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腰带销售分享组

蓝田文创 | 从故乡出发 让漂泊的乡愁能否再次回到故乡呢?

蓝田在线2018-06-23 20:35:44


从故乡出发

 文/曹林燕

        孤独游走在广袤的田野上,小路终究像一条曲折迂回的长腰带,被密匝的蒿草和丛生的荆棘押解而归。在夕阳晕染的地方,耕种人肩上扛着沉重的犁耙,脸上淌着汗水,嘴里吆喝着老黄牛,疲惫地朝着村子的方向走来……

     他身材矮小,脚步坚实而缓慢,整个人浸在黄昏的余晖里,被一层薄薄的金色包裹着,与归巢的鸟雀一起卸下尘烟,追逐日落。

     地气隐隐,房舍寂寂,南山开始有了暮色,树影变得模糊起来……

      春间,微风用最贴心的母语唤醒了鸟雀的欢跃,阳光柔柔地从屋檐上散落下来,钻进墙的旮旯里与虫共舞。庭院里的小鸡们有大把大把的闲时光在春天里踱步,它们不紧不慢,总是在阳光下晃来晃去。篱笆外的一小块空地上,松软的泥土被刨了一拨又一拨,好奇和新鲜诱惑着鸡儿们,它们不知疲倦地捣腾着。

      母亲并不理会它们,她正忙着弯腰侍弄她的菜园子。几场春雨将温暖拉升,播下的菜种在地里酝酿数日便争先恐后地破土而出了。母亲移栽的西红柿、黄瓜秧子正贪婪地吮吸着阳光雨露,在春光的沐浴下开始茁壮成长……

        菜园子是用篱笆围起来的,面积虽不大,但在母亲汗水的浇灌下,足以满足全家人一年四季对果蔬的需求。

      篱笆的北边植着几株花树,紧贴着庭院的围墙,努力地攀爬着。花树下有一簇兰花,叶子是墨绿的,长得十分旺盛。

      四五月,菜园会以惊人的速度澎湃,各种蔬菜错落有致地铺陈一片,以最昂扬的姿态显示着生命的力量。

      在夏天最浓郁的时候,喜欢蔓延的豆角西红柿黄瓜竞相爬上蔬菜架;蓬腻的南瓜藤叶也不甘落后,殷切地缠绕着四周的篱笆。蚕豆开了猫脸、猴脸一样可爱的花瓣,韭菜整齐而嫩绿清新;茄子接了紫色的果实,莴笋叶子蓬茂稠密;顺着墙根默默生长的青葱簇拥成行……

      母亲黝黑的脸上终于露出欣慰的笑容,她盼望着果蔬成熟时与家人、邻居一起分享的幸福和快乐!

       我父亲则常年往返于西安与蓝田的城乡之间。工厂效益不好的时候,单位经常放假,这给了他回家务农的足够理由和时间。

      穿堂的风夹着草木的清冽,绕过父亲坚实的臂弯,在日复一日的劳作中,家的气息贯穿了整个乡村生活的美好与宁静。

      经年的椽木上覆着一排排整齐的青色鳞片,闪着靛青色的光芒;瓦松与青苔在屋顶常年相守;椽头外露,扶接青瓦,只需悄然一探,便能遮住乡村所有的风风雨雨。鲜活的屋檐下,阳光斑驳一地,伴着门石缝隙间动听的虫鸣,鸟雀开始光顾;孩童嬉闹,鸡鸣喈喈,猫狗追逐……

      母亲忙着浇菜,菜园呈现出了一片葱郁蓬勃的景象。父亲坐在院子里休息了一会儿,抽了一根纸烟,给自己泡了一杯茶,便开始收拾他的犁铧和牛轭。

      东山墙外,闲闲地聚着一些老人。阳光温暖,靠着山墙打盹的花白脑袋,低低地垂着,口水牵着细线直淌,他们与世无争,用长长的鼾声和岁月相比衰老。

      父亲始终以一个劳动者的姿态出现在乡间的山林、沟坡、地垄、田间、河滩、小路……田野的某个角落,随时都会出现他的身影,他的脚步随着一茬一茬庄稼的播种与收割,在深情而厚重的大地上四季匆忙 。

      秋天的时候,浓稠的雾气腾腾地从村庄的每一个毛孔里升起,太阳一照,雾气慢慢消散,轻轻的,薄薄的,绕过屋顶就没了……

      南山隐现,草木林叶在远处含蓄地呼吸着;田舍、村落、小桥、流水、篱笆、小径……烟岚下,一片苍茫、深沉而浑然一起!

      父亲带着我们在河滩上收萝卜。清理完菜叶的田地表面,浮着薄薄的一层湿气,青草间隙遗留着一些毛茸茸的酱状沉积物,脚踩上去,软绵绵的。

      露水虽然打湿了我们的裤腿,但丰收的喜悦却让大家倍感快乐!我们将收好的萝卜分成一小堆一小堆的,然后用小竹笼一笼一笼地往父亲编制的大荆笼里运。每装满一大荆笼,父亲便用木制的轻便推车把萝卜运回家。由于来回路上有坡陡,所以我们姊妹四人轮流跟着在路上给父亲搭把手。

      装完最后一车萝卜,大家都显得很轻松。父亲在垄上休息了片刻,抽完一根烟,招呼大家收工回家。

       露水很重,脚下多少有些湿滑。一路上,父亲气喘吁吁地推着车子,我们让他歇一会,他执意不肯,嘴里还不断地叮嘱大家走路小心……

      快到村头的时候,父亲忽然“扑通”一声摔倒了!

      我们吓了一跳!看见他连人带车一起滑进路旁的玉米地里……

      萝卜滚落一地!父亲满身泥土地坐在玉米地里,腿上、手上、衣服上……到处都是泥土!

      他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滑稽,把他自己也逗乐了!我们上前去扶他,他连连摇头:“我没事,我没事,快去捡萝卜!”

     母亲心疼地埋怨父亲:“让你歇一歇,就是不听话,真倔!”

     父亲看着母亲呵呵直笑:“今年萝卜丰收了,个头大,水分饱满,味道也很甜,除过咱们自己吃的,剩余的还能卖上好价钱,摔一跤,值!”

      母亲不再说什么,帮着我们一起捡……

      满满的一笼胖萝卜又完好无缺地回到了推车上,父亲用他惯有的乐观和勤劳感染着我们快乐地劳动、生活!

      冬天来了,父亲有足够的时间教我们姊妹识字、唱歌、读古诗,他给我们买了许多小人书,也经常讲些春秋战国、隋唐演义里的故事。下雪的时候,他会和我们一起堆雪人、打雪仗……

     有时他也教我们捕捉鸟雀。风呼呼地吹着,无所顾忌地扯着墙角石头堆里的杂草,把门前的石阶打扫得干干净净!屋檐下,整齐地堆积着一些干的硬柴垛,麻雀们来回欢跃着,在父亲连续的干咳声中叽叽喳喳地叫……

     父亲用一个旧的蛇皮袋子做诱饵,里面放些干的豆子秸秆,秸秆中间撒些打碎的玉米颗粒,没有留口的一边压块砖头,有口的一边对着风,再在袋子口外撒一点点玉米碎粒,然后他手里拿一根细的长竹竿,远远地站着……

      风从一边灌进去,袋子开始鼓起来,袋口张得很大的 ! 贪嘴的麻雀们小心翼翼地靠近蛇皮袋,像做贼一般一次又一次地偷食……等到外面的碎粒吃完了,一只只的就大胆地钻进袋子里偷……父亲瞅准机会,忽然手起竿落,袋口被死死地压住了!

     哥哥姐姐飞快地跑上去捉住袋口交给父亲,父亲得意地说:“看,里面最少三四只呢!”

      他让我们摸一摸被捉的鸟雀,然后又松开袋子放了它们。

      母亲把土炕烧得热腾腾的,晚上,一家人围坐在炕上吃烤红薯。父亲一边吃一边教我们玩棋艺,有时他会故意输给我们,输了的话便用几颗旧钮扣给大家表演魔术……

     母亲说父亲根本就不会什么魔术,不过是眼疾手快,逗我们小孩家家玩玩而已!

     但不管怎么说,我一直认为我父亲是个快乐的人!

     有时也见他心事重重的样子,我问母亲,母亲不说。后来自己慢慢长大一些,知道父亲是为了庄稼发愁。赶上有时一个冬天都没雨雪,地里的冬麦受旱,父亲背着手,一个人在地头着急地转悠着。他不停地蹲下身子,用手扒开一些土层,细细地查看地里的墒情,看看土层下面是否保墒……

本期图片来自网络、编辑歌者  

关于作者


           曹林燕,笔名芷苓儿,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散文学会理事兼蓝田创作基地主任。闲来涂鸦,喂养文字;谴兴山水,怡情自然。以文会友,负暄闲谈,岁月静好,一切安稳!



广 告


蓝田在线网由陕西白鹿原律师事务所赵门利、惠红林、杨欣、赵民虎、田丽、王亮律师团队提供法律服务。咨询:02982751860

Copyright © 汕头腰带销售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