“红胡子”。1896年有几股土匪武装袭击珲春-宁古塔地区的居民点和俄国中东铁路工地,甚至进入俄国的乌苏里地区,被当地的哥萨克百人骑兵队打败,俄方称这次土匪袭扰为“红胡子战争”。



土匪抢劫须知


土匪最赚钱的行动,肯定是砸响窑,也就是抢劫有钱人家的大院。打进去叫砸响了,没打进去叫没砸响。这些地主富商都会给大院修建大院墙,筑有炮台,还会花高价雇佣猎手和好枪手担任护院保镖。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若干村庄会组成联庄民团,以应对大股土匪进犯。


响窑并不好打,比如1923年,德惠县万宝镇,大土匪大龙率领100多土匪围攻善人屯一家地主遭惨败。这家地主院墙有3米多高,墙顶有垛头,院子四角修有炮台,内有20多名护院保镖。土匪虽一度冲进院子,最后还是被护院保镖打出来。战斗结束,土匪被打死20多人,所有死者都被护院保镖割下脑袋,送往县城请赏。


1932年土匪攻打伊通,更是倒霉到直接被警察伏击。战后,警察把土匪脑袋全部割下来,装满11条麻袋,送上公主岭报功。


当打下响窑,大掌柜和各位首领要先揣满自己口袋,再往下是大掌柜亲信枪手们分赃。大多数普通土匪只是奴仆,分钱给多少是多少,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份。但到了执行纪律时,肯定要拿那些没有背景的崽子开刀。


崽子们不仅要打仗,还要做垫背的。比如土匪团伙绑票绑错有权势的人,引发地方势力恼怒,土匪团伙会交出几个新人崽子给人家砍头,以平息对方怒气。


土匪在进行警戒。这些人平时或是盘踞在山林之中,或是几百人骑马在平原地区呼啸来去,从事砸买卖、抢富户、绑肉票、打官兵、贩鸦片等种种无法无天的活动。东北地区地广人稀,守防官兵驻地动辄相隔六七百里、八九百里,难以进行有效控制。此外,在开拓东北的早期年代,居民往往半以狩猎为生,因此都拥有火枪,很多时候是冬为猎户、夏为响马;一旦被官兵俘获,往往有地方乡绅联名具保,所以日渐横行,肆无忌惮。久而久之,“胡子”甚至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文化,并且与满洲地区自发的拓荒活动结合起来。这是动荡而荒蛮的边疆地区常有的现象,在十九世纪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和得克萨斯,中国的内外蒙古、甘肃青海,以及奥斯曼帝国统治下的巴尔干地区也有很多类似于“胡子”的劫匪、马贼一类武装团伙。


东北土匪大多各据一方,没事不能跑到其他土匪团伙地盘犯案,那会引发激烈火拼。自己的地盘呢,可供匪团下手攻打的地方并不多。乡镇里各种护院保镖、民团、自卫队林立;县城驻扎有军队警察;山上林场、矿山大多都有枪械护卫。还有很多目标是需要维护的“朋友”,不能动一根毫毛。


威震热河、辽宁的大马匪李守信曾感叹:“打开地图十几个县,几乎找不到可以下手的地方。结果跑到千里之外,做上一趟买卖回来,自己所剩无几”。土匪团伙风里来雨里去,奔波几个月赚不到钱是常有的事情。在第2年,李守信就因不赚钱而洗手不干,投入军队改行剿匪。


土匪砸窑也不一定能发财。1931年11月,伊通县驻军2个连叛变为匪,联合北山皮匪帮围攻县城。经过激战,匪徒们冲进县城,大肆抢掠商号店铺,打砸大户人家。洗劫县城让土匪们吃上小米饭和猪肉炖粉条,匪徒各个里三层外三层穿着花衣服、皮大袄、长袍马褂,看上去五颜六色、千奇百怪。这一切却没有让土匪们发财。哗变为匪的东北军连长,背着三八枪大骂:“我说不出来,你们非拉出来,打了一次县城,每人才分7钱金子,13钱银子,挣饷钱也比这个多,当一次胡子一辈子也扒不掉贼皮”。



土匪们虽然更喜欢白花花的银洋,但在抢劫或索取赎金时对“钱票”也来者不拒。伪满成立之前,东北地区流通纸币有东三省官银号的“奉票”,吉林永衡官钱号和黑龙江永信公司的“官帖”,中国银行和交通银行的纸币,以及日本朝鲜银行的“金票”、“老头票”等等。伪满洲国成立后发行“国币”,最大面值是一百圆,背面印有一群绵羊,因此被土匪们称为“老绵羊票子”。


东北土匪抢什么?当然不仅仅是罕见的金银财宝和快枪骏马,实际是见啥抢啥的套路。1933年8月,土匪抢劫临江县大青沟时,抢劫物品如下;钱票30元,红布被1床,红色斜纹褥子1床,刀牌香烟1大盒,洋蜡4包,正蓝细布裤褂1套,青布夹裤1件,礼帽1顶,美人皂2块,青粗布2匹……不要说衣服,就是罐子里的咸菜疙瘩,土匪都要捞走。


抢劫完毕后,崽子们若私带钱财不交公、浪费子弹和谎报子弹消耗,都属于违纪。被殴打一顿必不可少,严重的会被直接处决。如果一次抢掠到的钱财数额较大,为防止引发内部火拼,或预防官兵民团看到后眼热而从四面八方过来围攻上来,土匪当天就会分赃,之后崽子们各自逃到指定地点隐蔽。


如果大掌柜经常带领大伙扑空,或是被官兵民团围住了连番恶战,损耗大量弹药还阵亡不少崽子,那么久而久之也就没人愿意跟随这位大掌柜。此时,大掌柜须要非常注意部下,防止他们逃跑、打黑枪和做内奸。


平时在匪团,无时无刻都有大掌柜心腹亲信监督所有崽子,所有匪团成员的一言一行都会被上报给各级首领。那些平时表现不能让首领们满意的崽子,在打仗时就会被人家“借刀杀人”。匪首会让所有他们厌恶和怀疑的人打头阵,却不通知其撤退或突围,还让人报告给官兵。


1916年,“蒙匪”巴布扎布带领数千人逃窜到辽宁、吉林两省。奉军28师奉督军张作霖之命阻击,并进驻郑家屯。



舌尖上的土匪


土匪吃什么呢?平时,土匪团伙特别是崽子们伙食很差,粗茶淡饭是主流,吃顿饺子像过年。1937年初,安图县,“野马”“老三省”等土匪团伙决心组成联军。它们在木场举行宴会,这些著名匪首们围坐在木桌旁,每人都得到一份菜,仅仅是一碗老白干、一碟油饼和一盘子焖羊肉。


1941年,共产党辽西县委书记李然去招降梨树县一股大土匪的掌柜“九头鸟”。 据李然在匪穴的观察,土匪宿舍就是一排排地窝子,匪首“九头鸟”正在吃饭,桌子上只有咸菜条和窝窝头。

解放军著名侦察员杨子荣抓捕座山雕时,在土匪联络站只能吃到苞米面、荞麦面。“百鸡宴”肯定不存在,土匪只提供了2只小鸡给杨子荣和其他6名侦察员开荤。


只有攻进村庄,土匪们才能改善伙食。1946年6月,于福匪团侵入抚松县下属村庄,土匪到处抓鸡,让村民包饺子和备酒。就在屯子当中,他们支上两口大锅煮上 猪头、方肉和小鸡举行庆功宴。在威逼下,全村居民都忙着杀猪宰羊、炖肉、饺子、面条和烙饼。村民们用几口大锅不停地做饭,做了一顿又一顿,土匪们饿死鬼投胎样拼命吃。土匪最喜欢说:“打粳米骂白面,不打不骂小米饭”。


折腾一天或者几天后,土匪吃几顿好的,就要离开村庄赶紧跑路。一旦被军警盯住,会很难脱身。1922年,东北军警队在东丰、西安、海龙、磐石四县,辗转900 里,驰骋于冰天雪地,连续追踪报号“南平”匪团150多人。发生多次交火,军警队从土匪处抢回大批被劫人质和财物。可以看到贪吃,就有可能被盯死。


土匪们在用餐。



怎么才能穿出土匪范


土匪穿什么呢?东北秋冬季节寒冷漫长,土匪长期风餐露宿,需要轻便保暖的衣物。在匪团里,掌柜大哥与各位首领大多戴着水獭皮帽子,崽子们则是狗皮、猫皮、兔皮和狼皮帽。土匪很注意用帽子遮住后脖颈,以免冷风雪片钻入。


外套方面,首领们多是内穿一件对襟黑棉袄,外套棉袍袍子一角还要撩起来掖在腰带上以方便骑马。崽子们里面穿小棉袄、外套一件棉坎肩或者皮袄。屁股上还要绑一块老鼠皮,或猪皮、狗皮垫子。土匪到处跑,屁股上多一块皮子,可以随走随座,不怕着凉。


土匪穿好外套,外面系上一条黑色或者蓝色布腰带。这条腰带既可以别手枪、刀子、也可藏金银,遇到危险还能当绳子下房下井。最后再戴上狗皮套袖和护肘,没事时把手插入就能保温。


土匪们下身穿紧腿裤,小腿打绑腿。与其他在山野生存的行业诸如;捕鱼、伐木和猎人一样,土匪也在裤子外面加一条套裤,以免风寒侵袭腿部。土匪们脚下蹬着的皮靴,是一种非常肥大的牛皮靴,不分左右脚。脚上不穿袜子,只绑着靰鞡草(又名乌拉草,生长于中国东北地区及外兴安岭以南,具有保暖防寒的作用,可以用来填充在鞋中)。每晚睡觉,都要解开脚上的靰鞡草,摊开了放在地上吹风散味。


絮着靰鞡草的靰鞡鞋。靰鞡草,又名乌拉草,是多年生草本植物。乌拉在满语中是“江”的意思。由于这种草盛产于吉林乌拉一带,因此被称为“乌拉草”。后来人们用它来絮鞋子,而且鞋多是由皮革制成,所以“乌拉”演变为“靰鞡”。



土匪工资一年一结 窝主才是最大赢家


秋风起树叶黄,年底时分土匪团队开始分钱猫冬。分钱是按股份来,大掌柜和四梁八柱等首领分得大股,一般土匪只能分小股。如果自己带着枪支马匹入伙,可以多分一点。土匪们分完钱就藏起长枪,各自投亲靠友,或者住进租界。


冬季是土匪最享受的季节,再也不用风餐露宿,出生入死。崽子们拿着辛苦1年的工资去赌博、打牌、喝酒,亦或偷偷住进暗娼家中。每年冬季,都会有很多土匪被捕,或是露财引起怀疑被警察查出,或是酒后失言被人认出从而落入官兵手里。


也有很多崽子会躲进“拉帮套”家。所谓“拉帮套”是指既有丈夫,也有相好的女人。她们的丈夫多是小买卖人、耍钱赌徒、跳大神者、甚至是残疾人。她们的相好大多是土匪团伙里的崽子。


当崽子们分别住进“拉帮套”家后,两个丈夫住在一个炕上,一个人前半夜,一个人后半夜。第2年春天,土匪团伙码人集合日子一到,崽子就要离开“拉帮套”家。女人像送自己丈夫一样,帮他收拾好行装,送到村外,叮嘱他天冷后赶快回家来。


忙活一年,出生入死、爬冰卧雪的匪首和崽子们实际上很难赚到大财。真正发财的是窝主,窝主本人并不出面打杀,而是供给土匪团伙枪支弹药马匹,从中分红。他们还窝藏土匪收取保险金、放高利贷、敲竹杠。很多土匪将钱财寄存在窝主家里,到最后一分钱都拿不回来,人还遭到出卖或者直接被黑枪击毙。


不安全感让土匪们睡觉时不敢脱衣服,也不敢离开手中武器。


这些窝主本身也是有财有势的大地主,家里有围墙炮台和护院保镖,他们都跟当地军警保持良好关系。有些规模不大的匪团到了窝主家,还要给窝主家长工小费,得罪了窝主家长工可不是闹着玩的。


逃进军队的整个匪团大多也得不到好处,土匪首领要送给军官们礼物,还会遭借钱、借枪的勒索。除了需要讨好军官外,匪首还不能得罪那些当兵的,普通士兵就敢抢劫土匪并灭口。等到土匪钱花完了,手下人跑光了,军队就会扣留所有枪马,将土匪首领赶出军营。


人一旦上了贼船就只能随波逐流,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有了钱就随意挥霍。即使是土匪头子也同样食不甘味,寝不安席,他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观察所有的人,因为每一个都有可能是叛徒是奸细。每一次砸窑都有可能是一个圈套,每一次猫冬都有可能自投罗网。故土匪极少有寿终正寝者,大多20-30多岁就把尸骨扔在战 场与刑场。


总之,土匪生活没有想象中的浪漫情调,匪团里聚集着一切社会丑恶现象。

Copyright © 汕头腰带销售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