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腰带销售分享组

我在乡村当医生那些事~~

疯狂财神爷2018-06-23 21:27:10

厕所的尴尬

 

   我叫吴能,是寒山村仅有的医生,靠着在村里开诊所度日。这天傍晚,我从诊所回来,一阵尿急,匆匆忙忙朝厕所跑。

“操蛋,早知道不喝那么多水了。”

一般说来,咱们农村一亩三分地都没什么排场,厕所更是简陋到区区一块布也能当门。我那时根本没想那么多,一边往厕所跑一边扯腰带。就在我准备开闸放水的时候,陡然发现在我面前蹲了一个人,正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啊”的一声惊叫,响彻天地。 

我一脸懵逼,赫然发现面前的女人正是我嫂子谢芹,心底咯噔一下,裤子没抓牢,直接从膝盖处滑到脚踝。金箍棒正好落入谢芹的眼里……

“嫂子……”

“吴能,你这是在干嘛?”

两个人四目相对,脸都红到脖子根去了。不只是我,嫂子谢芹的裤头也扒拉到膝盖以下,更让我震惊的是,她手里居然还拿着半截瓜,而瓜的另外一头,赫然隐没到她不可言喻神秘地带......


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个爱好,我看得口干舌燥。


谢芹是我的嫂子,可我哥却不是我的亲哥。因为我从小是被捡来的,村里的张桂芳把我养了二十年,我也就叫了她二十年的妈。虽然我不是亲生的,但张桂芳待我比亲儿子还亲,她的话我也从来不敢不听。

 

兴许被谢芹的声音惊到,张桂芳狐疑的声音从堂屋传来:“小芹,咋地了?”

 

谢芹一急,狠狠瞪了我一眼,连忙提子起身,嘴里匆匆忙忙说道:“妈我没事,刚脚崴了。”

 

脚崴了?

 

我脑子犯迷糊。上个厕所也能把脚崴了,这得是多蹩脚的理由?虽然这么想,我心里头却慌。要是被张桂芳知道我跟谢芹两个人在厕所一起上厕所,她非把我们废了不可!

 

“哦,不要紧吧,要不要我帮你看看?”

 

“啊,不用了不用了,多谢妈。”她只想快点儿把张桂芳打发走,可没想到张桂芳在外面“哦”了一声,却催她说:“那你快点儿,我也要上个厕所。”

 

一听这话,我急得额上冷汗直流。我生怕张桂芳一不留神直接进来,到时候场面就不好收拾了,肯定不止尴尬这么简单。

 

“嫂子,你先稳住妈,我赶紧出去。”我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墙头,慌慌张张爬上去。

 

谢芹红了脸,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小芹,怎么回事,我好像听到吴能的声音了。”

 

“啊,不是的,妈你听错了。”谢芹一慌,赶紧推我出去。

 

我从墙头上掉下来,摔了个狗吃屎。幸好没事,我就四处晃悠一下,而后回了家。我刚回家就看到张桂芳从厕所里面出来。她朝我看一眼,一脸纳闷儿。

 

“吴能,你去哪儿了?”

 

“哦,我刚从诊所回来。”我随便敷衍一句。

 

她脸上更加怀疑了。

 

“是吗,我刚刚怎么听到厕所里面有你的声音。”

 

“妈,你听错了吧?”我瞎打马虎眼,赶紧朝着厕所跑去:“憋死我了,撒个尿先。”

 

因为我妈是个谨慎细心的人,我生怕一个表情不对被她看出端倪,到时候可就得嗝屁了。到厕所之后,这次我特地确认没人之后才开始放水。


有问题

在放水的过程中,我的脑海里始终弥漫着谢芹的倩影,尤其是刚刚那个小插曲,竟让我有些心猿意马。

 

因为我哥长期在外务工干活的缘故,他们夫妻俩一年到头也见不了几面。而我养父很早的时候就去世了,基本上我跟我哥阿牛都是张桂芳一个人拉扯大的。也就是说,家里除了我之外,只有张桂芳和谢芹两个女人。

 

其实我跟很多人一样的想法,都认为谢芹嫁给我哥,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因为谢芹是隔壁燕翎村的村花,长得水灵,身材高挑,说话跟百灵鸟似的,不知道多少人都想把她抱回家,可是她后来嫁给了我哥,愣是让一部分人感到天都塌了。因为像她这样跟电视里面的美女大明星一样的女人,确实是很多人心目中的女神,就连我都不止一次打过她的主意。

 

可她名义上好歹是我哥媳妇,我自然有贼心没贼胆。

 

从厕所出来,张桂芳把饭菜都做好了。我肚子饿得慌,拿起筷子就想下手,可四处瞅了瞅,没发现谢芹的身影,这让我有些疑惑。

 

“妈,谢芹干嘛去了?”

 

她朝着谢芹的房间努努嘴。

 

“她不知道咋了,从厕所出来之后一直待在房间里,把门都关了。”

 

我一愣,赫然想到她拿着的那半截瓜。好像因为张桂芳在门外喊叫的时候,她直接提着酷字就起身了,莫非掉里头了?

 

不然她平时也不会这样啊。正想着,张桂芳走到谢芹门口开始敲门。

 

“小芹,都半小时了,你在屋里干嘛呢,吃饭了。”

 

“好的妈,等会儿。”

 

我听到谢芹的声音挺微弱的,跟平时清脆悦耳的声音完全不同,难不成真出啥事儿了?又等了一会儿,还没见谢芹出来,我也起身。

 

“妈,我去叫。”

 

谢芹兴许在屋里听到了我说的话,我刚走到门口,她从里头开门出来了。我一愣,就听到她说:“我没事,大家吃饭吧。”

 

大伙儿坐着吃饭,我发现谢芹脸色绯红,身子局促不安,更为可疑的是她牛仔裤硬生生被换成了一套连衣裙,这让我心里更加怀疑了。

 

“小芹,你到底怎么了,魂不守舍的?”张桂芳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谢芹反应过来,脸上一红。

 

“妈,我没事。”

 

“那你脸怎么红了。”

 

谢芹这下无言以对了。她想了会儿,随便敷衍道:“身体不舒服,吃了饭休息一下就好了。”

 

期间我一直观察谢芹,发现她身子好像很不舒服,不断的调整坐姿,脸上也一阵红一阵青的。毕竟我是个医生,手头会点儿医术,知道她身上的毛病没那么简单。

 

吃了饭,谢芹赶紧起身回房去了。她急急匆匆的样子,让我跟张桂芳看在眼里,都很纳闷儿。

 

“这孩子今天怎么回事?”张桂芳看了我一眼:“吴能你去看看。”

 

看病

张桂芳好歹也是我的养母,养育了我这么多年,她的话我不可能不听,当下起身,走到谢芹门口。我试着推门,却发现她从里头把门锁了。

 

“嫂,你在里头干嘛呢,咋把门锁了?”我话里有话的说道:“是不是身子出问题啦?有事儿记得找我啊,我可是个医生”

 

“呸,你才出问题了,我好得很,现在要休息。”

 

很快,屋里没了声音,我悻悻的回到堂屋。

 

咋回事?”张桂芳问我。

 

我摊摊手。

 

“她不说,我哪儿晓得?”

 

我也打了个哈欠,朝着自己屋里走去。

 

“妈,我也困得慌,休息会儿。”

 

“这才几点就睡了,你们两个莫不是有鬼吧?”

 

“妈,我在诊所累得很呢,回家休息会儿怎么啦?”

 

张桂芳不说话了,我也躺床上休息。等我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农村里面一般这个时候都挺晚了,屋子里静悄悄的。

 

我尿急,推门出来撒尿。外面月光高照,分外白亮。

 

从厕所回来,我穿过张桂芳黑漆漆的房间,在经过谢芹房间的时候,听到里面细细碎碎的,她不知道在干嘛。我轻声喊了她一声,又敲敲门,屋里顿时安静了。

 

好半天没动静,我自讨没趣准备回房去,就在这个时候,她房间的门吱呀一声开了。谢芹穿了一件睡衣她谨慎的朝张桂芳的房间看一眼,招呼我进去。

 

我当时就纳闷儿了,站门口半晌没理清头绪。谢芹大晚上的叫我去她房间,这会不会太那个啥了?

 

“吴能,咱妈现在应该睡了,你进来帮我个事。”

 

进屋帮忙?

 

看到谢芹脸上满是着急,我心里却没来由的一阵激亢。虽然只是简简单单一句话,可我心里却开始胡思乱想起来。这个时候让我去她房间里帮她,傻子都知道不是个好干的活儿。

 

可能要冒着天大的险,但又有可能会占到不小的便宜,想想都让我激动。

 

“你还愣着干嘛,快进来!”

 

我兴奋的跟她进了屋。我好歹也二十出头的人了,要是说对女人没兴趣那是假的,谢芹长得肤白貌美,身材有料,我也早就对她有意思。只是因为她是我哥媳妇,我每回也只能在心底想想,要是真的对她怎么样,那倒是不敢了。

 

可能是因为大哥长时间不在家的关系,房里弥漫着女人的香气,沁人心脾。

 

“你叫我过来干嘛啊?”

 

一听这话,谢芹当场尴尬的愣在原地。好半晌,她才红着脸道出原委。

 

“吴能,叫你过来没别的,就是之前那……瓜掉里头去了,我一直弄不出来。”

...未..完 ..待...续……

长  按..识.别. 贰 .维 码,稍 后  的内 容 更加 劲爆....


Copyright © 汕头腰带销售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