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腰带销售分享组

中国古代稿酬的特点

珞英惊鸿2018-06-23 20:27:02




中国古代稿酬是伴随着知识私有化观念出现的,它的发展实质上就是自战国末期至晚清以来知识产品的商品化过程。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中国古代稿酬表现出以下几个特点:

第一,中国古代润笔是官、私两条主线并行发展的,而最终由民间润笔完成了商业化过程。官方性质的润笔发端于封建社会初期的养士制度,后继之以史官和翰林制度。它是由官方主动倡导,通过功名利禄等手段来笼络文士,或修书修史,或起草诏制,士大夫通过自己的知识劳动获得俸禄以外的收入。不过,这种收入是以朝廷恩赏的形式出现的,数额和形式比较随意。宋太宗时期曾经降诏刻石“立润笔钱”,一度形成了官方的润笔制度,后虽因元丰改制时官俸有所增加而被取消,但给文官学士润笔的做法却一直沿袭了下来;民间性质的润笔则缘于社会交际和应酬的需要,如为逝者撰碑铭,为生者作序跋,歌功颂德,迎来送往,与官方并行不悖。民间润笔的数量一般随作者名气水涨船高,但也存在一定的随意性。唐宋以后,民间润笔的商业性质日趋浓厚,特别是明清以后,传统知识产品基本实现了商品化,润笔也最终发展为稿酬制度。而相形之下,官方对润笔的态度却显得消极无为,未能对润笔持续制度化。

第二,中国古代润笔的形式经历了以物为主钱为辅、钱物并重、以钱为主物为辅的三个阶段。大致以南北朝为界,此前润笔形式多以物为主,如秦国吕不韦给食客们分发的衣食酒肉、汉代司马相如作《大人赋》所得的锦缎、魏晋之际的陈寿向丁氏父子索要的“千斛米”、东晋王羲之以写就的一副《道德经》换得的一群鹅、南齐王智深撰《宋纪》所得的衣服和宅第、北齐李德林为郑播宗等七百余人作文所得的数百匹缣布,等等。而付给现钱只是一种辅助手段。隋唐五代至宋元时期,润笔形式则是钱、物并重。官方润笔多以钱为主(如前文所述,唐代的绢帛在当时是当作一种特殊的货币来流通的),而民间润笔形式则以带有个人感情色彩的物较为常见,如文房用具、字画、舆马、腰带、茶叶、酒食等,甚至还有女婢。明清以后,润笔的形式逐渐偏向以钱为主,物为辅,如清代的郑板桥就公开声称“凡送礼物食物,总不如白银为妙”。中国古代润笔形式由物向货币的转变,实质就是知识产品商品化的过程。

第三,中国古代文人在润笔问题上存在截然不同甚至对立的态度。文人传统的“义利观”必然在商品经济意识的冲击下面临分化和割裂,虽然历朝历代都有文人坚守知识分子的清誉而拒收润笔,但历史发展的主流是逐渐接受和采纳商品经济意识。而且,从润笔的支付者与接受者(即诗文书画市场的买卖双方)的关系来看,也经历了这样一个发展过程:首先是以文艺消费者向文人索要诗文书画,并以若干润笔钱物示谢;继而发展到文人的商品经济意识初步觉醒,对自己的身价有一定的估价,并与消费者讨价还价;最后完全将自己的作品视同商品,自制稿酬标准。这是文人自我权利意识不断觉醒的过程,而这个过程与润笔形式由物向货币转变的过程是同步的。

第四,中国古代润笔的存在对于推动中国历代文化创作活动的发展,促进中华文化的繁荣发挥了独特的和不可替代的作用。古代润笔在大多数历史时期虽然没有严格规范的形式,也没有明确的数额规定,但它无疑在很大程度上保障和改善了相当一部分知识分子的生活状况,为他们从事智力创作并最终从社会分工中分离出来,实现职业化创作提供了重要的经济基础。同时,也为中华民族留下了数以千万计的宝贵的文献资料及文艺珍品。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古代的润笔客观上起到了保护古代著作权(主要是作者的财产权利)的作用,鼓励了文化创新。

(李明杰:《中国古代图书著作权研究》,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



Copyright © 汕头腰带销售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