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腰带销售分享组

《神仙宴》后记(重排完整版)

岳岳的似水流年2018-06-23 22:06:01

一、缘起

在《天样纸》的后记中,就提到了,桃源镇的设定,是为了便于把古今中外的人物任意调动。这样的话,各种古今对话,文化冲突,历史拷问等等都是手到擒来的。实际上桃源镇的设定,受三方面启发。两本小说:《射雕英雄传》、《鬼吹灯》;还有影片《博物馆奇妙夜》。尤其最后这部大片,让罗马士兵和西部牛仔联手,当年给我的冲击很大。影片巧妙的利用博物馆珍藏和展示历史的功能,让历史人物复活,进而演化出种种或深刻或搞笑的情节,这构思我给99个赞。

《天样纸》实际上并没有很好地利用这个优势,他实际上是一篇凄美的爱情小说,对整个系列的贡献不多,充其量是凸显了文中的“我”具有“过五感而不忘”的能力,以及“忘川河”既隔绝又沟通阴阳的奇妙。唯一召唤的一位历史人物“贯云石”,也是很小众的一位,主要还是为了成全对爱情男主角的设定。

而《神仙宴》是我第一次尝试着多召唤些历史人物,由于自感历史底蕴还差得远,思想深度也有待提高,所以很明确的设定为“欢乐多”的总体风格。脑海里第一个跳出来的就是“关公战秦琼”。实际上,这一点在《天样纸》的后记里就提到了,可以说,那时候就模模糊糊的有这个意向了。小时候听相声,最喜欢的就是侯宝林大师演绎的《关公战秦琼》,后来买了一本侯宝林写的自传《我的前半生》,书很薄,我看了好几遍,不为文采,也不为情节,只是出于对大师的好奇和尊敬。所以若非要问为什么就想到写“关公战秦琼”呢,这就是来源。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不得不提。早年间无意中在网上,看到了一位笔名为“迦楼罗火翼”的女作家写的鬼怪小说系列《燃犀奇谈》(又名:《火翼和冰鳍的怪奇谈》)。在这之前,早在上中学的时候,由于不小心读了几本琼瑶阿姨的小说,被伤到了,造成对女作家的作品敬而远之。心底认定她们写的不是情,就是爱,最多就是情+爱。偶尔看一篇还行,看多了千篇一律,腻到能出人命。关键甜腻不要紧,有思想深度,有内涵,甜一点,咱也忍了。可它就只是甜,而且还是无脑甜,真要了亲命了。

可《燃犀奇谈》却打掉了我对女作家的这种偏见。记得当时是不顾疲劳,一口气看完了已经完成的所有内容。鬼怪的背景,温馨的结局,让我第一次意识到原来恐怖里也能蕴含温暖,原来只要作者心中有火,彼岸的世界也会被燃亮。看完我就暗下决心,我也要在恐怖的背景下,绘出暖色;在陌生而又怪异的世界里,点希望的灯。桃源镇的设定,有一半原因,是为了实现当年这个愿望,而《神仙宴》是第一次认真的尝试。回头对比记忆中她写的东西,不得不感叹,还是差得太远。

后来种种原因,停了写东西,也没再关注她的作品。

就在刚才,搜了一下,吓我一跳:这位“迦楼罗火翼”现在是扬州大学的博士生导师,除了我当年看过的《燃犀奇谈》系列,这些年下来,她还写了几部别的作品。她的作品不多,但在网上的点击量过亿。更惊掉我下巴的是,她还出漫画作品,有没有搞错?

二、故事脉络

一开始就是单纯的想让关公和秦琼打一架,成全了侯宝林大师的段子,也了掉我的心愿,中间用南唐后主李煜来穿针引线。名字也定为了《三龙会》,上述三位,俩武一文,一人一条龙,这就齐活了。而花神和土地只不过是为了打完架后“重现庭院,再放梅花”的龙套角色。

可也许是缘份使然吧,在一张旧报纸上看到了对秦良玉的生平介绍,一下就打动了我:以女儿身,为英雄事,胜过须眉无数!于是,给她加戏。什么?土地佬是和她一起出场的?那就一起加戏!《三龙会》太土,改为高大上的《神仙宴》。

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开始跑偏。期间,和发小、同学聚会,大家对我已经发出的章节提了好多宝(qi)贵(pa)的意见和建议,我这个人心软,耳根子也软,于是事情就完全失控了:有希望按传统武侠来写的,还要求最好把秦叔宝的超长绰号写进文中,于是在“无猜绣”上,就有了对“秦爵爷”的超长评价;有希望把自己的童年往事写进去的,好的,换个名字,照搬;有美女表示对前面的对打不感兴趣,甚至看不懂,要求情感戏加大,那好吧,最后几次我学琼瑶阿姨写起了言情…,现在回头想想,这是集体创作啊,有木有?幸亏没发表,不然,稿酬都不好分配。

说到这些,有件事得提一下,我发小(最正宗的,真是一起光屁股长大的),瞒着我把这篇《神仙宴》和那篇只写了一半的《彪哥的故事》,拿给他结识的几位资深编辑看。几位专业人士给出的评价是:《神仙宴》是“质大于形”,文笔好于故事结构;《彪哥的故事》是“形大于质”,故事结构好过文笔。从出版的角度来看,他们更倾向于《彪哥的故事》。我听发小说了这个评价后,暗挑大指。要知道,自从我参考了大家的宝(qi)贵(pa)意见后,我就经常写完了,看着自己的作品发呆,满脑袋问号: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揍啥?

风格的不协调,使得《神仙宴》确实是“质大于形”,它从玄幻变到武侠,又从武侠跳到言情,整个结构从怪诞到糟烂,再从糟烂到稀烂。更糟糕的是,开始时对人物身份的刻意隐藏,到后来成了阻碍大家阅读的绊脚石。尤其美女们表示后半段看不懂了,因为相对于费劲巴拉的去猜,她们更喜欢显而易见,却又打动人心的故事。

可以说,《神仙宴》的后半段是“集体智慧的结晶”,而我整合的能力太差,以至于充分体现了我的“无智慧”。

但我也有小小的骄傲:在故事脉络糜烂如此的情况下,我尽全力在文笔润色上扳回了不少分数,不然也不会得到“质大于形”的评价了,毕竟还是有“质”的。(请允许厚着脸皮找找场子,要不然,真没法活了。PS:最后大结局一章,自己尤其满意,写的时候一气呵成,带感。)

三、人物原型

(一、关羽和秦琼)

关羽和秦琼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他们的生平和事迹,这里就不再赘述了,补充说明几点吧。首先关公出场的描写,是照搬了《三国演义》的原文,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他了。包括他的“青龙堰月刀”别名“冷艳锯”,也是《三国演义》里明确提到的。应该说,从“冷艳锯”三个字出现,关老爷的身份就是半确定的了,毕竟他太有名。

需要指出的是真实的“青龙堰月刀”在历史上一般只用于礼仪场合,最多在演武场上用来练习臂力,并不具有实战价值,要说原因,就一点儿:它太重了!若前几刀砍不死对方,自己就会累死,恐怕连古惑仔装酷都不会用它的。至于关羽历史上到底用的什么兵器,没有定论,偏向于用枪的多一些,若一定是刀的话,那也应该是当时流行的“环首刀”,是短刀的一种。

“撒手锏”是秦琼、秦叔宝的压箱底绝招。在《隋唐演义》里,他和表弟罗成互授武艺,罗成隐瞒了“回马枪”,而秦叔宝也没教给罗成“撒手锏”。后来的“杀手锏”是由“撒手锏”因为音近而讹传来的。历史上秦琼真正使用的并不是一对“金装锏”,而是枪。历史记载,每每有敌将在阵前耀武扬威的时候,都是秦琼提枪策马,一枪杀敌于马下,威风不可挡。但这也导致他晚年伤病缠身,最终死于旧伤复发。

再说一下两人的坐骑。地球人都知道《三国演义》里,关羽的“赤兔马”是吕布死后经曹操手转赠给关羽的。而历史上的“赤兔马”,在吕布死后就下落不明了。这匹宝马在吕布手下时,就已经是暮年,就算被关羽得到,也是不可能陪“关爵爷”征战一生的。至于关羽的真正坐骑,已经无从考证了。秦琼的“黄骠马”也是演义里的杜撰,历史记载秦琼的坐骑名为“忽雷驳”,此马善于饮酒,弹跳力惊人。在演义里,“赤兔马”和“黄骠马”都是在主人死后,绝食而死,都是重情重义的象征。

两人的爵位也挺有意思,关羽被封为“汉寿亭侯”,这“汉寿”是封地名,具体何处现在已经不可考(现有的俩个“汉寿”县,都不是)。“亭侯”是等级,当时“侯”的爵位有“诸侯、县侯、乡侯、亭侯、关内侯”,而“一亭”不过十里,可见“亭侯”的封地是很少的。而秦琼生前被封为“翼国公”,死后追封“胡国公”,从名称上就可以看出来,秦琼的封号级别更高,因为“国公”换在汉末,相当于诸侯的名称了。当然,差着好几个年代,比爵号有些无聊了。

关公死后被尊为“武圣”,还和“赵公明”一起,被尊为“武财神”。

秦琼和“尉迟恭”一起,被尊为“门神”。

(二、南唐后主李煜)

李煜是用来在文中穿针引线的。由于定的基调是“欢乐多”,所以对“国主大人”的处理上,就有了必要的夸张和娱乐化,得说声得罪了。

李煜的生平大家也应该比较熟悉,不再说太多。谈一下我对他的观感吧,一家之言,就当拉家常了。

我对李煜的评价:文采横溢,怂包到家。

李煜被称为“词中之帝”是实至名归、众望所归的。他一改之前词作的艳俗和小气,开始用来谈论家国大事,抒发对世事和人生的感慨,彻底改变了词作的命运,怎么肯定都不为过。至于他词作中绽放的才华,无人可及,不用赘述。

他还精于书法和绘画:书法方面,他的颤笔行书被称为“金错刀”,以卷帛为笔的大字世称撮襟书;绘画方面,他考证总结过“拨镫法”,他画竹子的技法被称作铁钩锁

这样看下来,他若不是生在帝王之家,就凭这一身才华,随便写写画画,收些“润笔”,顺道圈些“少女粉”,小日子过得不要太逍遥。

可惜,有些人天生没有“平凡”的福份。就像后来,书法上自创“瘦金体”的宋徽宗赵佶,以及大明朝的木匠皇帝明熹宗朱由校。宋徽宗赵佶写着“瘦金体”,唱着歌,就和全家人一齐被大金虏走了,最终客死他乡,抑郁而亡。明熹宗朱由校,也是做着木匠活,唱着歌,就把大明朝折腾的奄奄一息,最后干脆把烂摊子甩给了自己的弟弟,然后专心去亲近木头,大明朝仅仅又挣扎了17年就散架了。

他们和李煜一样,在各自喜欢的领域都颇具才华,是顶级专家,只是,都不会当皇帝。所以顶级艺术家和手工艺人,投胎须谨慎啊,富贵逼人,富贵压身,切记,切记。

说完了李煜的“文采横溢”,再来看看他“怂包到家”的一生吧。

当时,赵匡胤的北宋一统北方、蒸蒸日上;刘鋹的南汉,以及李煜的南唐,有点待宰羔羊的意思,天天提心吊胆,两者既相依为命,又盼着对方先挨宰,实在是憋屈又拧巴。

李煜登基后,延续向北宋纳贡的操作,直至北宋进兵。他还上表宋廷,请求罢除诏书的不名之礼,也就是宋对南唐的诏书可以直呼李煜的名讳。这谦恭的姿态,连赵匡胤都看不下去了,直接拒绝。

李煜派人去和南汉的刘鋹商量:要不咱哥俩一齐投降北宋吧?结果使节被扣留,弄了个灰头土脸。

南汉被北宋灭掉后,吓得李煜自去国号“唐”,改称“江南国主”,让自己的亲弟弟李从善面见赵匡胤,再次主张罢除诏书的不名之礼,这次赵匡胤同意了,还顺手扣留了李从善。

接下来李煜在服软的路上,越走越远:他自贬仪制,把所有的礼仪制度、官员品级都降格,上书北宋请求给自己封爵以表臣服,赵匡胤一如既往地拒绝,那意思很明显:我要的是灭你,不是收你做小弟。

最终赵匡胤让他北上开封,李煜可不傻,知道去了就回不来了,难得的开始抗旨。赵匡胤进兵南唐,李煜一边挨着揍,还先后两次上表臣服,赵匡胤回答: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于是,南唐灭,李煜光着膀子出降(肉袒出降),整个朝堂被俘虏到开封。

 赵匡胤封李煜为“违命侯”。

 赵光义登基后,进封李煜为“陇西郡公”,李煜四十二岁时被赐“牵机药”毒死。

据说,让李煜丧命的是他的词作《虞美人》中的名句: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这一句抒发了李煜对故国的思念,也激发了赵光义对李煜的杀机。这真是“亡国我李哥,人怂话也多”,成也词作,死也词作。

我想,若是给李煜再来一次的机会,让他在“才华”和“血性”之间二选一的话,他应该毫不犹豫的选择“血性”吧,毕竟这一生,怂到最后也没得善终。

就像在《神仙宴》中让他自己亲口说出的“我宁愿自己没有文采,你们信吗?”

李煜被传,有一目重瞳,也就是有一只眼长了俩瞳孔。

李煜生于七夕,死于七夕,一生整四十二个春秋。

 我对他才华的敬佩,对他懦弱的恼恨,都体现在《神仙宴》中对“国主大人”的描写里了,至此我已无须多说,也已无话可说。

(三、“花神”:秦良玉)

秦良玉是明末清初的女将军,爱国将领、民族英雄、军事家,是《二十五史》中唯一一位正式单独在册的女将军(历朝历代修史,女性名人都是被记载到列女传里)。其他大家耳熟能详的花木兰、穆桂英、樊梨花、梁红玉等,虚构成分太大,有的连存在性都可疑,无法和秦良玉相提并论。

秦良玉的丈夫是大明朝石柱(古称石砫,今石柱县)宣抚使马千乘,也就是石柱土司马千乘。马千乘的祖上是后汉“马革裹尸”的那位伏波将军马援,这土司的职位是马家世袭的。马千乘被太监陷害冤死在狱中后,由于儿子马祥麟年幼,就由秦良玉代行石柱宣抚使的职位。

秦良玉率领手下的“白杆兵”先后参与了:协助四川总督李化龙平定播州宣抚使杨应龙之乱、在浑河以几千兵力力拒数万后金精兵、击败清兵解北京被围之困、痛殴张献忠从而保石柱一方平安。她平内乱、抵后金、击清军、威震张献忠,保家卫国,罕有败绩,一生英勇无人能敌。历经:明熹宗朱由校(就是前文提到过的那位手艺精湛的木匠师傅)、思宗朱由检(赫赫有名的“崇祯帝”,竭尽全力也没能hold住木匠哥哥给自己留下的烂摊子)、以及南明小朝廷的几位皇帝。期间受到嘉奖和册封无数,尤其击败清兵解了北京之围后,崇祯帝在北京接见秦良玉,加封她为一品诰命夫人,加封少保,挂镇东将军印,崇祯帝还写了四首七绝,赞美秦良玉的功绩,有明以来,这是独一份。

当然,荣誉背后的巨大付出,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秦良玉的两个哥哥,一个弟弟,儿子儿媳,几个侄子,先后为国捐躯。当她得知儿子马祥麟在湖北战死的消息时,不哭反笑,大声说:“好,真我好儿也!”。岳母灯下为儿刺字、秦良玉笑赞儿子的为国捐躯,人总说:“虎父无犬子”,其实若无深明大义的母亲,当儿子的,根本立不住!

好了,背书到此为止。下面解答一下看完《神仙宴》后,诸位读者对秦良玉的八卦,不对,是疑问,疑问啊,敲黑板。

大家最关心的:“花神”秦良玉的相貌。

作为“花神”的原型,大家都很关心秦良玉的相貌。有人引用朝鲜使臣黄中允在《燕行录》里面,提到过秦良玉“体甚肥大”,就认定她相貌不出众,这是典型的断章取义。要知道秦良玉的身高在一米八六以上,这是根据她留下来的衣物,推算出来的,很准确(她穿戴过的盔甲,现存于重庆市三峡博物馆)。这样的身高,给人“体甚肥大”的感觉,是很自然的。

四川总督李化龙评价秦良玉“剑眉鹿目,姿容秀美,体魄雄壮”,划重点:“剑眉鹿目,姿容秀美”有木有?再说个更有力的史实:秦良玉未嫁的时候,有个忠州(重庆忠县的旧称)的官二代曹皋,几次三番向秦良玉求婚,都被拒绝了。后来秦良玉比武招亲,痛打曹皋,又故意输给了马千乘,嫁给了自己的心上人。

曹皋是神马人物?纨绔子弟啊。我们要鄙视纨绔的品德,但也要尊重纨绔对美女的鉴赏能力是不是?

关于“白杆兵”和“白杆枪”。

“白杆兵”是秦良玉和她丈夫马千乘精心训练出来的本地兵种,由于地处四川山区,所以挑选的子弟兵本就习惯于翻山越岭,然后用白杆(白蜡树的枝干,白蜡木)做成长矛,前端是枪尖侧面带弯曲的开刃铁钩,后端是小铁环,称为“白杆枪”。这样,单兵时可刺、可砸、可砍,多人时,可钩环连接,用作翻越障碍物的工具,非常有利于山地作战。

秦良玉本人用的就是这种“白杆枪”,请注意图中红圈标出的开刃弯钩和小铁环,这是“白杆枪”的特色所在。

后世用白蜡木作枪杆的普通长枪,也称为“白蜡枪”。

在《神仙宴》中将“花神”的“白杆枪”写为“白蜡枪”,是笔误。

这一点,将在最后的“勘误”中指出,《神仙宴》篇幅不短,犯错难免,抱歉,请谅解。

最后,解答大家关心的另一个热点:秦良玉的离世。

让我们把李煜和秦良玉生命的最后两年对比一下吧。

李煜的最后两年被软禁在开封(总共被软禁三年)。

秦良玉从最后一次被封“忠贞侯”到在家乡去世,也是两年的时光。

据野史记载,李煜被软禁期间,宋太宗赵光义这个狗东西经常召李煜的老婆小周后(原来是李煜的小姨子,大周后死后,隔了几年,也嫁给了李煜)进宫,进行不可描述(但愿,但愿在此处,野史会坚持自己的本色,记载的都是假的,但愿),李煜只能默默忍受小周后的哭骂,毫无办法。

据正史记载,就因为秦良玉晚年在家乡安住,张献忠那么鸡贼和阴狠的人,愣是不敢进犯石柱半步。他在之前的交手中,真是被秦良玉打怕了,要知道当时四川全境都是在张献忠控制之下的。

李煜是饮下赵光义赐下的“牵机药”中毒身亡的,这“牵机”两字中的“机”指的是古代的织布机,“牵机”应该是一种织布的操作状态。据记载这种毒药饮下后,“头足相就如牵机状”,也就是头和脚碰到一起,身子和腿拉直的状态。可想而知这在死前肌肉抽搐要多么剧烈,该多么的痛苦。

反观戎马一生的秦良玉,在她七十五岁时,于演武场中手持“白杆枪”端坐在马上,默然离去。

事实摆在这里,英雄气概这事儿,还真和性别无干。

不禁设想,若是后主李煜得知了秦良玉的生平会有什么反应呢?会不会惭愧之余,再赋词几首?可惜两者生辰差了六百多年,李煜赞美“花神”的词是注定看不到了。那就录下崇祯帝当年赞美秦良玉的四首七绝中的一首,缅怀一下这位冠绝古今的女将军吧:

蜀锦征袍自裁成,

桃花马上请长缨。

世间多少奇男子,

谁肯沙场万里行!

(四、必不可少的龙套们)

“倏忽俩”与“缈乎同”两位姑娘是“花神”手中的“白杆枪”所化,一分为二,帮“花神”大人生生地挡住了两位“爵爷”。这在《神仙宴》原文里已经交代过了。有人问怎么想到这两个名字的,坦白地讲,“倏忽俩”这个名字在记忆中是小时候看过的一个动漫中的人物名,动漫的名字和情节已经忘得一干二净,唯一留下的就是这个人物名,可见我对它印象有多深。我结合“白杆枪”可分可合的特性,又加了“缈乎同”这个名字,这样,两位可爱的姑娘就靓丽登场了。

两位姑娘对“花神”的忠诚,对两位“爵爷”的多情,是我调整阅读节奏的笨拙尝试,在这里对她们表示感谢:辛苦了!

文章之外,下了班,建议两位美女不妨到后台约一下两位“爵爷”,作为作者,我觉得很有戏,加油哟!

“小土地佬”是向“小黄人”致敬的,他在后期的穿针引线作用,已完全凌驾在“国主大人”之上,很多人要求我在今后的作品里继续安排他(们)出场,好的,没问题。什么?你问啥是“小黄人”?一群白胡子“小土地佬”在你眼前笑闹着,拼出一行大字:动画片《卑鄙的我》,又名《神偷奶爸》中的人物,很值得陪孩子一起看,这片子已经出了三部了哟!

四、各种引用的出处(按文中出现的先后次序)

(一)“国主大人”所吟诵的词作,是他亡国后所作的《破阵子》,在他所有的词作中,艺术价值不是最高,但在表达亡国之恨方面,我个人觉得不在那首《虞美人》之下。

(二)“花神”三大绝技名称的由来:

 

“两心知”出自白居易的诗作《潜别离》

不得哭,潜别离。不得语,暗相思。

两心之外无人知。

深笼夜锁独栖鸟,利剑春断连理枝。

河水虽浊有清日,

乌头虽黑有白时。惟有潜离与暗别,

彼此甘心无后期。

这是白居易与平民出身的姑娘,相爱而不可得,写下的分手诗。“不得语,暗相思。两心之外无人知。”,道尽了被迫分手的无奈,我让“花神”利用“两心知”做到“呼其名,应者必中”,算是替那姑娘远远地讨个公道吧。

 

“无猜绣”出自李白的《长干行》,前几句: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

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

十五始展眉,愿同尘与灰。

翻译过来,也是美美哒:

我的头发刚刚盖过额头,

便同你一起在门前做折花的游戏。

你骑着竹马过来,

我们一起绕着井栏,互掷青梅为戏。

我们同在长干里居住,

两个人从小都没什么猜忌。

十四岁时嫁给你作妻子,

害羞得没有露出过笑脸。

低着头对着墙壁的暗处,

一再呼唤也不敢回头。

十五岁才舒展眉头,

愿意永远和你在一起。

所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正是出自这里。

沾诗仙的光,借用了“无猜”两个字,突出此绝技能一清二楚的展现一个人的生平,没有遗漏,故而“无猜”。

 

“幻流年”,纯是我自己胡诌的,非要有个“出处”,那就是我的榆木脑袋,emmmmmm

(三)“无猜绣”白绢上,评价关公的对联,出自清·王闿运为南京关公祠所作的对联,对秦琼的评价出自《隋唐演义》原文。

(四)《神仙宴》文中人物“小叶子”所吟咏的诗句,借用了纳兰容若的《生查子》。其中的“不见合欢花,空倚相思树。”暗合《神仙宴》文中对“合欢树”的描写。而“总是别时情,那得分明语。”影射了《神仙宴》文中“小叶子”和“小蕾”注定无疾而终的恋情。

五、勘误(按文中出现的先后次序)

(一)所引用的李煜的《破阵子》中,有一句“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把“沈腰”误为了“沉腰”,手误,错得离谱。“沈腰潘鬓”是有典故的:

沈腰,南朝梁·沈约老病,百余日中,腰带移数孔。后指细腰。

潘鬓,晋时潘岳(美男子潘安)年三十二,即生白发。泛指男子身体消瘦,早生白发。

在有典故的地方手误,闹了大笑话,虽然是自己检查出来的,但仍是不可原谅,引以为戒,深以为戒!

(二)文中“花神”大人秦良玉所用的武器应该是“白杆枪”,而不是“白蜡枪”。

“白杆枪”是用“白蜡木”做枪身,前端枪尖侧面有开刃小钩,后端有圆环,为秦良玉和手下“白杆兵”特有兵器;而“白蜡枪”特指后世用“白蜡木”做枪身的普通长枪。

考据不严外加手误。

(三)文中“小叶子”出场,原文“看眉目及其清秀”。汗死啊,“及其清秀”明显应该是“极其清秀”,低级错误,捂脸。

以上错误是我自己找出来的,诸位谁还有其他发现,万望告知我,多谢多谢!

 

对《神仙宴》的总结到这里告一段落了,就像文章最后所写“神仙宴,神仙宴,非要满座真仙才可?只要岁月静好,亲朋故旧都在,能一起把酒言欢,这就是世间最好的宴席。要我去陪神仙?呵呵,不换!”

    干杯,各位神仙们。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Copyright © 汕头腰带销售分享组@2017