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腰带销售分享组

大街上发生尺度这么大的事,原因让人羞耻....

愉悦书阁2018-06-23 22:17:07

二十一岁的万载龙,象山野间一匹放养的野狼,第一次准备进城了。

爷爷万算子曾经眯着眼,捋着一缕白髯,坐在龙吟山峰顶上的那块大青石上,用淡然的语气跟他说,“龙娃子,你就在这山野中厮混吧,这辈子,别进城,,城这东西,有什么好的,古时,就是四面城墙,圈成一个囚,各色人等被困在里头,为各色名利身不由己地旋进那个涡流,迷失本性,乌烟瘴气,临死才知悔悟,晚矣……”

万载龙手里搓揉着他自己种植翻晒的旱烟叶,闻嗅着烈日炙烤下那独特的烟香,嘿嘿一乐,说,“可是谷生说,‘不想当孙子的人,永远当不了爷爷’。树挪活、人挪死,爷爷,甭管外面的世界是好还是孬,我都想外出见识一番才死心,再说了,麦良哥在城里过的那么窝囊,他还不想回这山沟里来呢。”

万算子微眯的长眸一睁,睇了载龙一眼,又倏然闭合上了,良久,说,“龙娃子,人各有命,富贵在天也在人,看来,你也是跳不开红尘这个大穹隆的。爷爷不拦你,腿在你身上,心在你肚里,天地空旷,你想朝哪儿走,命就跟着你朝哪儿走。你若一入世,有多少因缘劫数会层生不穷……爷爷只告诉你一句话,遇事不怕事,见招拆招,欲海无涯,有度是岸。机缘来了时,你自去吧……”

爷爷终于放话了,万载龙就沉不住气了。

独自在龙吟山顶生活了二十一年的他,在听了千谷生说的麦良哥的事后,便与谷生一起,骑了谷生的那辆倒了四次手的日本走私旧机车,突突突地出了鸡鸣村的村口,准备沿着乡路、省路,国道,一路往南,奔向铄阳城。

鸡鸣村离铄阳城五百里地,离乡政府驻地的营防村五里地。

那辆拉轰的破野狼刚突突突突地飚到营防村村西的大片菜园子地头上,一个红色的身影就突然从搭了深绿色的黄瓜架子的地里窜了出来,站在了破野狼车前方两米远的路中心上!

千谷生一个急刹车,急窜的摩托车差点后蹄子尥起来把后座上的万载龙给颠出去。

破野狼不叫唤了,千谷生叫唤了起来,“妈的,找死啊?找死也把眼睁大了,别冲你千谷生爷爷的坐骑上撞来!”

骂声刚落,一个银铃般的脆声,铃铛般敲起来,“哎哟喂,千谷生你个小没良心的,才多久不见,回来就不认识你亲姨榴花嫂子了?你个杀千刀的,回来探亲了也不来问候你亲榴花嫂子,倒狗眼无珠地骂起我来了,看我今天不打折了你那裤裆中间第三条狗腿!”

这娇滴滴脆生生的女声刚响起来,千谷生的骨头就酥了一半!

他大嘴一咧,刚要冲着口口声声他亲姨他亲嫂子的榴花小媳妇嬉皮笑脸地献殷勤,一条米半长的铁榔头就兜头冲他劈了过来!

他大叫一声,“亲嫂子,好榴花,别,别,我这不是一回来就来看你来了嘛,别打……”

一边叫着,一边突然发动破野狼,将车轰得一下开出数米远,一头扎在路边的黄瓜架子地里头,这才生生煞住车,从车上蹦了下来。

那个叫榴花的小媳妇犹不解恨,抄着大长把的铁榔头继续追打过来,那榔头刃儿朝上,狠狠地就冲千谷生的裤子裆里兜来!

千谷生灵活地一跳,一闪,躲过榴花的铁榔头,倏忽窜到她的身边,胳膊象铁钳子一样,上去就把她那浑圆丰满的身子给箍住了。

他这结实的身体一抱紧榴花的身子,她的身子就软了一下,因为生着气挥舞铁榔头,那大胸脯汹涌起伏着,气喘吁吁地回眸娇斥他,“小混蛋,放开我!滚你娘的犊子去吧,有种这辈子都别来见你榴花嫂子了!”

千谷生将她那软弹丰腴的身子搂抱在怀里,用自己腹下已经硬起来的地方故意蹭顶着她,嬉皮笑脸地说,“好榴花嫂子,亲嫂子,亲姨,我怎么舍得这辈子都不来见你呢?我就是娶媳妇那天晚上,也会从热被窝里爬出来,再钻钻你的热炕头滴,嘿嘿,,好榴花,半年不见,想我了吧?嫂子你这小野辣劲,兄弟我就是喜欢!走,咱们菜园子里说话去……”

一边哄劝着怀里乱挣扎却已经软成面条的小媳妇,一边冲着被他闪在破野狼上嘿嘿观好戏的载龙眨弄着眼睛,说,“兄弟,你先骑车去大套河那边洗个澡凉快凉快去,等我一个小时后,,咱再上路……完事后我去大套河桥头等你。”

榴花被千谷生强制降服在怀里,他那让她受用过好几遭的地方又那样硬硬地蹭顶着她,她便不再那么泼辣辣地挣扎,而是媚眼嗔视着他,在他怀里轻浮地扭来扭去,就由着他推搡她,一起钻进路边幽深的瓜架子地里去了。

大中午头的,乡里人都在家里歇晌,这村西头的小路上前不见来者后不见古人,这一对熟少妇壮小伙的钻进菜院子里去要干啥,万载龙哪能不知?之前谷生和榴花这类小媳妇的绯事,他这发小可都知道,听说榴花还特意去他们部队驻地那边看过他……

他冲那俩迫不及待消失在地里的人后影,大声递了两句,“你俩慢慢来,把事尽情滴办滋润了,没事,我去那边慢慢等你们,哈哈。”

榴花在谷生的怀里扭头看了看路边的载龙,冲谷生娇媚地嗔了一声,“讨厌!”

千谷生的手已经不老实地钻进她的小人造棉衫里面去了!

一边摸弄着那对没有被罩子包裹的酥物,一边在她脸上乱啃着说,“榴花嫂子你不是就喜欢我们这种讨厌的男人嘛,嘿嘿,好嫂子,你好香,半年多没见,想死我了,上次你去看我,一晚上咱们弄了五次,害得我的腰次日都做不了俯卧撑了。”

嬉戏着,两人已经走到了瓜架子深处,脚下仲夏的青草长得茂盛,好象铺了一床软软的地毯。

中午的气温又闷又热,将这草也烘得温乎乎的,两人身上早就出了一身的水汗,谷生顺势将榴花压到了脚下的青草上。

榴花穿了一套红色小粉花的人造棉衫裤,松松的遮挡着她白腴的熟透的身子,谷生的手很容易就钻了进去。

松紧带的裤腰被他一扯,就褪到了她的膝盖上。

谷生急色色地将她的小衫掀上去,将她的一截白嫩的肚皮和两座饱满的大蜜桃露出来,嘴象大黄蜂一样就扎了上去。

榴花噢啊地伸吟了一声。

声音悠长,穿过密不透风的瓜架子,飘散出去,在乡村瓦蓝瓦蓝的天空下传得很远。

谷生一边揉搓亲弄着她的一对汗香的丰白乳,一边手忙脚乱地将自己的裤子腰带解开了。

那枚一直顶蹭着榴花的家伙从里面窜出来,击打在她的肚皮上,让她不禁又是一声饥喝的叫声。

因为赶时间,谷生来不及跟这个风流的小媳妇细细地调情,手和嘴并用,在她被汗水湿透的白身子上四处抓捏了几把,就果断地将她的两条腿分开,熟门熟路地就给她弄了进去。

榴花筛糠一样颤抖起来,高高低低的声音放肆地从胸腔里传出来,身子更是在谷生的身下白蛇一样肆意扭动着,享受着生猛小伙的狂儿野进攻。

瓜架子被他们撞击的沙沙响,不远处村落里的树上,蝉声在此起彼伏地聒噪着,和着晌午的热风,与这野战的诱人声音混合在一起,谱成一曲别样的、生动的乡野之歌。

千谷生一边大动着,一边喘熄着说嫂子你叫的这么大声,也不怕被人听到啊?真是要命。

然后就用自己的嘴封堵到了榴花的嘴上,将那声音逼迫在俩人的喉咙里了。

榴花的腿不停地盘绕着,蹬着,千谷生的腰则不断地拱动着


 

万载龙骑着谷生闲置多日的破野狼,游哉悠哉地从村西头往大套河那边骑着。

大套河在营防村的村东,河上横架着一座古老的石桥,连接着两头的乡路。

他把车停在桥下的桥洞旁,用铁链子锁揽在闸眼儿上,沿着河滩往纵深走去,按照谷生的意思,真的想去河里洗个舒服的澡。

大套河年代久远,绵延数百公里,流经几县几镇,从营防村往东,一路穿树林子钻庄稼地,经过一片漫野后,便汇入了十多里地外的海滩中。

这段河岸两边水草茂密,野生的树林子丛生,野物不少,因地处经济落后的乡镇,离城远,所以没有被现代文明过多污染,倒是一处不错的乡村野景。

因为是烈日当空的中午头儿,乡里人都在家里睡觉,河边鸟影儿都没有一个。

万载龙把汗衫短裤三两把脱掉扔到岸边晒得滚烫的沙子上,一个浪里白条,就扎人了清凌凌的水中。

他的游泳技能堪比奥运冠军,只不过他这从小被爷爷万算子拣来放养在山野中的狗娃子,从来就没走出过龙吟山周围两百里地以外的地方,所以对于金牌一得、天下扬名的啥子奥运冠军,也就没什么关注的兴趣了。

一个猛子钻进水里窜出去数米后,他从水里冒出头来,手里却多了一条尺来长的草鱼,被他一甩手扔到了河岸上积的水洼中。

河里浑水摸鱼这一手,对于万载龙来说,就跟路上拣块石头一样稀松平常,他的手一伸,身子一窜,被他看到的鱼几乎就没有逃走的时候。

他知道麦良哥在城里混得很惨,想着反正是顺手牵鱼的事,既然要跟谷生一起去找他,捎带两条鱼去陪他先喝几斤酒再寻摸着办事,也不错。

身子象鱼雷一样扎没在水里,刚在河道里拐了个弯儿,窜到之字形河道的另一边,眼里突然出现了两条大白鱼!

不,不是大白鱼,而是两条大白腿!

他刚看清楚这两条大白腿,人已经煞不住车,窜到了这两条腿的主人跟前!

当他豁啦一下从水里冒出头来时,泡在水里的那两条白腿的主人,被惊得啊啊啊连声尖叫起来。

动听的女声,回旋在无人的河套里,将岸边野草棵子里的鸟儿,惊得飞起一片。

万载龙抹了一把脸上的河水,甩了一下头发上晶亮的水珠,冲着自己面前大叫的女人嘿嘿一乐,说,“杏花嫂子啊,把你给吓着了吧?哈哈,我以为这河里没人呢,没想到差点撞到你这个大活人。”

他兀自说着,不羞不臊,一片坦然,倒把面前半截酥儿胸露在外面的女人羞得满面通红,差点就一个猛子扎到水里藏起来了。

两个人的身体几乎贴在了一起,中间只差三寸的距离。

万载龙虽然只有二十一岁,但是打小就自己独自谋生的乡里男人,重活干的多,他的身条子早就扯开了,肩宽背厚,身高一米八五,腰紧臀窄,体重一百五,是十里八乡难得一见的帅小伙。

如果不是他独自居住在龙吟山的山洞里,与一只野狼和一群训练有素的恶狗同洞而居,而且是被神秘人物万算子打外面拣回来放养大的野孩子,估计给他提亲的媒婆早就挤破了门。

被叫做杏花嫂子的女人身上一丝也没挂,正偷偷摸摸在无人的河边洗澡呢,突然从水里冒出这样一个年轻体壮的小伙子,就差跟她肉贴着肉抱在一起了,她能不慌乱嘛。

她低着头,不敢看万载龙,两条胳膊抖抖地抱着肩膀,嗫嚅着说,“是,是载龙啊,你,你……”

还没说完,她突然又啊啊啊地惊叫起来,同时,人也在水里又蹦又跳地乱扑腾着,好象是被水鬼给拖住了腿的样子!

被她扑腾出来的水花溅了载龙一头一脸,他一看她这样,马上意识到了什么,也来不及多想,飞身上去就把她给拦腰抱了起来!

杏花本来正惊叫地紧,这被他突然一抱,就更是慌乱地叫个不停了,双手还无意识地在他结实的肩膀上捶打着,羞臊地说,“你,你,你放开我,啊!好疼!”

万载龙来不及跟她细细分辨,抱着她几步走到河岸上,就地将她放倒在了被太阳晒得滚烫的沙滩上。

接着,他便跪在她身边,迅速检查起她的腿和脚来。

果然,在她那光儿裸的白腿上,一道伤口正在往下淌着鲜血,而伤口附近白嫩的皮儿肉下,鼓起了一个可怖的包!

他骂了一声粗话,挥起手来就冲杏花白儿嫩的腿上扫了一巴掌,噼啪噼啪噼啪,不由分说,一连扫了几巴掌后,她那白白个嫩嫩的腿上,便被打出了一片红印子!

同时,从那被击打的伤口处,掉出一条面目可憎的蚂蝗来!

杏花一看那条收缩着变长又变短的肉个乎乎的东西,就吓得瑟瑟发抖,胳膊抱在胸前,几乎是哭着又躲又叫。

万载龙随手拣起块石头,将那条钻进杏花皮肤里喝血的东西,扔到一块烫人的大石头上,哐哐几下,打得它血肉模糊,成了肉酱。

然后,不等杏花反应过来,他又突然趴下去,嘴嘬住她腿上的伤口处,用力吸吮起来!

一股又麻又酥又疼又儿痒的电流,从他的嘴传到她的伤口,杏花第一次知道,被男人吮吸,竟然是这样好受的滋味。慌乱中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是又是一声哼唧,这次却没叫出大声。

万载龙将嘴里吸出的一口混合着血的唾沫啐到一边,又趴下去吸了几口,这才捧起一捧河水漱了漱口,看着杏花的腿,说,“没事了,脏血被吸出来,不会感染伤口,杏花嫂子,你这腿上怎么这么多伤啊?怎么弄的?”

说着,他就认真打量起半躺在地上正瑟瑟抖着的这具女体来。


 

这一看,他的眼睛就一下子扫到了几C女人轻易不让看到的地方,白白的两座高峰,顶端带着红色的硬果,上面还凝聚着晶亮的水珠,,小肚子下面的腿虽然紧并在一起,但是还是遮掩不住那丛有些凌乱的草。

小伙子此时这才意识到,这燥热的夏日河套边,他们孤儿男寡女的,正互相一丝也不挂滴坦诚相见哪!

也难怪年轻的杏花嫂子会羞成这样了,瞧她那一脸红晕,不是杏花倒成了桃花了。

万载龙这一心乱,年轻的身体就有了某种反应,一股热流奔窜在他的肚子以下,而他正跪在杏花嫂子的身前,那肚子下的某样东西,就突然生动活泼地跳动了起来。

它这一跳倒好,正好跳到了杏花的光腿上。

这突如其来的肌肤接触,让两人的眼不约而同地就冲接触的那个地方看了过去,然后,就看到,万载龙跪在地上的腿间某物,正如出鞘的剑一样,雄赳赳气昂昂地好似准备跨进鸭绿江了,那架势,触目惊心,威武雄壮。

杏花又是羞得轻叫了一声,同时身体蜷缩起来,双手蒙住了自己的脸,全身更是抖得如筛糠般不敢看他了。

万载龙倒是没象她这样慌乱,而是非常贪婪地继续看向她丰满诱人的裸儿体。

水蜜的桃一样的双胸,掩也掩不住,春光从她遮挡着的胳膊处泄露出来,白白的,象才出锅的鲜嫩的馒头,让人看了就想抓起来,闻,嗅,咬上一口,不断地咂摸。

两条光光的腿扭曲在一起的,象尾部能分开的美人鱼,皮肤细腻光滑,在风吹日晒的庄稼地里还能葆有这么细嫩的肌肤,真是神奇。

那腿上是一道一道青紫的伤痕,被蚂蝗钻过的伤口处还残留着一些鲜血,衬托着雪白的肌肤,楚楚可怜。

腿中间,是一簇蜷曲深色的草,那么神秘,让人看了热血沸腾。

万载龙咕咚,咽了口唾沫,喉嘎声粗地低声叫了一声,“杏花嫂子,你真美。”

说着,不由分说,身体粗儿野地扑倒下去,一下子就覆盖到了她的身上!

杏花惊叫了一声,手从脸上拿下来,推拒着他,慌乱地扭动着,说,“载龙,你,你要干啥?”

万载龙一边急切地亲摸着她那软弹的胸,一边粗儿鲁地撑分着她的腿,说,“好嫂子,让我亲亲你,好不好,你太美了,我,胀得难受。”

杏花被之前的惊吓给弄得本来就全身绵软,现在又被他搓揉得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她一边带着哭腔挣扎着,一边躲闪着他的进攻,说,“载龙,你,你别这样,我,我不是你们榴花嫂子那样的女人,不要,啊,不要啊。”

万载龙此时就是个被点上火的炮筒子,不爆炸根本就憋不住,他一边压住她强行入侵着,一边说,“我知道,我知道您跟榴花嫂子不一样,我还看不上她那样的呢,杏花嫂子,你,你就别乱动了,你越动我越想,,来吧,没人知道的,,恩,啊,嫂子,,舒服死了,,”

说着,他的身体已经强行嵌入了杏花的两腿间,腰部霸道地挺了几下,粗吟一声,两物紧密相交,彻底达成了自己的意愿…

杏花嘴上说着不要不要,身体极力反抗着,可是她那温润的身子已经说明了一切,,她是需要他的。

她嘤嘤地哭了,半推半就的,依从了这突然而至的被自家男人之外的男人的侵犯。

她心里苦,她的生活里没有男人的体贴和疼爱,她很空虚,她抱着复杂的心态接受了这种来自男人的热情与需要。

身下的沙子滚烫,两个人的上半身却隐没在河边灌木棵子阴凉的影子里。

中午的太阳火热地炙烤着他们在沙地上不断纠缠的身体,汗水,亮晶晶地在万载龙古铜色的光背上滑落下去。

杏花细嫩的手抚摩在他的背上,她白白的腿纠缠在他的腰上,空气里,是动人的粗儿喘声和细吟声。

她本来想表示挣扎和抗拒的,可是这突然地侵犯是她从来没体验过的充盈与满足,她被动地挺起了自己的腰臀,,

她意识迷乱地呢喃着,“载龙,别这样,啊别,嫂子要,不要,,”

无论她说什么,都只能促使万载龙埋头流汗地猛干,,

不知道过了多久,载龙才从那具要命的身子上翻下来,仰躺在大太阳底下,满足地大口喘气。

杏花瘫软在他身边,蜷抱着自己的身体,腿还在簌簌地抖着,那个地方水亮亮一片,,她却羞惭地继续啜泣起来。

万载龙从她身边坐起来,说,“嫂子,您别哭了,等我从城里回来,给您送去二百块钱……我今天身上带了钱,可是,是要去城里帮麦良哥处理事情的,所以现在不能给你。”

杏花从地上坐起来,将头埋在自己的膝盖上,哭着说,“我不要你的钱,这事,既然已经做过了,我就不怪你,我,我从来没象刚才这么好受过……他,只知道骂我打我,他从来没把我当个好婆娘看,既然这样,今天我就彻底给他戴上顶王八帽子,也不妄我整天挨的他这份打。”

说着,她就哭着将身上的伤痕指给载龙看,说,“你看看,这些伤,都是他昨天晚上给我弄出来的,他整天怀疑我跟榴花一样,喜欢跟男人胡来,载龙,你相信吗,嫂子我刚才是头一次跟他以外的男人来这种事的……刚才我心里难受,自己来泡泡澡散散心,却没想到伤口招来了蚂蝗。”

万载龙听杏花这样说,同情地说,“胡大来这人就是个赌徒酒徒,嫂子你这么好的女人,当时咋就跟了他了呢。”

杏花又哭了,说,“还不是我哥,他跟胡大来一起赌钱,输了,就把我输给他当老婆了,我娘死的早,我爹是个酒鬼,从小就我哥做我的主……”

万载龙又安抚了杏花一顿,看看时间不早了,估计谷生也该跟榴花“办完事”了,担心耽误了自己头一遭进城,就跟她说,“嫂子您放心吧,等我从城里回来后,想办法治治胡大来,让他以后再不敢打你了,现在,我得先走了,谷生还在那边等着我哪。”

杏花说,“好,你快去吧,看看外面没人,给我打个暗号,我也该穿上衣服回去了,一会儿外面歇完晌的人就多了。”

万载龙说好,然后就起身过那边去找了自己的衣服穿上,拎起被他扔在河边小水洼里苟延残喘的鱼,回头冲杏花一笑,大步往河套外面走去了。

杏花看着他那挺拔魁梧的背影,幽幽叹了口气。

重新将自己没入了温而热的河水中,在水里爱惜地抚摩着刚才被他冲撞的几乎散了架的身体。

这个结婚两年的不幸的女人,第一次领略了什么叫真正的男子汉雄风,什么叫男人给予女人的享受……


 

万载龙走到老桥下面时,远远就看到千谷生正坐在桥头上冲着水里扔石头,水面上已经飘起了几条小鱼的尸体。

千谷生在外面当兵,枪法练得出神入化,他和载龙自小的弹弓就打得极准,在他们的瞄准下被锁定的鸟,就没有不中弹掉下来的时候。

在部队里混了近两年,实在憋得不行,就撒谎请了几天事假,回乡探亲,昨天晚上到家,今天上午就接到他哥千麦良打来的电话,同母异父的老哥在电话里哭着说,“谷生啊,本来哥知道你要回来,是想请你来城里喝上顿的,一年多没见你了,哥想你想得难受哇……可是,哥这心情,实在是糟透了……”

听了老哥的话后,千谷生一肚子火气,对来找他的载龙一说,俩人一时兴起,准备进城帮麦良哥出口恶气去。

万载龙将桥墩下锁着的摩托车推到桥上,谷生嘿嘿乐着说,“你小子刚才钻进河套里干啥去了?弄得时间比我都长,说,是不是也碰上谁家的小媳妇了?嘿嘿。”

万载龙知道杏花和榴花虽然是亲妯娌俩,但是两人的性格行事作风截然不同,所以他刚才跟杏花的事,不想让谷生知道,就说,“去你的,以为都象你一样招小媳妇喜欢啊?哈哈,万载龙我可不象你,老少通吃,我一般只喜欢啃嫩滴。”

谷生捣他一拳,接过摩托车去,说:“你就给我装吧,哪儿那么多嫩的让你啃啊?榴花那样的,就不嫩了?一戳一股子水儿,这种小媳妇比大姑娘家家的嫩得多了去了呢,哈哈。”

说着,两人重新上了摩托车,轰轰轰地继续往铄阳城的方向飚去。

刚走出几十里地,还没拐上省道,就见一溜五辆高级小车,从前方黑压压急驶过来,远远望着,就有种贵气压顶的气势。

千谷生靠了一声,说,“它妈的,这架势比我们首长出巡的范儿差不了多少!唉,我说载龙啊,人就得有钱啊,象咱们这种穷乡僻攘长出来的孩子,到了外面,背后没钱撑着,为人处事的底气也不足啊,所以,以后,咱必须得有钱!有钱!不能象我哥那样在城市里给人当烂泥巴踩来踩去!”

正说着,却突然听到哞哞一串牛叫声,打从旁边的荒地里就喧腾了过来。

两人忙扭头一看,额滴那个乖乖来!

眼瞅着两头大黄牛各自身上套拉着一具两米长一米宽的铁耙子,冲着这边公路就疯犇了过来!

豪华的车队在急驰,疯狂的奔牛在狂飚,一场血案眼瞅着就要在他们渺小的摩托车身边上演,驾车的千谷生绝望地惊叫起来。

如果两头暴牛毫无畏惧地撞上车队,那肯定就是牛伤车翻顺便捎带着他俩给陪葬了!

在这千钧一发、生死存亡、牛傻人呆之际,一个人影倏地从千谷生的破野狼摩托车上窜了出去,随着一声能震破人耳膜的呼哨声响过,万载龙以鹞子翻身的姿势,飞跨到了惊牛的背上,两手死命地攥住了套在牛头上的缰绳,硬生生将牛身冲向车队的方向摆偏了三十度!

随着他独特的呼哨声响过,那两头乱奔的牛一瞬间象被施了魔法,呆立数秒钟的同时,牛身朝着偏离车队的方向窜出了十米远,这才安静地停了下来。

随着两头牛疯跑过来的一个老汉一看牛被制住了、并没有跟汽车惨撞到一起,当场就腿一软,坐在地上喜极而泣地号哭起来。

而那一溜五辆小车,也在乱了队形差点自我相撞的情况下,发出刺耳的声音停了下来。

千谷生感觉一股尿意强烈地袭击了他的膀胱。

他从破野狼上下来,颤着嗓音儿说,“娘来,兄弟啊,没想到你一吼伏牛的本事,还在啊?”

说着,他就站到路边,先掏出家伙来痛快地放起了水。

车上同时下来了一群人,全是西装革履人模人样的光鲜族,大家七嘴八舌围拢在其中一辆豪华车边,点头哈腰地询问着车内的人有没有伤到。

瞬间制伏住惊牛的万载龙已经从牛身上跳下来,走去跌坐在地上的老汉身边,说,“大爷,别哭了,牛没事了,快赶回去干活去吧,别堵了交通。”

老汉从地上爬起来,握着他的手,涕泪横流地说,“小伙子,谢谢你,谢谢你了,今天要是没有你,我这俩牛可就毁了呀,唉,这俩畜生,跟着我好几年了,今天这样突然犯倔的情况,这还是头一遭。”

万载龙还要说什么,那辆车上坐着的一个中年男人也从车上下来了,径直走到他跟前,用一口港味儿十足的普通话对他表示了谢意,乌拉乌拉说了几句后,身边就有随从取了讲究的名片出来,递给万载龙。

万载龙大咧咧地一挥手,说,“举手之劳,没啥,走着了。”

说着,将那人递过来的名片一挡,没兴趣接,转身对一旁撒完尿的谷生说,“时间不早了,咱们快走吧。”

谷生用刚摸完家伙的手冲那群人也是潇洒一挥说,“认识一下,这位是我兄弟万载龙,后会有期,嘿嘿。”

说完,两人返身骑上破野狼,突突突突发动,扬长而去。

路上,谷生问他为什么不跟那帮有钱人结识一下?

载龙说,“人家走人家的阳关道,咱走咱的独木桥,路上偶遇的事,彼此都是过客,认识了又能怎样?咱这小山沟旮旯里的狗娃子,还会再跟人家香港来的大佬有啥交集不成?”

谷生嘿嘿一乐,说,“载龙啊,你说你爷爷他以前到底是个什么人物啊?而你,又是什么爹娘撒下来的野种呢?偏生就被他老人家拣了回来养活着了?你们爷孙俩儿,绝对不是狗娃子种,气度,胸襟,想法,就跟咱山沟旮旯里出来草种子的境界不一样。”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连载仅到此处,后续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Copyright © 汕头腰带销售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